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跟爷爷去捉鬼 [目录] > 第126章:影子变化

《我跟爷爷去捉鬼》

第126章影子变化

亮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漆黑的夹道,期待绿毛水妖的到来。爷爷则转而表现出无所谓,心平气和的抽烟喝茶。

刚才的圆月有一层曼云像灰尘蒙住了镜子一样挡住了圆月的光芒,现在的圆月则如被人细细擦拭的明镜一样照着大地,仿佛它也目不转睛的盯着这里。我猜月亮像爷爷一样,可以看见绿毛水妖是怎样上桥,怎样上路,怎样走到夹道的阴影里的。

“它来了。”爷爷的声音很小,似乎要告诉我,又似乎只是自言自语。

夹道两边的房屋的影子斜斜的拉着,能分出哪里是屋檐,哪里是墙。那里是苍白的地坪和漆黑的夹道分界的地方,仿佛一个是人间,一个是地狱。

房屋的影子的边际颤动起来,如被拨弄的琴弦。它来了。

整齐的影子边际突出一块黑影,如长了个脓包。那个黑影慢慢从夹道中钻出来。它如附着在房屋的影子上的一滴水,努力的要挣脱粘附力,努力的要滴落下来。

那个黑影是一滴大颗粒的水形状的影子,它渐渐变大,变大,如同将要滴落的水正在凝聚汇集。这个时候,房屋的影子仍在颤动,难产似的难受。

终于,那个黑影汇集得够大了,能够如水滴一样摆脱粘附力了。它左右摆动两下,挣脱了夹道的影子。房屋的影子不再震动,恢复了先前的宁静。那个黑影的形状开始变化,从一滴水的形状慢慢变化成人的影子的形状。

变化的过程简直就是人从胚胎发育成婴儿的过程的演播。水滴形状的影子如羊水一样破裂,溅出无数大大小小的影子。溅出的影子转瞬即逝,出现的是一个蜷缩的婴儿形状。从那个新的影子中,能模糊辨别出哪里是它的头,哪里是它的脚。

月亮更加皎洁,我似乎能看见月光是一缕缕一丝丝的,如同细雨从天际撒下来,又如同细毛从地上长到天空去。地面如水底,细毛如水底的水草。细毛随着水底的激流暗涌飘荡不息。

一瞬间,我们如潜水在马屠夫家边的水库里。

不是我们在等待绿毛水妖的到来,而是我们主动去水库求见绿毛水妖。等待的应该是它,它才是这里的主人,接纳我们的到来。掌控权根本不在我和爷爷的手里。一切都在绿毛水妖的掌控之中。

整个过程看不到任何实体的东西,只能看见月亮下的影子。刹那间,我惊呆了。天地间静止了,都在看着绿毛水妖的变化。此刻间,我竟然以为自己在高中的生物课堂,月亮是老师的幻灯机,地上的绿毛水妖则是白色幕布上演示的动画效果。

爷爷也屏气敛息,双目死死盯住地上的影子。

婴儿形状的影子继续“发育”,它抬起头,伸展四肢。影子的头渐渐长出头发,头发渐渐长长。影子的四肢也渐渐长长,变粗。

不到一分钟,在我们面前的影子已经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美女的影子。长而柔的头发,凹凸有致的身段。我想,那应该是冰冰生前的形象。

这个绿毛水妖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超出了《百术驱》中的描述。从爷爷惊讶的表情里可以看出,爷爷也没有料到绿毛水妖已经有了这么强大的实力。

刚才的清晰的变化,都是绿毛水妖对我们的威胁吗?对我们的示威吗?我心里暗想。它在警告我们,不要把它惹恼了,因为它不是处在弱势,它才是强者。我们根本没有实力谈条件,一切要按照她的意思来办。

“你来了吗?”明明绿毛水妖已经“站”在我们面前了,爷爷却要对着它问。它的影子的形状和方向说明它现在正“站”在我们面前。如果它有实体形象,它应该目对我们,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躺在藤椅上的爷爷和藤椅后面的我。

绿毛水妖的影子定在那里,不再向我们靠拢,一动不动。

爷爷吸一口烟,烟头从暗红变成通红。四周一片死寂,我甚至听见爷爷嘴上那支烟燃烧的声音,烟草在高温下“呲呲”的响。

“你刚才是在向我们展示你的实力么?”爷爷仍是明知故问,“你要告诉我们,你的实力不是我们想象那样不堪一击么?”

我觉得爷爷的废话太多了,跟它啰嗦这么多有什么用?

绿毛水妖的影子还是一动不动,静静的听着爷爷的话。

“你那点小动作,我也会。”爷爷抖了抖烟灰,漫不经心的说。

爷爷也会?我一惊。这是我事先不能想到的。难道我低估了爷爷的实力?爷爷平时根本不在别人面前炫耀他的方术,包括我在内。当然,他也不隐藏自己的能力。什么情况下该做什么,他清楚的很,并不因为旁边有什么人而改变。他就是按常理出牌的人。

爷爷拍拍座下的老藤椅,铿锵有力的说:“这是我父亲留下来的椅子,他名叫马辛桐。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那个影子听到这句话,稍微动了动。这是它平静后的第一个动作。

奶奶曾经跟我讲过,方圆百里的鬼都害怕已经死去的姥爹。曾经有一户人家把新坟做在爷爷的旱地里。爷爷的棉花都种在那里。收来的棉花自己用还不要紧,但是如果卖给别人,别人决不会要。因为那块地被坟墓侵占了一角,别人会对这里的棉花有忌讳。

爷爷跟那户人家交涉,那家仗着人口多,蛮不讲理。十几年前的农村就是这样,如果谁家的人口多,特别是兄弟多儿子多,就敢在村里撒野。如果哪家一连生了几个闺女,没有一个儿子的话,就会被其他人欺负。那时两个舅舅还小,成年的只有我妈妈,所以人家不怕爷爷。

爷爷跟那家人说了很多次,就是说不通。

……本章完结,下一章“影子分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