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跟爷爷去捉鬼 [目录] > 第104章:解麻花辫

《我跟爷爷去捉鬼》

第104章解麻花辫

亮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人说:“我带你们去矮柳坡吧。”

爷爷点头:“其他人就留在这里吧。太多人跟去了怕她不出现。”

立即有人说:“上次那个假和尚也是这么说,结果干出那样的事来。我们怎么相信你呢。”他旁边的一个长辈马上给了他一个嘴巴:“你这个傻子!人家假和尚来你不怀疑,画眉的马师傅你却怀疑。他还是我们这里的亲戚呢,他能骗我们么?真是个傻子!马师傅您别在意啊。”

爷爷笑笑,对那个主动要给我们带路的人说:“走吧。”

我们三人很快来到了矮柳坡。矮柳坡其实就在我跟爷爷遇到鬼官的那条道路旁边,当然离那个岔口还有一段距离。上次我经过这里的时候,也看到了这个矮柳坡,但是绝对没有看出这里种植的都是柳树。坡度不高的十几亩见方的地方,长满了柳树。柳树跟我差不多高,怪不得上次经过时我把它们看成了灌木丛。

带路的走到矮柳坡前面便停下来。

爷爷丢下燃尽的烟,说:“走进去呀。”

那人摇摇头说:“走不进去。”

“走不进去?”我惊讶的问,“就这么矮的柳树怎么走不进去?”

那人说:“如果长得高那还好,就是因为矮才走不进去呢。”

“为什么?”我问。我看着对面的矮柳树,月亮在柳树丛上面露出一个圆圆的劣弧,仿佛一个美丽的女子在蒙面的纱布后面看着我们。

那人说:“这里的柳树不但长得矮,它的柳条也长得奇怪,挨得近的两棵树之间柳枝很容易就缠在一起了,像女孩子的麻花辫。它们像手牵手一样围着这块位置,一般人根本进不去。去年村里栽电杆都是绕着走的,想尽了办法也是进不去。”

我看见从村里一字排出来的电杆走到矮柳坡这里确实拐弯了,像是要避开这片危险的地方。

“过去看看。”爷爷说,一脚踩在地上的烟头上,用力的碾磨。爷爷率先走向矮柳。

走到矮柳林的外围,碰到的头两棵树就走不过去。两棵树的树枝凡是接触的地方都纠缠到了一起,像是天然的缝纫师将两棵树的边沿缝合到了一起。

我不屑道:“站着不能过去,爬过去不就得了?”我小时候很顽皮,和其他几个玩伴在家里的后山上捉麻雀,追兔子,玩打仗的游戏,爬树钻洞跳坎无不精通熟练。

面前的矮柳能挡住爷爷的脚步,却挡不了我的爬行。我当即伏下身来,要从矮柳下面的空隙中穿过去。我刚趴下身子,脑袋立即感到迷糊,胸闷气短,像是有人踩在我背上。我根本不能像平时那样灵活的爬动。

幸亏爷爷就在我身边,他迅速将我拉起:“傻小子!这么急干嘛?”

我一站起来,人立即又清醒了。

“你怎么忘记了?我说了晚上走路都要绕开柳树,你怎么能趴下呢。”爷爷发脾气道。的确有人说过晚上走路要绕开柳树,但是不是爷爷,如果是爷爷说的,我肯定不会鲁莽的趴下。爷爷就是这样,很多事情他自己知道,他都以为别人也知道或者应该知道。如果别人没有做到,他就会说:“我说了要你……,你怎么……呢。”从来不管他是不是真的说过。

不过我确实听几个长辈告诫小孩,晚上不要走在柳树的阴影里,最后绕开走。但是他们没有说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刚刚呼吸好重。”我说。

爷爷不满意的斜了我一眼,说:“那是柳树的影子踩在你背上的原因。风华正茂的女鬼跟柳树都有扯不清楚的关系,所以晚上对柳树要小心些。”我点点头。

“那怎么进去?”给我们带路的人轻声问道。

爷爷说:“一定要进去。我开始还不敢肯定鬼妓就在里面,但是现在可以肯定了。并不是所有的柳树都有女子灵魂的依附,但是亮仔刚刚的反应证明这里的柳树不同寻常。我可以肯定她已经在柳树中间等待我们了。”

“那我就带路到这里了,我不进去了。”那人哆哆嗦嗦的说,“我不会一点捉鬼的方术,进去了只有被害的份。”

爷爷说:“好吧。你先走吧。”

那人听到爷爷这句话,如同刚要被处死的人得到了皇上的赦免令一样,转身拔腿就跑。咚咚的脚步声打破了夜的宁静。

我和爷爷相视而笑。风声呜呜。

“怎么进去?”我问爷爷,“走也走不进去,爬也爬不进去。怎么办?”

爷爷说:“有办法的。”爷爷放下铁门槛,摸了摸矮柳。铁门槛因为只是外面包了层铁皮,里面全是木的,所以爷爷并不嫌重,大气不喘一口。铁门槛放在地上,由于夜色的原因,它看起来像凹进地面的坑,反而不像突出来的物体,给人造成一种立体的错觉。

“对她来说,这矮柳只是略施小技。那么我也略施小计就可以解开它的结了。”爷爷看过矮柳后点点头,有了把握。

爷爷坐下来,要我把两张黄纸符放在他平摊的手掌上。爷爷宁声平息,双目微闭,张口纳气。这时,虽然耳边的风还在呜呜的响,但是矮柳却不再随风摇摆了。我知道,爷爷开始施法了。

我正在等待爷爷解开鬼妓的结时,爷爷突然咳嗽了一声。矮柳重新随风摇摆起来。我不解的看着爷爷。爷爷又咳嗽了两声。我突然觉得风中的爷爷也像一棵弱柳一样随风摇摆,没有定力。“怎么了?”我担心的问。那时,我第一次怀疑爷爷的身体能不能坚持下去。

爷爷原地活动了一下筋骨,又摆好施法的姿势,说:“亮仔,你给我摆个阵。这风吹得我心神不安。”

“你要什么阵?”我问。爷爷还未给我古书之前,就教了我几个简单的布阵方法,都是用石头布阵,排列顺序方向不同就有不同的阵法。

“那个屏蔽风的声音的阵,你还记得吗?”爷爷问。

……本章完结,下一章“石头奔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