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12章: 江湖

《风·月·醉 》

第12章 江湖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毕竟夫妻一场。哎,都说我长的象娘,可为什么命不象娘那么好?娘有两个人爱,我却没有爱。”

“羞不羞,说这种话。”

“没有别人在嘛。”她撒娇。

封子心抚着她的头:“其实你应该知足了。我们四个人,只有你有一个家。我呢,什么没有。阿月,对女人已经伤透了心。阿霜,根本不知道儿女情长。”

“阿霜只是多年未受教化,以后她会知道这些事情的,你们别把她当傻子。”

“我没有。”

“那个冷月!”

“阿月也没有,他只是在逗阿霜。阿月这个人,心挺好的,只是对女人有偏见罢了。他在那个女人身上付出的感情太多,以至于现在看见女人都没有安全感了,他再沦陷一次,就彻底毁了。阿月其实是个感情很细腻的人,也很脆弱。你别总是对他吹毛求疵的。”

“他总是看我不顺眼。”

“你体谅一下他的心情,他不是故意针对你的。”

“好了,以后不说就是了。反正,我可没有阿霜那么好欺负。”

封子心和冷月整天都在山岩下练功,要么就是闭关,有时连霜月也一两天不见人影,在那里研究什么。

飞扬真不明白,武功怎么会那么招人迷恋。同是出身武术世家,她只会花拳绣腿打闹。一直,父母也不多管她。出嫁了,谁知又出现这种变故。也好,和哥哥在一起总比和丈夫在一起快乐。她原本还觉得丈夫刘登科对她很好,成亲之后就大变样了。现在她讨厌死那个人了,出来两个多月了,她一点也不想他。在婆家里,她几乎没笑过。苛刻的婆婆和烦琐的家规压抑的她要崩溃,现在,天高海阔,虽然哥哥很忙,还有那个可恶的冷月,一脸高傲,从不拿正眼看人,也没什么,井水不犯河水。还有霜月,她喜欢霜月,又可爱又乖。

这一天闲的无聊,飞扬就对正在看书的霜月提议:“阿霜,我们进城吧。”

“进城?可是大哥说过不许我们乱跑的。”

“没事,有你在,那些坏人奈何不了我们。再说,也未必会遇到坏人嘛,我们去买些布料,回来给大家做新衣服,等大哥闭关出来,一定会惊喜的。”

霜月被她拉着,不由分说就直奔城中去。

繁华、喧闹依旧。车水马龙,名来利往。

飞扬正在和卖布的老板讨价还价,终于满意地买了下来。

天色将晚,二人牵着载满物品的马儿往回走。二人边走边聊。飞扬对霜月津津乐道自己的眼光。霜月兴趣盎然地听着。

谁都不曾发现身后有人跟踪。

墙角处有两个人在鬼鬼祟祟议论。

“那个粉衣女子真的是飞扬?封子心的妹妹?”

“太好了,我们捉她回去,也好让盟主记一功。”

“慢着,我们不可鲁莽行事。看见她身边那个绿衣女子了吗?她是冷月的老婆。”

“冷月的老婆?”

“没错,十几天前,冷月和她还来过这里,将赵太保打死的就是她,是我亲眼所见。”

“这不是很可怕吗?这两个女人在一起,不是意味着冷月和封子心在一起吗?他们怎么认识的?”

“鬼知道!还是快去报告盟主吧!”

二人消失在人群中。

飞扬和霜月被围困在郊外。

飞扬惊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其中有一个头目模样的人道:“飞扬,我等是前来送你和你丈夫团圆的,是投降还是让我们费点力?”

“你们抓了我丈夫?”

霜月护着飞扬,且战且退。

仗着霜月有一身好功夫,两个人逃了出来。

回到了飞来岩,封子心和冷月闭关还没有出来。

飞扬忽的就想起丈夫来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想到伤心处,呜呜哭泣起来。

“姐姐,怎么了?”

“阿霜,能帮我一个忙吗?帮我救出我丈夫。阿霜,求求你。”飞扬拽着她的衣襟涕泪纵横。

霜月想也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飞扬画了刘登科的模样,霜月卷起来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就去了。

夜色已浓,街上人迹罕至。

霜月见人就问犯人押在哪里,她以为就在县衙,去了一无所获。有人告诉她江湖中人多押在城南赵府的私牢中。她便匆匆而去。不知道正中了人家的圈套。

这赵府的老爷正是赵仕之父,是太子的师傅,所以欺压一方,与江湖上的势力人物也来往频繁,盟主就与他勾结。他收到消息,便专等霜月前来送死,为儿子报仇。

霜月到牢中依图形找到了刘登科。刘登科早被打的不成人形,霜月还得背着他走了。

刚到院子里,便四处灯火通明。

霜月看这情形,是要死战了。她放下刘登科这个半死人,将两束长发盘上头顶,从腰中抽出十二尺的长鞭。

寒光一道!

众人寒颤颤退后一步。

飞扬在等着,看天色越来越黑,还不见霜月回来,她害怕了。

冷月在地下室练功,不想练了:“我出去了,有点饿。”

封子心已经习惯他的懒散,他也恨玉凝烟了,这个女人,把冷月给彻底毁了。

冷月上来,伸个懒腰,坐在岩石上,享受夜风。

飞扬在屋里哭,决定去找大哥。她跑出来,正看见冷月。一下子扑过来,拉住他:“快去救救阿霜!”

冷月见她泪流满面,也吓了一跳:“怎么了?”

“她去了城里,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她泣不成声。

冷月听罢,心头一紧,这个不知深浅的丫头!顾不得问许多,站起身,飞身行越过吊桥,直奔梁州城。

到了城门口,正见一群群火把正围着城搜捕。

“那女人一定走不远。”

“循血迹寻找。”

一会儿,全都聚集在了吊桥外。

“找到了,在这儿,在这儿!”

“拿下。”

霜月现在受了十几处伤,动也动不得了。

冷月出现在面前。

一层一层的爪牙倒下。冷月的功夫岂是他们能抵挡得了了。

“你是什么人!”

“冷月。”

“啊?”哗的一声,都四散奔逃了。

冷月冷笑一声,回头再找霜月,却不见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飞扬 *细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