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后殇 [目录] > 第3章:皇后殇

《皇后殇》

第3章皇后殇

红叶沾襟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雪苑虽是皇家的园林,它位于顺安城西侧,方圆六十里,是皇家重地,常年由禁卫军看守,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苑内种有几千棵梅树,大多数为罕有或绝迹的品种,十分珍贵。每当落雪后,成千上万朵含苞待放的花蕾便会一夜开花,大片的白、大片的红、大片的粉甚至还有几抹奇异的蓝融成一片,纯洁而妖艳,烂漫亦奇幻,异彩纷呈,可比世外桃源,堪称人间仙境。

石道上的众人皆被这眼前美景所陶醉,没有人注意到贤王身边一个帽沿低垂,身形娇小的青衫小厮。若琬仔细的环视着周遭,从一进门开始,一股沁人心肺的清香便扑鼻而来,放眼望去,两旁梅树花满枝头,被风吹落的花瓣在空中如白蝶翩飞,铺满地面,变成了冗长柔软的彩绘地毯。更让人吃惊的是----

林内别有洞天,梅树林中央竟然是一个圆形小湖,月色下波光粼粼;从湖边依次从外向内搭建了三条环形回廊,廊上平均分设了十个大小相等,外形相同的廊亭,唯独只有一间不同。与廊相距十米远的湖中心是用大理石砌成的高柱台,面积很大,是专门用来表演歌的。廊间相隔三米,由三条木制长吊桥连接,从湖边一直延伸到湖心。待若琬在亭内坐定,才发现每个官员都有专属的亭台,位置是按官职大小分布的。贤王的亭台在最里侧与对面雕龙砌凤的御亭遥遥相对,御亭左边是东朝丞相梅濂的亭子,右边则是东朝尚书令易正中的亭子。其他依次就是翰林大学士、御史大人、廷尉大人、骠骑将军等一些人的亭子。御亭四周皆挂上了薄薄的帷幔,白影随风浮动,给亭子添加了一丝神秘感。

若琬摸着脖颈上的吊坠,心中一片温热,娘最喜爱梅花了,这块玉石就是外公特地请人为自己心爱的女儿刻的,只是他若是知道自己亲手给女儿创造了一段可悲的婚姻是否会含笑九泉?白玉上雕刻精致小巧的梅花图案凝集着外公对娘所有的爱,也包含了母亲对自己所有的爱,只是这样美的梅花她却再也看不到了。一只大手覆盖上来,若琬抬头,正好四目相接,俊美的容颜上那双温情脉脉地眼睛正注视着她,两人都默契的相视而笑。

这时众人起身,拱手作揖,口中喊道:“吾皇万岁!”

御亭中一个穿着明黄色锦袍的年轻人落座,相隔几十米,若琬看不太清天子龙颜,能感受到的只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王者气息,和若暄截然不同的气质。

几首古曲罢后,若琬觉得有点昏昏欲睡,正当她感到索然无味时,一位面罩白纱,身穿粉衣的女子从天而至,惊煞众人。随着悠扬的乐声再度响起,粉衣女子在湖心蹁跹起舞,手中的粉绫凌空一执,似纤云弄姿,瞬息百态,曼妙的身姿柔若无骨,灵活摆动,清风漾起,飞身一个纵跃,梅花花瓣漫天如雨,衣袂飘飘举,宛若天女散花,置身瑶池仙境。一曲终而神未定,粉衣女子已躬身上前,跪在天子脚下。“民女易倾城叩见皇上。”声音黄莺出谷,细腻润滑,酥软人心。

“抬起头来。”一阵低沉的嗓音,面纱轻揭,御亭内旁人惊呼,直道是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乃倾国倾城之佳人也。右亭中易正中正手举白玉杯,悠闲地品茗醇香,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若琬回过神来,扫视了一眼全场,只见宴中众人皆看呆了眼,暗中惊叹,一眼瞥见身旁傻眼的暄之,不由得嘴一撅,狠狠揪了一下他的左耳,“咝——”暄之轻呼一声,捂着红肿的耳垂,可怜巴巴地赔笑道;“我的好琬儿,别生气了。你看暄哥哥的耳朵多块被你给拎掉了。”

若琬轻哼一声,侧着身转头看向别处,活该!谁让你眼睛都看直了!

看她闷不吭声,暄之轻笑着把她揽过来面向自己,笑如春风。

“原来吃醋的琬儿这么可爱,早知道应该让你多吃点醋的。”

“你——”若琬一时气结,面如红椒,素净的脸反而变得娇艳动人,心里觉得有些委屈,哄人也不挑好听的,我就小心眼不准你看别人,有那么可笑吗?

暄之抓紧她欲挣开的手臂,笑容淡定,眼角却隐去笑意,幽黑而深邃。“你觉得这样的场景不傻眼的人正常吗?认识我这么久,你觉得我是好色之人吗?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若琬一怔,这样受伤的眼神是第一次见到他时见过的吧?像是无底的深渊,弥漫着浓稠得化不开的忧伤。心被针深深的刺了一下,疼痛不已。暄之真的很好很好,对每个人都好,对她更是关怀备至.陪她跪在灵堂整夜一起哭泣,和她一起在寒夜里看雪,为她驱狗被咬的,为她爬树摘风筝跌落三个月卧伤在床,这样好的他,为什么她要怀疑呢?一直以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有他自己的理由和苦衷,就只想着自己的她真的好讨厌,讨厌这样的自己!。懊恼地捶着自己脑袋,她抬首刚想唇辩解什么,突然一阵温软覆上唇瓣,宛若蜻蜓点水,若琬刹那间脸变得火烫,羞涩的瞄着周遭,还好没人看见,暄之浅浅一笑,抬起她的下颌,眼神深情而专注,“对不起,琬儿.不该让你伤心的,记住----我只喜欢你。”

“嗯。”如水的眼眸波光闪闪,甜甜的笑意从嘴角荡开,“我以后都相信你,永远相信你。”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此时湖心传来清脆的笛声,一名青衣女子端坐于湖心柱台之中闭目吹奏,若琬听着仿佛天籁之音,清泉映月,悦耳舒心。

寒夜冷风阵阵,拂面袭来,酒醺欲醉的人走在古石道上,渐渐清醒的头脑看清了眼前的方向,加快了回程的脚步。偶尔身边擦过几名不认识的官员,低着头行色匆匆,传来的窃窃私语声,格外清晰。

“你知道吗?刚才在宴会上那个技压群芳的易倾城是易大人的妹妹。”一人说。

“哪个易大人?”另一人不明就里的问道。

“这你都不知道啊?当然是尚书令易正中大人啊。早就听闻易倾城是个倾国倾城美女,好多王侯贵族上门提亲,易大人都拒之门外,看来易大人早就把眼光放在了最高处啊。”

“照你这么说,那今天这出戏可是早己安排好了,那个易倾城真是人比花更美,看来易大人迟早要变成国舅了啊。”

“这以后的事儿谁也拿不准,你还是少讲点,快走吧。”话毕,两人皆低下头去,快步消失在人群中。

若琬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一边望着路边飘落的梅花暗暗出神,官场如此复杂,为了生存不择手段,为了利欲贪赃枉法,为了权势栽赃陷害,整日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最终得到的也未必能是静心片刻来欣赏的一枝梅花。她一定要和暄之远离这纷扰的喧嚣之地。脑子一下子回忆起亭子那一幕,用手轻触了一下红唇,脸上一热,低头抿嘴偷笑起来。随手摸了一下胸前,顿时脑中一片空白,“项链呢?我的项链不见了!”

暄之看着若琬空空的脖颈,心中一紧,他知道这条项链对她有多重要,看着此刻她刷白的脸,就知道她有多害怕。

“不要急,一定可以找到的。刚才在亭子时,我还看见在你脖子上呢。你在这儿等我,我去亭子那边看看。”说完,一道修长的紫色影子很快消失在夜色中。望着人渐渐稀少的林荫石道,若琬有些担忧的向亭子方向缓缓寻去,大红的灯笼高挂两旁,朦胧的烛光给铺满花瓣的路面涂上了红晕,天上月辉横斜,地上斑驳树影,光影交错,似人影若隐若现。

“哎呦,这是什么呀?挺着奴才的脚怪疼的。”一个尖利的声音从前方不远处传来,若琬心一惊,闻声跑去。定睛一看,那人手中敞放着的果然是她的梅花玉石,两眼顿感发酸,强忍住眼泪,稳住语气说道:“不好意思,这是我的项链。”

“是你的?”那人一脸诧异,打量着眼前一身青衣的若琬,“一个小厮竟然会有如此珍贵的项链?”

“这条项链是我娘留给我的,是我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若琬不卑不亢的说道,并未注意到那人身旁还有一人。

“好大的胆子,一个奴才竟然敢在皇上面前自称‘我’,你不想活了吧!来人呐!”尖利如刀的声音,直刺入若琬耳膜。若琬心中一顫,没有想到面前之人竟然是当今圣上,暄之的弟弟。忙要低下头行礼赔罪。

“成公公,这么晚就不要再惊扰一番了。还给他吧。”一阵低沉的清亮嗓音,如饮甘酪,令人心旷神怡。若琬偷瞄着他的衣服下摆,明黄色镶金锦袍上绣着十二章纹饰,腰挂蓝色螭龙玉佩,脚穿绣龙金皮靴,十分雍容华贵。

“你在贤王府当差?”皇上淡淡的问道。

“嗯?”若琬一脸愕然,怎么会?宴会上有文武百官在场,皇上竟然会注意到王爷身边的一个小厮,若琬顿时觉得头上方的人令人心生畏惧,深沉的可怕。

“抬起头来让朕看看。”若琬慢慢抬起头,一双黑褐色眼瞳在灰暗中迸发出锐利的光芒,晃动的光影中可以辨出轮廓分明的五官,俊朗的容颜上浮现出一丝王者的傲气。黑褐色瞳眸凝视她片刻,突然发出一丝冷笑,又似是在喃喃自语。

“可惜啊,皇兄也不过尔尔,”说着,他转身慢悠悠地向雪苑出口方向走去,修长的身影霸气十足,身边的成公公紧跟其后,放肆的笑声还回荡林中。“易倾城果然是个绝色女子。”

“若琬——”

良久,直到听到暄之的轻唤,若琬才缓过神来,垂首凝视着手中已经碎成几块的玉石,泪水静静滑过脸颊,溅在玉上,莹泽闪烁,暄之看着泪如雨下的憔悴人儿,静默的把她搂进怀中,任她的泪水浸湿胸襟。

这一晚,夜凉如冰,心---更凉.

<PS;不好意思,做了些调整,为了加快更新速度,把每章的字数减少了一些,把原第二章分成了两章,不那么臃肿了,让大家眼睛看的也舒服些.本作者在此承诺一定会保证质量的.造成不便,多多包涵!&gt

……本章完结,下一章“皇后殇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