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跟爷爷去捉鬼 [目录] > 第84章:怨结所在

《我跟爷爷去捉鬼》

第84章怨结所在

亮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时它就离开了月季吗?”

爷爷点头。他用两个手指捏住月季上的一根刺,温和的安慰道:“不要生气,小子。”说话的语气像在安慰一个活生生的小孩子。

爷爷走后,我将月季放在窗台上,晴天的时候移到外面晒晒太阳,偶尔给它浇浇水。这件事情只有我和爷爷知道,连妈妈都不知道我的这个月季跟尅孢鬼有关。

有次晚上我做了梦,梦见尅孢鬼的鼻子上一个黑点,它气愤的向我诉苦,说爷爷烫坏了它唯一好看的鼻子。我问,怎么帮你弄好?它说,明天醒来你会看见月季上长了一片黑色的叶子,你把它摘掉就好了。

第二天醒来,我跑到窗台去看,果然一片叶子黑得如泼了墨,我用剪刀把它剪下来丢掉。当天晚上,它又来到梦里,我看见它的鼻子恢复了第一次见它的那样漂亮。

我翻看了《百术驱》,里面讲述了尅孢鬼形成的原因。从古代到我读初中那个时候,很多地方的封建思想还很深,重男轻女的现象很明显。有的家庭不生出一个儿子就会被村里的所有人看低,而做媳妇的在家里也没有地位,要受丈夫和婆婆的气。于是有些狠心的爹娘见生下来的是女婴,便立即在床下的尿盆里浸死,然后丢到粪坑里烂掉。有的这样浸死了七八个女婴才得一个儿子。

所以尅孢鬼绝大多数是女婴形成的。它拉走小孩子的灵魂是因为它的嫉妒。不过,它也有害成年人的时候。成年人的灵魂比较固定,尅孢鬼拉不走,但是它会用另外的办法。

四姥姥说过,有一个年轻的男子跟一个年轻的女子有了肌肤之亲,但是那女子肚子大后却不承认。那时候的思想还比较保守,那女子不好意思到医院去,偷偷把孩子生下来后摁死在盛满水的洗脸盆里。

当天晚上,那个年轻男子挑着一担柴木在那女子家与自己家之间来回跑,跑回来了又跑过去,跑过去了又跑回来,一刻也不歇息。路上的人问他他不答,拦住他他打人。

他就这样来来回回跑到第二天早晨,累死在半路上。

有人说是他的女儿变成了尅孢鬼来报复不承认她的亲爹。

还有李家村也出现过怪事。我们上学如果想走近道,可以经过李家村。李家村的村头有一棵五六人合抱的老树,老树底下有一间漂亮的红砖平房,但是从我们上学那时候开始,房子里面就没有人居住了。

李家村的同学说,原来这里是有人住的,但是李家的新媳妇一连浸死了七个女婴还是没有生出男孩来。一天晚上,李家村的所有人都听见那间房子里传来一群女孩子的哭声,第二天早晨便发现那一家的妻子丈夫公公婆婆都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鬼妓)又遇奇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