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江山谁主 [目录] > 第19章:雨,寒却归路(九)

《江山谁主》

第19章雨,寒却归路(九)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嗯,虽得忍饥挨饿,但主人的腿上真暖和,隔着厚厚的猫毛,那热意熨得它十分舒适。

它大大地打了个呵欠。

这时,十一的腿猛地一晃,已将狸花猫甩了开去。

“喵——”

狸花猫万般委屈,垂落旗帜般高傲扬起的尾巴,忍无可忍地瞪向十一。

十一同样正忍无可忍地瞪向韩天遥。

她的酒袋竟已在韩天遥手中。

也许病中行动太过迟缓,她竟被双目失明重伤在身的韩天遥劈面夺走了酒袋。

韩天遥淡淡道:“病中,不宜喝酒。”

十一道:“那是我的酒!”

韩天遥自己仰脖喝了一口,依然淡淡说道:“不许喝。”

十一怒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霸道?”

韩天遥道:“有。而且我一向很霸道。十一,你居然不知道?”

“……”

十一终于无言以对。她也不管身子沉重虚软,踉跄起身便要去抢夺。

她病得再厉害,也该比还在鬼门关打转的瞎眼公子强。

韩天遥皱眉,忽手一扬,已将酒袋甩出。

十一尚未及去接,但见亮汪汪的一团如水银光闪过,随即“噗”地一声什么被刺破,然后“啪”地掉落于地。

竟是韩天遥听声辨位,出手如电拔出纯钧宝剑,将飞在上空的酒袋割了开来。

绝佳的醉生梦死酒,便也化作亮汪汪一团水,慢慢在地面淌开。

酒香四溢里,十一无语凝噎。

她道:“这酒叫醉生梦死酒,千金不换。”

韩天遥道:“若你病得丢了小命,万金不换。”

十一待要和他争执,又觉厌烦。

何况再怎样争执,碎了就是碎了,怎么也回不来;便如当年那人,去了便是去了,再怎样悔不当初,也无法活过来……

忽然间又萧索了心。

十一跌坐于地,卧到胡乱铺在地面的衣物上,喃喃道:“真该把你丢在那边喂狼……”

韩天遥不答。

相识两年,但他似乎并不知道这是个怎样的女子;而她同样也完全没去了解过他这个名义上的夫婿又是怎样的人。

好在十一病势不轻,厌憎和烦恼没能持续太久,便又陷入昏睡。

韩天遥侧耳静听,然后坐得离她近些,摸索着将地间的衣袍覆到她身上,又找到一方帕子,从储水的那只酒袋里倒出水来浸湿,敷到十一的额上。

小珑儿年少,阅世不深,能不能找到闻府,能不能搬来救兵,都是未知之数。他们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尽量自救。

若十一能退烧,或者病得不那么厉害,他们便能觅路下山。花浓山庄夜间大火,必定有人报官,那些覆灭花浓别居的高手,纵然有着强大的幕后主使,也不敢在越山久留。

只是前来验看的官员会是哪方的人,持怎样的态度,就不是他所能揣透看穿的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雨,寒却归路(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