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怪医,漫天要嫁 [目录] > 第62章: 算计

《怪医,漫天要嫁》

第62章 算计

涵叶今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玉烟笑道:“高管家又何必谦虚呢!昨夜将银花安排到我身边伺候,可算是兵行险招啊!”

“唉!”高管家长长的叹了口气,“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姑娘!银花乃是老奴的外甥女,投奔我进府的。少爷害了这样的病,她在这府中自然是留不住了。老奴跟着老爷,这些年也算是识人无数。昨夜姑娘能在大牢中将刘县令踩在脚下,老奴就认定姑娘绝非一般人。所以,思来想去,唯有让银花去姑娘身边服侍,还能有一线生机。老奴绝没有算计姑娘之心啊!”

玉烟笑,道:“银花从此改名叫忍冬了。这个时候,我的汤药也该好了吧!”

谢老爷道:“眼看到正午了,一起用午饭吧!”

玉烟道:“玉烟出身乡野,怕吃相不雅惊着了各位爷。再者,玉烟昨夜得了风寒,若是不小心传染了出去,怕是担当不起啊!”

云竹道:“你不是神医嘛!救了孙少爷,可谓是一战成名啊!”

玉烟走过去,道:“小女子不是神,只是一个很平凡的俗人。各位爷既然是平祝王府的,身上自然就不缺钱。那么,小女子的那一百两可否奉还呢?”玉烟冲着沈廷钧伸出了手。

沈廷钧道:“孔夫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就占了俩。”然后冲韩松丢了个脸色。韩松从怀中掏出银票,交到玉烟身上。

玉烟福了福身,笑道:“多谢王爷!玉烟以前孤家寡人,对金钱没有概念。但从今以后要养一堆人,就不得不精打细算了。”

忍冬急急的走来,到了玉烟面前,道:“姑娘,按你的吩咐,汤药已经好了。”

“好!”玉烟将银票交给忍冬,又冲着沈廷钧和谢老爷福了福身子,带着忍冬离去。

谢老爷道:“高飞,申海,你们也去吧!给玉烟姑娘当差就是给我当差,可别搞砸了。”二人应声离去。“其他人都散了吧!”

沈廷钧道:“老大人对这玉烟倒是很上心。”

谢老爷撸撸胡须,道:“老夫老了,老来无趣啊!玉烟姑娘的一举一动都透着睿智和新鲜,老夫也不过是顺水推舟激赏一下而已。王爷是到前厅用饭,还是着人送到房间里去?”

沈廷钧道:“送到房间吧!”

谢老爷道:“若无其他吩咐,老夫就去了。”

“老大人只管去忙。”沈廷钧说完,谢老爷带着高管家离去。沈廷钧望望云竹,再望望韩松,道:“怎么不说话了?不会也被那小丫头震住了吧?”

云竹摇摇头,道:“什么睿智,我看就是野妇难驯!你们说,她哪来的那么多胆量和气魄?她那么无礼,堂堂平祝王爷怎就忍气吞声了呢?”

沈廷钧道:“很少能碰到对我无礼的人,不过是觉得新鲜。”

云竹道:“我还以为王爷如此的纵容一个人,是默认了她未婚娘子的身份呢!”他这可是在点火了,以他对这位王爷的了解,平时是最烦“未婚娘子”四个字的。玉烟的猜测虽然大胆,但却也切中了要害。王爷对柳烟小姐那可是急于退婚的。

“狗屁未婚娘子!”沈廷钧果然发怒,就没见过这么不矜持的女子。穿男装时,还要赖着这云竹做牛做马。被他当面揭了面纱,就要要嫁给他。甚至还公然叫嚣着要嫁给谢曜,她把自己当什么了?就那么急于把自己嫁出去吗?可这与他又有什么关系?他干吗要为此义愤填膺呢?“回去收拾一下,明天回京!”

云竹道:“柳太医那边------”

沈廷钧道:“随便吧!反正这柳烟一死,我与他已经再无瓜葛。”不是他心狠,是他的感情一向都很淡。当初相关的时候就想着撇清,何况现在真的没有关系了。

韩松道:“那如果万一这柳家小姐没死呢?”

云竹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道:“你这个闷葫芦能不能干脆把自己当哑巴呀?衣服都撕裂成那样了,还能活吗?如果这柳家小姐真的活着,这昭县都几乎掘地三尺了,为何找不到?她又干吗躲在这里?难道嫁给王爷不是她梦寐以求的吗?”

韩松闪到一边,咕哝道:“我觉得那个玉烟说得有道理。”

云竹道:“从昨夜到现在,不到一天的时间,你就已经被她收买了吗?她究竟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能不能有点儿立场啊!”云竹数落的空儿,沈廷钧已经大步往回走。“我的个爷矣,走慢点儿呀!”

玉烟回到房间,忍冬连忙将汤药端上。温热适中,玉烟一口气喝光。

“姑娘可要吃块饴糖?”忍冬问。

“不用!给我来杯白开水就好。”玉烟说着,看向门外,问:“他们两个是守在门外吗?”

“是!他们是姑娘的保镖呀!”

玉烟笑,道:“这谢府是龙潭虎穴吗?让他们用过午饭后就回屋睡觉吧!”

“姑娘,这------”忍冬迟疑,这大白天的睡什么觉啊!

“我晚上有差事交给他们,白天当然要养足精神。去吧!”

忍冬领命往外走,心想姑娘脸上的疤似乎柔和了很多。

用过午饭后,玉烟惬意的睡了个午觉,起床后顿觉神清气爽,风寒已经去了大半。忍冬连忙从外间进来伺候,又是一番梳洗,然后是奉茶,可谓照顾的无微不至。

“姑娘,要出去走走吗?”忍冬问。

“懒得动!”玉烟没有淑女形象的伸伸懒腰,“你的女红如何?”

“勉强拿得出手。”这话说得有些谦虚了,如同《红楼梦》中黛玉的那句“些许认得几个字”。

“那我们就来做香囊玩吧!”玉烟提议。

“姑娘,奴婢现在是谈香色变啊!”忍冬苦了一张小脸。

玉烟拍拍她的肩,道:“傻丫头!咱不能一朝怕蛇咬,就十年怕井绳啊!我之所以问谢老爷子要了你,可就是看中了你这制香的本事。以后,我们还仰仗着它发财呢!”

“啊?姑娘说笑吧?”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可会写字?”玉烟突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她虽然识字,也会写字,但那些字只限于简体字。而这个时代的人用的应该是繁体,别说会写了,就连认识都成问题。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传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