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14章: 翦香

《风·月·醉 》

第14章 翦香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飞扬躺在床上,哭成了泪人。

封子心坐在床边,好言安慰:“别哭了,好不好?”

她仍在哭。

“你这样大家都难受。阿霜去救了,差点死在那儿,阿月为了救阿霜,才会误杀了他,谁也不怪,怪他命不好。他对你也不好,死了就算了,你还对他有什么留恋?”封子心劝得口干舌噪,火气上升,“好了!我真不想答理你了!”他起身出去,不理她了。

霜月在旁边站着:“别哭了,姐姐,都是我不好。”

飞扬擦擦眼泪:“不怪你阿霜,谁也不怪,我只是忽然很伤心,不是为他伤心。”

“那为什么?”

“为阿月。”她第一次叫他“阿月”,而不是怒气冲冲地大吼“冷月!”或者“那个冷眉冷眼的家伙”。

“哥哥?为什么?”

“你不会明白的。我只想躺着,想哭,不想起床,想见到他,不想活下去。”她语无伦次地说着。

“姐姐……”霜月很迷茫。

“你也睡吧。”她闭上眼睛。

霜月为她放下床帐,躺在自己床上。

一会儿,她下了床,出去。

推开冷月的门。

冷月正在弹琴,琴声很乱。曲曲屏山,夜凉独自甚情绪?西窗又吹夜雨,为谁频断续,世间儿女,别有伤心无数。写入琴丝,一声声更苦!

他的心很乱,正如这一段日子发生的事,几个月前,他还在流浪,然后进皇宫,之后到陈州,东京,又来到红园,飞来岩,人的一生不可意料。

“哥哥。”霜月已到跟前。

“阿霜?有事吗?”霜月很少到他房间里来,他总是动不动就吵阿霜,并不是将情人的死推卸到她身上,其实那个女人的死,对他是件好事。他主要是嫌霜月太笨。

“哥哥,你有空吗?”

“干什么?”

“去看看姐姐吧。”

“她伤心几天就没事了,我又不能再造个人还她。”

“她不是为了丈夫伤心,是为你。”

“为我?”

“是的,姐姐是这样说的。你去看看她吧。”

冷月迟疑了一会儿,便下床,穿上外衫,“你在这儿睡吧。”他出去了。

敲门。

“谁呀?”飞扬在床上问。

冷月推门进来,“我来看看你。”

她听出他的声音,忙下床,出了卧室。

“冷大哥,坐,我没事。”将茶递给他。

“阿霜说你想见我。”他说话很直接。

她脸一红,一阵尴尬,“这……”

冷月接过茶:“我不想第二次道歉,如果你恨我,我无能为力,认命了。”

“我当然恨你!你还我丈夫!”女人真是难以想象,刚才还温柔似水,这会儿就雷霆大怒。

她从墙上取下青凌剑,举剑便过来。

冷月不躲不闪,“你杀了我最好,我也没有什么值得活着。”

“你以为我不敢!”她一剑挥去。

他仍然不动。

她扔了剑,“你滚!滚出去!”

冷月朝外走,她拎起桌上的茶壶朝他扔去:“你去死!你怎么不去死!”

听到脑后风声,她真敢扔过来。冷月朝旁边闪开,茶壶擦耳而过。她总是喜欢暗算!

冷月一皱眉,转身过来,不由分说将她狠狠按在太师椅上。

“放开我!你放开我!我要告诉我大哥!”

他点住她的哑穴。

一直在门外的霜月听见打斗声,急忙进来:“姐姐,哥哥,你们又打架了。”

冷月:“没你的事,回去睡觉。”

霜月看冷月这样,也不敢多说,只好出去。跑到封子心屋里,“王,哥哥和姐姐在打架。”

封子心烦:“让他们打吧!”

飞扬抬脚踢冷月,椅子失重朝后跌倒,她头磕在地上,昏了过去。

冷月拎起一杯茶水泼在她脸上。

她醒了,开始哭,“呜——”

他解开她的穴道。

“啊……痛死我了,流血了——”

他拽她起来,根本没事。他还是给她包了一圈纱布。他还是很体贴的,手很轻,动作娴熟,一点感觉不到不舒服。他系好了纱布,“好了,没事了。”

“我要告诉我大哥!”她咕哝。

他看看她,捧起她的嫩白红润的脸,俯身在她秀丽的唇上吻了一下。

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宠爱弄呆了,那感觉似在云端,似在雾中,如此的不真实。“还痛。”她的声音小的只有自己能听见了。

他抱起她进了卧室。

云雨缠绵。

飞扬等待了许多日子。她爱他,一见面就爱上了他,终于有这一天,他真的在身边了。

他真的很温柔,又很粗鲁狂野。

一声近乎绝望的叫声。站在门外的霜月急忙跑了进来,站在了床前。

冷月忽然瞥见床前有个人影,气得大吼一声:“出去!”

飞扬窘的躲进冷月的怀中。

次日早饭。

封子心问:“阿月和飞扬呢?”

霜月边盛饭边道:“还在睡觉吧,昨晚他们又吵又打到很晚。”

“飞扬好些了吗?”

“不知道,哥哥总是欺负姐姐。”

“我去看看她,你先吃吧。”

封子心没敲门进来。屋内很静。地上有摔碎的瓷片。他走到床前。

撩开床帐。“飞扬……”

却见两个人!阿月?

冷月赤luo的肩露在外面,他可爱的妹妹那光洁如玉的胳臂缠在冷月颈上。

他的眼睛瞪大了。

放下床帐,转身出门。

飞扬迷迷糊糊醒来,看见了身边的冷月。她甜甜地搂住他,咬他的唇。冷月醒来。

飞扬:“你叫我?”

他看见她,稍稍一愣,“没有。”

“后悔了?”

冷月笑笑:“没有,只是有点惊讶。天天骂我,现在居然和我睡一张床。”

“这是我的床。”她捶他一拳。

“没有话对我说?”

“还说什么。”他吻上她的唇。

她陶醉在他带给他的幸福中。“说你爱我。”

他拉住她的手搂住自己,埋头在她秀发中,“这还不够吗?”

“不,我要听你说。”

他吻她的秀发,耳垂,颈,肩。

“说嘛。”她不依不饶。女人需要所爱的男人给她的承诺,相不相信则是另一回事。她捧着他的脸,强迫他说。

他轻声道:“我需要你。”他在逗她。

“啊?不!”她捶打他:“色狼!”

“真的,”他假装严肃认真,“男人真的离不开女人,除非他有毛病。如果你是男人,就会知道六、七个月没有女人的感觉,我迟早会强迫你的,信不信?”

“去死!禽兽!”她知道他在胡言乱语,“你不是厌恶女人吗?还离不开女人?”

“女人还是有可爱的嘛。”

“比如说……”

“比如某某,某某,某某某。”

她双手掐他的脖子:“还有谁?”

“还有西施,貂禅……飞扬。”他讨饶了。

她才松开手,“还有呢?”

“再有……那就是封子心了。”

她狠狠赏他几拳。

“不会吧,连这都吃醋。”他笑着搂住她钻进被中。

封子心和霜月吃完饭,那两个人才起床出来。

“哦,你们吃过了?”冷月打个哈欠。

封子心问:“你们俩还饿?”

冷月坐下,“怎么,这饭你俩全包了?”

封子心取笑:“不是秀色可餐吗?”

冷月明白了。没说什么,笑笑,喝汤。飞扬一脸羞涩,低头坐在霜月旁边。

封子心看了一眼飞扬,伸手拎起冷月的衣领,“你欺负到我封子心的头上了。”

扬手就要打冷月。

……本章完结,下一章“ 烟霭*乱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