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13章: 飞扬 *细愁

《风·月·醉 》

第13章 飞扬 *细愁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阿霜。”他走进了林子。

刘登科此时已经从惊吓中醒来,知道身边的女人救了自己。她已经昏迷。“姑娘,姑娘……”看见霜月身上的刀、剑伤,便解开她的衣服,他只是想为她擦一下伤口上的污迹。

不巧,正被冷月看见这一幕。他并不认识刘登科,也不知道霜月出来是为了救这个人的,再加上天黑,他便以为是那男人要对霜月非礼,上前,不由分说,一掌击毙!抱起霜月便走了。

飞来岩。深夜了。

封子心已经出关了。正在给霜月擦拭伤口,敷药,包扎。

冷月的卧室。

冷月也受了三两处皮外伤。

“我给你包一下。”飞扬道。

“不用。”冷月依然冷冰冰。

“流血了……疼吗?”

“不关你的事。”

“都怪我……”

“阿霜怎么会被那些人追捕?”冷月打断她的话。

“怪我。”她把毛巾递给他,“擦一下吧。”

“别在这儿烦我,出去。”

飞扬咬咬牙,起身出去,甩上门。

冷月坐在床上,旁边放着水盆,毛巾,药粉,纱布。前边他自己可以擦,可是背上就够不着,等会儿封子心来了再说吧。

听见敲门声。

“进来。”

进来的还是飞扬。端着饭菜。“还没吃饭吧。”

“谢了。”他端起茶喝着,并不看她一眼。

“还生我的气?真小气。”她微微笑意,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大小姐,你怎样都有理,我没理,行了吧。”冷月现在又困又累,不想与她大动干戈。

“你……你对我有偏见!”

“哦,大小姐,你是个美女,贤良淑德,温柔体贴,人见人爱,没有偏见了吧?”

“也不夸张。”

“上天啊,给我一根狼牙棒让我打死自己吧!别让我看见这么恶心的人了,受不了了!”

“哼!”她端起饭菜就走。走了几步,又站住,回头问:“如果你求我还来得及。”

“你把那些东西全倒了,看我会不会饿死。”

“你不吃?”

“不吃!”

“真不吃?”

“真不吃!”

“如果你吃呢?”

“你说。”

“以后听我的话。”

“好!”

“哼!”她将饭菜放下,拎起桌上的酒瓶,“喝酒吗?”

“不喝。”

“我喝。”

冷月不理她,侧过身背对她睡觉。

飞扬鬼鬼一笑,拎起酒瓶砸在他后脑勺上。

冷月晕了过去。

飞扬扶起他,恨恨道:“你顶嘴呀!你骂人呀!”灌进一勺汤,“你说不吃就不吃了?”

将他背上的伤口收拾好,盖上被。

看着他冷冷的面容,飞扬就想骂他,看着他的伤,她又心疼。想起大哥的话。“我知道你心情不好,那个女人真的对你影响这么大?哪个男人这样爱我?”

他英俊的冷漠的脸,恬静地昏迷着。长发凌乱地堆在枕边。

她忍不住轻抚他的脸。

不巧冷月正好醒来,她慌忙收回手,脸一下子红了,站起身:“你不吃我端走了。”端起饭菜走了。

冷月摸摸脑后,头发里全是酒水,碎瓷片撒了一片,下手可够狠的!他起身将床单扯下,包起床上的东西,扔在地上,出了门。

封子心正在喂霜月吃药。吃完药,扶她躺下。飞扬端饭菜进来。

封子心见她脸色绯红,问:“怎么了?”

“没事,吃饭吧。”

封子心回到自己房间,就知道冷月在床上。因为他刚才去了他的房间,没有人,满屋子酒气。他要找他算帐,看他屋里那样子,床单扔在地上,还有飞扬的脸色,就知道他又干什么了。

进了卧室,却不见冷月。

“阿月。”

“我在洗澡。”声音从屋后传来。

屋子后面有一个很大的浴室,里面有个二丈二尺宽的浴池。

拉开屏风,他叫道:“喂,出来吧,早点睡觉。”

“我喜欢大浴池。”冷月正泡在草药中间。

“以后送你一个。”

“一会儿我要到你房里去睡。”

“非礼女人结束还要非礼男人呀。”

冷月扬他一脸水珠:“我被非礼了,那个泼妇,你妹妹呀。”

“哦?被女人非礼?你杀了她丈夫。她居然非礼你来报仇,是不是受的刺激太严重了。”

“我杀了她丈夫?开什么玩笑。”

“没有吗?阿霜是去救刘登科的。”

“哦,原来那个男人是她丈夫?当时他正在解阿霜的衣服,我就杀了他。我又不知道阿霜是去救他的。我也不认识他。哦,这个女人居然让阿霜冒生命危险去为她救人,太歹毒了吧。”

“喂,大哥,她是我妹妹,口下留点德行不行。我已经骂过她了,不过现在她守寡了,一定恨死你了。”

冷月有点歉意了。

封子心:“她现在还不知道刘登科死了,我不想打击她。”

“你怎么知道,也许不是。”

“阿霜当时看见了,想阻止你,但她反应迟了点,你的手快了点。我要阿霜别告诉她,你也别告诉她。”

“我才不答理她……她会不会杀了我?”

“你怕?”

“我每天都在等死,怕什么,只是有点冤,我不是故意的。算了,事已至此,听天由命吧。”他从浴室中出来。

二人回屋。封子心满腹心事,神情凝重。

冷月:“别这样了,明天我去找她,随她便了。”

“都是我连累了她,连累了一家人,此仇不报,封子心誓不为人!”

十几天后,霜月伤势已好,和飞扬一起学做衣服。

“好了,都做好了。大哥,大哥。”飞扬拎着衣服来到封子心面前。

封子心和冷月正在讨论长枪,见她过来,冷月非常不满意,皱起了眉。

霜月很乖巧道:“哥哥,也有你的。看,姐姐做的。”

冷月并不领情:“收买我?干什么?”

飞扬瞪他一眼:“过分!”

霜月忙劝住:“哥哥太高兴了,不太相信。哥哥,还不谢谢姐姐。”

冷月:“有求于我就直说,也许我会考虑。”

飞扬:“爱穿不穿,巴结你呀!”

一直没有说话的封子心实在忍不住了:“好了,一见面就吵,烦死了!”起身走了。

封子心一生气,三个人都静了下来。

霜月见两人这架势,也害怕:“我去看看大哥。”走了。

冷月起身也走。飞扬一把抓住他。

冷月转过脸,轩眉一挑,拿冷眼斜睨她。

飞扬也不甘示弱瞪着他。

“干什么,吃人呀!”他甩开她的手,“男女授受不清!你是有夫之妇……”话说到这儿,他停住了,她丈夫死了,被自己杀了,虽是误杀,但是……

“有夫之妇……”她收回手,后退了几步,转过了身。她有丈夫,她……她不能爱眼前这个男人。她无声地坐下来,抱着衣服,深深埋下头。

冷月见她这个样子,于心不忍,走过来,“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我在想我丈夫。”她还嘴硬。

“……他死了。”

“你胡说什么!”

“是我杀死的。大家不想让你伤心,所以瞒你说没救出来。”

飞扬当时晕倒在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翦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