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我跟爷爷去捉鬼 [目录] > 第99章:梧桐树桩

《我跟爷爷去捉鬼》

第99章梧桐树桩

亮兄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终于叫了一辆车来。夜晚路上的车少,司机把车开的飞快。我和爷爷在车上颠簸了半夜,我中途迷迷糊糊睡过去了,耳朵还在朦胧的听爷爷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声音听起来像是来自遥远的地方,那种感觉很奇妙。

后来我在似醒非醒的状态中被爷爷叫醒,说是车到郝建房的家了。我也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时辰,不过天还是黑漆漆的,星星已经很少了。我睡眼惺忪的跟着他们下车,走进郝建房的家。

郝建房安排我和爷爷睡在一个房间。他的家比较宽大,粉刷也不错,在当时的社会比较殷实的家庭才能做到这样,与我原以为的大相径庭。

第二天,他招待我和爷爷吃过早饭,便一起在他家周围转悠。爷爷两只手背在身后,嘴里叼一根烟,仔细查看郝建房家的房子。首先查看的是房子的大门,大门的面向很重要,包括方向,面对的物体,如屋前有没有树,有没有井以及其他。

我跟着爷爷瞎逛,我不会看房子的风水。

爷爷领着我走。郝建房唯唯诺诺的跟在后面。爷爷不放过房子周围的任何一点细小的东西,包括周围是不是有大石头,泥坑。

爷爷说:“大门是没有问题的。”

我问道:“大门也影响风水吗?”

爷爷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文天村在没有繁衍到现在百来户人家的时候,只住着一对老夫妇。一天,这对老夫妇干完农活回来,发现家门口躺着一个病重的白发老翁。这对老夫妇好心将他接进家,熬药烧汤,将白发老翁的病治好。白发老翁病愈后,对老夫妇说,我一无所有,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们的。见你们都年纪老了,但是膝下无子,恐怕老来悲凉,我就给你们指点一下,好生个孩子吧。

那对老夫妇笑道,救你没有指望要报答的。再说,我们都行将枯木,哪里能再得一子咯?

白发老翁说,你们一直没有生育,是因为你家的风水出了问题。但是你们的房子已经这样建了,要想重新做已经不能。但是我可以把你们家的大门换个方向,改个大小。我现在身体好了,可以花点力气帮你们把门改造一下。

老夫妇将信将疑,遂让白发老翁改造他们家的大门。白发老翁花了两天时间,将原来的大门移到后面,又将大门稍微修改了一点,然后不告而别了。

那对老夫妇在当年除夕的时候果然生下一个胖乎乎的男孩,而后又生下两男一女。文天村由此繁衍不息,人丁兴旺,形成了现在的百来户人家。

我问爷爷:“修改了大门就又这么大的影响?”

爷爷说:“是啊。风水往往由于差那么一点点,结果就大大不同。”

跟在后面的郝建房马上问:“您看看我家的风水怎样?门前有树,屋后有山。风水应该还可以吧?”

爷爷点头道:“确实。我看你这里的风水还可以啊。怎么就出现这样的怪事呢?难道我猜错了?难道真是鬼造成的?可是没道理啊,照算法,不应该是鬼在作祟啊。”爷爷皱着眉头思考了许久,最终没有求到答案。爷爷只好无奈的朝郝建房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郝建房讨好的笑立刻僵硬在脸上,像打了霜似的难看。

爷爷说:“我确实已经无能为力了。我们在家里还有没有处理完的事,只好先行告退。你另请高人吧。”

郝建房怏怏道:“秋季一到孩子就保不住了,哪还有时间请其他的高人哪?何况,我也不知道高人在哪里。”

爷爷抱歉的笑笑,安抚道:“福祸都是有命的,或许这个秋季就不同了呢。”

郝建房点点头,连忙低头走开。他在掉眼泪,怕我们看见。

我问爷爷:“您相信命吗?”

爷爷说:“你能斗过命的时候,就千万不要相信命。你不能斗过它的时候,你就可以理智的不要白花力气,这时你可以相信命。”我相信他不但是在教育我,而且在说他一生的人生哲学。

我们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走到郝建房家的后山上。爷爷突然绊了个趔趄,几乎摔到草丛中去。

“什么东西啊?绊得我差点摔坏了骨头。”爷爷抬起脚,双手揉nīe脚趾头。

我低头一看,看见两个树桩。树桩高出路面半寸,竖在路中间像个冒号。爷爷正是绊在了树桩突出的部分。

树桩的截面很宽,几乎有一个四人坐的圆桌那么大。根据截面模糊的年轮来看,这两棵树少说有了百年的历史。

“这是什么树?”爷爷向郝建房喊道。

“梧桐树。”郝建房用衣角擦擦眼睛,声音嘶哑的回答。

我对爷爷这样的行为很不满,郝建房正在伤心孩子的事情呢,你老人家还问什么树,这不是故意让人不舒服么。

爷爷很不识趣的继续问:“梧桐树?怎么砍了?”

郝建房漫不经心的说:“刚做这房子时少了点木材,并且挡了做房的地基。我就把这两棵树砍了。本来是要连根挖起的,但是这树的年龄太大了,根系很发达,挖起来估计一个根可以装一卡车,需要劳动力大,所以没有挖掉树根。”

爷爷蹲下来仔细观察树桩,说:“这树好像还没有死。是吗?”

郝建房见爷爷老问一些与风水无关的事情,态度有些不好了,但仍平和的回答:“是啊,春天的时候,它的树桩上还生长出嫩芽呢。但是每天经过这条路的人不少,嫩芽生出不久就都被脚板踩死了。所以到现在还没有生长起来。”

“哦,”爷爷点点头,伸手向郝建房讨要烟,“来,给我一根烟。”

郝建房懒洋洋的走过来,给爷爷递上一根烟。

爷爷说:“你别怪我话说的丑啊,你这人就是有点抠,有点小气。做房子哪能用百年的老树呢?”爷爷点燃烟,接着说:“我看出些问题了。”

“你看出问题了?”我和郝建房异口同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房屋倒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