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跟爷爷去捉鬼 [目录] > 第133章:冲撞太岁

《我跟爷爷去捉鬼》

第133章冲撞太岁

亮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刚才懒猪一样的呼呼声就是倒路鬼发出的吗?”选婆问道。

爷爷吸了一口烟,说道:“是的。其实我刚才要大家快跑,并不是怕大家被马路给卷起来。马路被卷起来只是我们看到的幻象,如果你站在原地不跑,马路也伤害不了你。我之所以要大家快跑,是知道这里马上要出事,叫大家逃脱险境。倒路鬼也正是用这种幻象吓唬人,叫人不要在这里久留。”

众人连忙说出许多感谢倒路鬼的话来。

爷爷咳嗽两声,吩咐大家道:“现在趁红毛野人刚刚发泄了一番力气,暂时没有更多的力量,我们快点找到红毛野人躲藏在什么地方,把它制服。不然等它恢复了力气,我们一百个人都摁它不住。”说完,爷爷将扁担夹在腋下,带领大家绕过面前乱七八糟的树林,继续向前面行进。

“刚才它扔了这么多的树过来,它现在肯定还在某片树林里。大家到处看看,哪里的树林秃了一块,它就可能在哪里。”爷爷指点道,“大家注意,一个人碰到红毛野人的时候千万不要跟它斗,要拼命的选小路跑,不要顺着大路跑。多走些岔路,别走直道。红毛野人在发怒的时候喜欢跑直道。大家要注意它的这个特殊习性。”

“红毛野人发怒的时候走直道?”选婆诧异的问道。

如果是在以前,我也会感到奇怪。

爷爷以前告诉我放牛的时候要防止牛发怒。别看牛平时对人老老实实,在田里地里都规规矩矩的耕田犁地,可是它的眼睛发红时,牛角一低,冲起来比火车还快还凶。曾经有个牛贩子惹怒了一条牛,他的肠子都被牛用坚硬的牛角给绞出来了。

那个牛贩子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买卖牛的生意。他还常出来收牛贩牛。我还时常碰见他。爷爷说,那个牛贩子上厕所再也用不上脱裤子了。我问为什么。爷爷说,那个牛贩子现在直接从肚脐眼接出一根塑料管,拉撒的事儿都由那根塑料管包办了。

我听得毛骨悚然。爷爷借机告诉我,千万小心牛发怒。

我又问,万一它发怒了怎么办?

爷爷说,你选小道跑,选岔路跑。牛发怒的时候是走直道的,这样,你就不会被牛冲上撞上。虽然后来没有遇到过牛发怒的情况,但是爷爷的这些话我一直用心的记着。

如果是在以前,我也会像选婆一样感到奇怪:这红毛野人怎么跟牛一个德行呢?《百术驱》上有解释:红毛鬼有牛的秉性,力大,气粗,发怒时走直道。并且身体最弱的部位是鼻子。你就是用钢筋铁棍抽打红毛鬼的身体,对它来说不过是挠痒痒。但是你轻轻碰一下它的鼻子,它便会疼得打滚。牛也是这样,发怒的时候老虎都让它三分,但是人们牵住了它的鼻子,它就只好乖乖跟着人的指令走路。

鬼有牲畜的秉性也不是鲜闻少见,前面矮婆婆碰到的食气鬼也有牲畜的秉性。食气鬼的秉性则跟狗一样,吠叫,犬齿,爱吃肉骨头。爷爷就是用肉骨头将食气鬼一步一步逗出来的。

爷爷一时间不好仔细给选婆他们解释红毛鬼的牲畜秉性,嘿嘿一笑道:“你记住就是了。”

选婆不满意的“哼”了一声。

“我知道红毛鬼在哪里了。”一个人欣喜的说道。因为天色比较暗,我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

“在哪里?”选婆边问边掏出火柴划燃。“哧--”火光在我们的脸上跳跃,我们看见那个说话的人虎头虎脑,粗眉大眼。

“在全老师家的茅房后面那个小山包上。”那人语气肯定的说。选婆手中的火光弱了,渐渐熄灭。刚刚出现在我眼前的人们重新滑回黑暗之中。

“你这么肯定?”选婆吹着气,估计是火柴梗烫到手指头了。

“刚刚我们绕过那些树的时候,我摸到了光滑的茶子树。”那人说。

“那又怎样?”选婆问道。

“要是摸到其他的树,我还不敢肯定。如果是茶子树,那必定是全老师家的。那个全老师你们不是不知道,文绉绉的一个人,娘儿们似的。他最不喜欢跟人家吵架,觉得那样有伤他作老师的文雅。他屋后的小山包上有一小片茶子树,水大伯和他都有份。每年摘茶子的时候两家人总免不了要吵架,争论哪棵茶子树是谁家的。于是,全老师想了个法子,将一半茶子树系上红绳,一半不系。系红绳的就是全老师家的,没有红绳的就是水大伯家的。”

“你意思是你刚才在茶子树上摸到了红绳?”爷爷不愿意听他再讲下去。

“嗯哪。”那人回答道。

“那好,我们先一起去全老师家后面的山包。”爷爷说。

于是,我们一百多人调头走向全老师家。

全老师住在一个小山坡上,要经过全老师家走到房子后面的山包上去,首先还得爬一个非常陡的斜坡。

那个坡不但陡,还很窄,容不下两个人并行。这个坡原来也没有这么窄。

几年前,有两户人家想在全老师房子前面做两栋小楼房。于是左边一户右边一户,将原本很宽的山坡削得不到一臂宽。

可是房子还没有建成,两户人家又因为同样的事情改变了主意。

这两家人在打地基的时候,在土地里挖出了不吉祥的东西。有人说这里的风水不好,也有人说建房的时辰没有选好。四姥姥则说他们冲撞了太岁。

他们在土地里挖出了两块洗衣板大小的生肉,鲜红柔软,跟屠夫新卖的猪肉没有多大区别。按理来说,这里的土地没有人动过,这两块肉应该有很长时间了,应该腐烂得发臭了。可是它不臭不香不腐不烂。

将这生肉切开来,里面的肉还有血丝。这下两户人家都傻眼了,不敢继续打地基。在四姥姥的劝说下,他们把这两块生肉埋回原地。

……本章完结,下一章“八字太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