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跟爷爷去捉鬼 [目录] > 第118章:诡异的笑

《我跟爷爷去捉鬼》

第118章诡异的笑

亮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和马忠等那对男女离开后,才从茶树后面怏怏的爬出来,仿佛大病初愈。马忠踮起脚来看,只见那个女的走到水库旁边就不见了,而那个男的走到山顶拐了弯也隐没在茂盛的树后面了。

他们再无心思钓鱼。他问道:“那个女的你认识么?”

马忠说:“好像有些印象,但是一时想不起来她是谁。不过那个男的我完全不认识。喂,你注意到没有,那个男的后背上有个刀疤。”

他细细想来,不能确定那个男的背后是不是有个刀疤。他当时有些蒙,没有注意看。

马忠见他没有回答,说:“可能你没有看到。那个刀疤很小。”

浮标在水面默默的沉思,马忠冷不丁的问:“喂,我们明天还来钓鱼吗?要是你没有意见的话,我们明天还来?”

他看着马忠别有用意的眼神,知道他的暗示--也许明天那对男女还会来这里。真是钓者之意不在鱼也。他送给马忠一个同样的眼神,两人一拍即合。

于是,他们天天来水库旁边“钓鱼”,往往把鱼竿往地上一插,就躲到那棵固定的茶树后面去了。本来他们这些天也没有钓到什么大鱼,而钓些小鱼根本没有成就感。

也真是奇怪,他们等了片刻,那对男女又出现了。

爷爷打断他的回忆,问道:“你注意看了他们从哪里来的吗?”他的妈妈忙点点头,转过眼光盯住儿子。

他的眼珠迟钝的转了转,舌头添了添了干枯的嘴唇,缓缓说:“那个男的从山顶的路上出来,那个女的从水库那边过来。因为我们躲在茶树后面,看不到更远的地方。”

他说,每次那个男的在女的身上办完事站起来的时候,马忠的脸上都要出一阵汗,好像每次都是马忠在那女的身上忙活。他跟马忠趴在茶树后面,毛毛虫掉在身上了都不敢出声。

但是有一次,马忠忍不住发出了声音,不是因为毛毛虫掉在他身上。

那次,正当男的在那女人的身上动作越来越快时,马忠发出了“啊”的一声。

他掉过头来看马忠,见马忠捏着裤裆的手跟着对面的男女的频率活动,不是以前那样仅仅是紧紧捏住。

他连忙捂住马忠的嘴巴,但是那声“啊”已经传了出去,从枯燥的知了声中穿越而出,穿过强烈的阳光,直达那对男女的耳朵。那对男女的动作立即缓了下来。女人的头像蛇一样从草地上仰起来,探寻的眼睛很快找到了茶树后面的两个未成年人。男人顺着女人的眼睛也看到了他们。

他心想,这下完了。被那个男的打一顿也就算了,就怕告诉家里了,还不被所有人耻笑?马忠也愣住了,知道自己闯祸了,呆呆的看着那对男女,不敢动弹。

他们四人都停顿了,彼此望着。茶树,阳光,还有树上的知了,都静静看着他们,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他们对视了好一会儿,那一刻仿佛世界停止了运转。

马忠嘴角一拉,几乎要哭出来。

他的心里也是嘭嘭的跳,对视着他们有些害怕,却又不敢把眼睛挪开。

就在他要崩溃的前一秒,那个女人突然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两个漂亮的酒窝出现在她那红润的脸上。随即,那个男的也笑了,没有笑声的笑,会意的笑。他说,那个男人的笑就像爸爸知道他丢了两元的零花钱一样宽恕的笑,却又不完全是这种意味。到底有什么其他的意味,他也不知道。

在那个男人对他们笑的时候,他清楚的看见了男人后背挨近颈部的地方有条细小的如蚯蚓的刀疤。他不清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分明看见那个刀疤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似乎也在对他微微笑。

而那个女人的笑,却是很温柔很妩媚甚至有些诱惑的笑,令他和马忠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回答。

那个女人松开紧抓青草的手,转而轻柔的抚弄男人的xiōng部。男人重新动作起来。不过,兴致显然没有刚才那么高涨。

他和马忠仍趴在茶树后面,虽然知道茶树都在笑话他们,可是他们不敢站起来就走。他们等那对男女像往常那样分开,一个走向山顶,一个走向水库,才垂头丧气的回到钓鱼的岸边。

回到水库的岸堤上,他和马忠沉默了许久,谁也不想说话,直愣愣的看着静止不动的浮标。浮标也直愣愣的看着他们。

“他们怎么没有责怪我们?”马忠终于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打破沉默问他道,一只手有气无力的抽出插在泥土里的钓竿。

他摇摇头,说:“不知道。”

马忠的钓竿的浮标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忽然剧烈的抖动,猛的向水下沉。

“有鱼上钩了!”为了缓解这样僵持的气氛,他故意提高声调喊道,“马忠,你的鱼上钩了。快拉。”

马忠抹了抹脸上还没有晒干的汗水,乱了手脚。

“肯定是大鱼,你看,浮标都沉到水下面去了。”他激动的拍马忠的手臂,指着浮标消失的地方喊道。

马忠也显得比较激动。他们钓了许多天的鱼,可是只有偶尔才收获一两条不到中指长的小鱼苗。浮标从来没有这样剧烈的抖动过。钓鱼的丝线都拉直了,钓竿的前端弯成了一个问号。

“哗啦”一声,浮标附近激起一个波浪,似乎是大鱼的尾巴拨弄的效果。他和马忠变得更加兴奋。那个波浪向水库中间延伸过去。

他喊道:“鱼向中间游啦,快收线,提鱼竿啊,快,快!”

马忠的脸憋的通红,双手紧紧握住钓竿,向岸堤的边沿走:“提不动。是不是下面有水草,丝线被水草还是其他东西缠到了吧?”承包水塘的人往往扔一些大的树枝到水塘里,不知道是为了防止别人偷鱼还是喂草鱼,或者是其他作用。所以钓鱼的时候丝线被这些树枝缠住是有可能的。

“别往前走了,堤边上的土很松的。”他提醒马忠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疯长的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