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后殇 [目录] > 第1章:皇后殇

《皇后殇》

第1章皇后殇

红叶沾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东朝上元十六年冬,东成帝在位.

京都舜安城内,大雪纷飞,天地一片苍茫之色.以往热闹非凡的街道沦陷在暴

风雪里,萧瑟的风声在空巷中回荡.坐在车内的人想揭开帘幕一探究竟,结果被迎

面来袭的雪片遮眼,无奈地缩回了手.再抬眼看了看车内的人,轻叹了一口气,靠

在一旁闭眼打起盹儿来。风一直在窗外呼啸,时而强硬的刮开帘幕,顺带着雪花

灌进来。那人眉头一皱,微开双眼,心中生出一丝怨气,这鬼天气还真是折磨

人!身边的人一点反应也没有,睡着了?或许是完全沉入了自己的世界吧!马车

依旧默默的前行着,只有那留在雪上的车轮印还未消失殆尽,只能听见那悬挂在

车檐四角的铜铃在风中“叮当——”回响。

马车最后在一户官宅前停下,宅前两座高大的雕像此刻已是白雪掩身,难辨其貌。朱红漆的大门上有许多凸起的金色小圆点,庄严夺目。大门两侧挂着一幅黑石刻对联: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门上方悬着一块长方形匾额,十分赫然的印着两个烫金字体“梅府”,匾额两边的悬梁上还挂着两顶特质大红灯笼,灯身也用金漆写着大大的“梅”字。瞧一看让人觉得威严庄重,绝不失富丽华贵之感。

“老爷,您回来了。”一名年轻小厮一边撑伞,一边为他拍掉身上的积雪。“大家都在品茗阁等您。”

“嗯。”男子点点头,转身看向马车说,“去把车上的人接下来。”

“是,老爷。”

这时,一个被白色貂毛披风包裹的少年从车内走出来,在小厮的搀扶下也缓步下了马车。“去品茗阁。”男子吩咐道,说完朝门内走去,少年沉默了片刻也跟着踱步进门。

品茗阁其实是一座临湖而搭的小楼台,是梅家人专门用膳的地方。屋子的门窗都选用的上好的椴木材料构成,木窗上镂空雕刻的白鹭荷花图案,独具匠心,生动逼真。面门而立的墙壁上是一块巨幅的刺绣图——百鸟朝凤,针线丝丝相扣,色彩缤纷,富贵骄人。屋中央摆着一张紫檀木红漆大圆桌,桌面纹理光滑。围着桌边摆放着十张同材质的镂花矮圆凳,因为入冬天气寒冷,屋内四个墙角皆摆放了青铜鼎炉,时刻白雾升腾,暖气流散,人入居室如至春日般温暖,还总有一丝清淡的熏香味萦绕鼻尖,令人神清气怡。看到男子进屋,众人纷纷起身,知道男子在主位坐下才坐回去。男子右边有一个空位,平时是大夫人的位子,因为事先吩咐过管家,所以今天特意腾出来了,男子示意让少年到身边坐下。梅管家立马替少年解下了身上的貂毛披风放置一旁。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泻而下,白皙的面庞稚气未脱,明眸皓齿,一袭紫色锦袍加身,腰挂一块紫光流泻的龙纹玉佩,全身散发出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

“爹,这个哥哥是谁啊?”一脸天真的若芷好奇地望着父亲,二夫人宋月如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小嘴,“小孩子只管吃饭就好,问这么多干嘛?”

屋内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大人们自然知道少年就是当今陛下最宠爱的五皇子——颜暄之,兰妃刚刚香殒而五皇子尚且年幼,皇上又病卧床榻无力顾及到他,才特地把他送出宫来,而梅濂今早天未亮就进宫就是为了此事,所有人都明白在那变幻莫测的皇宫,多呆一秒就会多一秒的危险,皇上再不舍也只能这样才能保住他的一条性命,出宫意味着失去了做皇储的资格。大人们看着这个刚年满十一岁的孩子,不免心生一丝怜悯,丧母离家对一个孩子来说该如何承受,心早已千疮百孔了吧?

“娘,他哭了?”一个细如蚊声的童音,清晰刺耳。若琬偏着头怔怔地看着他,她只隔了他一个位置,看得很清楚,他埋着头,粉白的面颊上两道浅浅的泪痕。

“琬儿乖,好好吃饭,不要讲话。”大夫人苏静香心疼地摸着她的头,瞥了一眼梅濂,见他脸色阴沉,心里一慌止不住咳嗽起来,身边的阿嬷端来热茶喝下,又不停给她搓后背才稍稍缓解,她已不敢再看他的脸色,想必只会让她咳得更厉害。

“殿下,”梅濂轻轻唤道,语气沉重,“陛下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如今兰妃娘娘又不在了,倘若有人乘此时机加害于你,陛下也不一定能保您周全。送你出宫是万不得已,陛下比任何人都割舍不下您,您平日最受陛下宠爱,想必也是能明白他的一片苦心吧!”说完,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五皇子低着头沉默不语,单薄的肩膀却在轻微的抖动。其他人都静坐不语,原本应该其乐融融的年夜饭此刻却变得无比苍凉。满桌的珍馐美食,醇露琼浆,却无人敢动筷子。

“殿下,兰妃娘娘此刻正在天上看着您呢,您要让她伤心吗?”坐在梅濂另一旁的弟弟一直未开口的梅坚打破了沉寂,他是国子监的学官,素有“快嘴八哥”之称。一副伶牙俐齿,经常让听课的学生飘飘然乎,神游不知所处。

一语惊醒梦中人,五皇子面色一怔,抬起迷离的双眼瞪着梅坚,“你骗人,母妃她已经死了。她才不会看到,才不会伤心呢。”

梅坚似笑非笑地问道,“殿下,你怎么知道娘娘不会伤心呢,娘娘是仙逝了,可是人有三魂七魄,死去的只是一副皮囊而已。娘娘的魂魄一直都在,所以她会时刻守护着殿下,殿下在梦中没有见到过娘娘吗?”

“真的吗?”五皇子恍然大悟,自从失持以后每每做梦都看见掩面而泣的母妃,难道是因为孩儿而伤心吗,母妃?

“殿下若能和以前一样吃饱穿好睡好,娘娘在天之灵也会安息。而且皇上也能真正安心。殿下不想让他们失望吧?”

“嗯...”五皇子哽咽地答道。父皇,母妃,我一定会好好地活下去的,一定不会再让你们伤心的。“以后要劳烦梅大人了。”

“殿下不必客气,微臣承蒙圣上信任,自当尽心尽力照顾您,您以后可以把梅府当成自己家。梅府虽比不上宫中锦衣玉食的生活,但绝对会让殿下饱食暖衣。”

“梅大人,以后叫我暄之吧。”五皇子苦涩地笑了一下,“我已经回不去了吧?”

梅濂无奈地看着他,不再言语,默默地夹起一块鸡肉放进他碗里。他夹起碗里的鸡肉一口放进嘴里,狠狠地嚼起来,食之无味。

“大家也都吃吧。”

这时,一个娇小的身影快速窜到他身旁,如花的笑脸似片片桃瓣诱人,“哥哥,我叫若芷,若芷幽兰。今年六岁,以后我们可要互相照顾哦。”

五皇子点点头,梨花带雨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我叫暄之,今年十一岁。”

“暄之哥哥——”若芷甜似蜜糖的声音,使每个人都宽了心,尤其是梅濂,眼角闪过一丝欣慰的笑意,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还真是让人又疼又恨,不过总比另一个又呆又傻的好!

若琬偷偷地瞟着父亲,他从来不对她笑,他知道爹对她和若芷是不一样的,她也不敢问娘,娘老是咳嗽,可爹从来不去看她。娘很怕爹,她也是。

月华如银,与地上纯白的积雪相互辉映,给窗前的景色添加了一丝朦胧之感,弥漫着一层淡淡的白雾。雪早已停了,半夜时分害羞的月娘也露出了半张脸。一人独坐窗前,望着迷茫的月色出神。他心一下收紧,倏地站起身来,探出头,眼睛直盯视着窗外的墙边。

“是谁?!”

少顷,一个瘦小的身影从黑暗中向窗边靠近,月光下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有丝胆怯,“对不起......,吓着你了。我们见过的,吃饭的时候我就坐在你旁边的旁边。”

五皇子舒了一口气,回忆了片刻,心里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象,吃饭的时候根本就心不在焉,哪会记得这样一个不起眼的人物?他浅浅一笑,“哦...,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她迟疑了片刻,今夜月色正好,她的表情全收罗在他的眼里,她和她是不同的,她似乎有很多的心事,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好像吃饭的时候也是,都没有听到她的笑声,突然很想看她笑起来的样子。

“你想说什么就说吧。”他要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我也可以叫你哥哥吗?”若琬怯弱的问道,“虽然我比若芷妹妹大些,但是我今年还只有七岁。”

“好啊,”若琬一喜,却没料到还有下文,“但是你为什么想认我做哥哥呢?难道也是因为若芷?”

“因为......认你做哥哥的话,爹......就会对我笑了。”五皇子听了一愣,就这么简单?“爹一直都不对娘和我笑,今天若芷妹妹叫你,爹就笑了。要是我喊你哥哥,他也笑的话就表示他也喜欢我了,说不定就会去娘的房间看娘了。”

一丝夜风,几句呓语,轻轻地绕过耳畔,飘向庭院,又悄无声息,恍若梦语一般恍惚。五皇子望着眼前背对着月光的瘦小身影,银白的清辉下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炯炯有神,淡雅的笑容像在午夜盛开的百合花,内敛善良,骨子里透露出坚毅。他的嘴角也微微上扬,不着痕迹,午夜的风果然清新怡人。

“我叫颜暄之,今年十一岁。你可以叫我暄哥哥。”

“我叫梅若琬,今年七岁。你可以叫我......叫我......”

“琬儿——”

“嗯......暄之哥哥——”

“你怎么老哭丧着脸啊?”

“我没有啊......”

“呐、呐、呐,还不承认,现在就是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皇后殇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