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怪医,漫天要嫁 [目录] > 第64章: 感谢

《怪医,漫天要嫁》

第64章 感谢

涵叶今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晨,谢府大门前。谢老爷带着高管家前来相送沈廷钧一行三人。正说话间,从府里走出一名女子,沈廷钧不觉眯了眼睛。

云竹笑道:“这不是玉烟姑娘新收的婢女吗?要到哪里去呀?”

忍冬上前施礼道:“奴婢忍冬给各位爷请安了!”

谢老爷道:“可是玉烟吩咐了你什么事?”

“是!”忍冬径直走到韩松面前,再次福了福身子,“韩爷!我家姑娘知道爷今天要走,特命奴婢前来相送!”

云竹看看沈廷钧,笑道:“你家姑娘只命你来送韩爷吗?她自己怎么不来?该不是风寒加重了吧?看来是医不自医呀!”

忍冬道:“回爷的话,我家姑娘昨夜没睡好,此刻正在补眠。”说着从袖中掏出一香囊,呈到韩松面前。“这是姑娘亲自调药,命忍冬赶制的香囊。姑娘说了,此虽为香囊,却已去其香,而留其药效,祛邪护身。”

云竹道:“没有了香,何为香囊?”

忍冬道:“回爷的话,我家姑娘说了,香气在,会暴露行踪,难免会招来危险。姑娘感念韩爷将她从牢中救出,所以赠香囊聊表谢意。”

韩松伸手接过,道:“替我谢谢你家姑娘!”

云竹撇撇嘴,道:“为何只有他有,我们没有啊!我还是她的救命恩人呢!这要说起来,是不是该给我个更大的呀?”

忍冬道:“主子思虑,做奴婢的不好揣摩。但姑娘让奴婢给各位爷带几句话。”

“讲!”沈廷钧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字。

忍冬再次福了福身子,道:“姑娘说各位爷若是遇到攸关性命的事去而复返,需要她的话,十日之内她还会留在谢府。若是超过十日,那恐怕就要到神医谷去找她了。”

“口气倒不小!”沈廷钧冷哼。

云竹接过话,道:“就是!她以为她是谁呀?若说是神医花果的传人,倒也勉强。怎么,还想与魏玄机套近乎吗?”

谢老爷捋捋胡须,问道:“玉烟说要暂住十天?”

“是!姑娘是这样说的!”忍冬道,“姑娘说要在此等一个人!”

“等男人吧!”云竹嬉皮笑脸。

忍冬道:“姑娘只说她要等之人,花开四五月,花落结百子。”

云竹狐疑,“这要等的是人吗?”

沈廷钧翻身上马,道:“走!”三匹马疾驶而去。

谢老爷自然是长长的出了口气,回头,见忍冬还在,皱了眉头道:“你家姑娘不需要人伺候吗?”

忍冬道:“姑娘交代奴婢,送走三位爷后,问一下高管家,上午可有空?”高管家虽然是她的亲娘舅,但为了避嫌,还是一向以管家相称。

高管家看一眼谢老爷,然后问忍冬道:“玉烟姑娘可是有什么吩咐?”

忍冬道:“姑娘想麻烦高管家陪她去一个地方。”

谢老爷问:“哪里?”

“鸿福酒楼!”

马车停住,车门打开,玉烟扶着忍冬的手下了马车。面前的鸿福酒楼似乎还是两天前的样子,但在玉烟看来,却似乎又有了很大的不同。曾经威严庞大的建筑,今日看来好像矮了很多。建筑物当然不会变矮,拔高了的是此时的心态吧!

张小二站在门口迎客,脸上是习惯性的笑容,有着明显的讨好。“客官,您来了!里边请!这不是高管家吗?失敬!失敬啊!”

“雅间!”高管家吩咐道,然后转身对着玉烟做了个请的动作,“姑娘,请!”

张小二倒是机灵的很,连忙引他们到二楼的雅间,奉上茶水后,就去请来了王老板。

“高管家!”王老板进门后一拱手,“您可是稀客啊!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自然是玉烟姑娘的东风了。”高管家低头哈腰的站在玉烟旁边。

“这位是?”王老板神色一僵。这高管家除了在谢老身边站着伺候外,还真没见他对其他人卑躬屈膝过。看来,这个玉烟姑娘不简单啊!玉烟姑娘?莫非她就是------

“王老板,别来无恙啊!”玉烟缓缓的解下面纱。

“你------你------”王老板的眼瞬间瞪得比铜铃还要大,他倒不是惊讶花小烟变成了女子,而是对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心里没底。

玉烟轻轻一笑,道:“王老板真是厉害啊,一眼就认出玉烟是女版的花小烟。玉烟此次,是特意来感谢王老板对花小烟的特殊照顾的,尤其是在刘文刚面前的美言。”

王老板的脸上已是血色全无,哆嗦着唇道:“姑娘说笑了!”

玉烟敛了笑,“我今天只想吃贵处的酱牛肉,麻烦王老板吩咐一下厨房,让李大厨和李嫂亲自送来。都是故人,见见面,拉拉家常也是好的。我可是想死你们了!”

王老板推脱道:“小店是小本生意,目前正在营业------”

高管家道:“王老板,这个点儿客人还没上吧?你可知道,玉烟姑娘现在可是谢老爷的座上宾,就连县令老爷都得礼让三分呢!”

玉烟用手敲着桌面,心里暗暗好笑。高管家果然是高人,聪明的知道怎样不战而屈人之兵。王老板没了脾气,只得转身去厨房吩咐。不一会儿李大厨就端着一盘酱牛肉前来,他的身后跟着李嫂。

玉烟起身,笑意盈盈道:“李哥,李嫂,你们好啊!”

李大厨夫妇一愣,李嫂最先反应过来,冲上来拉着玉烟,惊呼道:“你是小烟子?”

“不得无礼!”忍冬上前呵斥。李嫂倏地松了手。

“无妨!”玉烟笑,“若无他们,初来昭县身无分文的我不饿死也冻死了。忍冬,关门。”忍冬走到包间门口,掩上门,将想要张望的好事者掩在门外。

“小烟子,不!玉烟姑娘!”李嫂手足无措的喊道。

玉烟笑,道:“名字只是个称呼,喊什么都好。你们坐吧!”

李大厨搓着双手,道:“这不太好吧?”

“那就随便你们吧!”玉烟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酱牛肉放在嘴里细细的咀嚼。她从来都不喜欢勉强人,更何况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的规矩。“你们可听说了我这几天的经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因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