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19章: 风雨*无晴

《风·月·醉 》

第19章 风雨*无晴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冷月当时就双腿发软,差点没晕过去。

“哥哥,”霜月忙扶住他,“怎么了?”

冷月看见她气不打一处来,封子心见势不好,忙拉开他们。

“阿霜……孩子……死了。”

“什么?”她不信,再看小冷岩,面无异常,她真的想不到搂住孩子会把小生命捂死了。

冷月抓住她,扬手就打,霜月闪身躲开,并不还手。

封子心急忙拦住,冷月一拳正打在封子心左腹部,冷月还不罢休。

“好了,阿霜先出去。”封子心拉住冷月。

霜月不知如何是好,冷月抱住儿子,恨恨走掉。

封子心看着他的背影,叹口气,捂住左腹,血从嘴角流出,冷月这一拳可不是一般人的一拳,天下能敌的住他拳术的人也不过几人,他又是在气头上,下手当然重,封子心又毫无防备。

他深吸口气,抹去嘴角的血。

封子心和霜月准时来到大会现场,冷月不知去向。

众人看着他俩入座。

有人便看出异常:“冷月为何没来?”

“难道有什么阴谋?”

“今早有人看见他们三人在院中争吵,不知为什么冷月打了封子心一拳,好象下手还不轻呢。”

“哦,那他今日还来应战?”

“想是或多或少要影响他发挥了。”

“那便好对付了。”

峨嵋派的掌门大弟子临江仙首先站出来挑战,封子心淡淡看她一眼。

霜月低头问:“大哥,你伤的重吗?”

封子心道:“这会有点痛,至少得到下午,你能应付的了吗?”

“可以。”

“量力而行。”

霜月点点头,登上主赛场。

台下。

玉凝烟四处看看,对身边的易水寒道:“冷月为何没有来?”

易水寒听见她说冷月二字就无名火起:“你最近怎么总是提他,没事就跑到飞来岩去找他!”

玉凝烟瞪他一眼:“我要报仇!不是你的事,你自然不费心。”

易水寒撇撇嘴:“杀玉凝烟的是霜月,又不是冷月。”

她不搭理他,看着台上。

易水寒道:“几天我就杀了霜月,你以后不许再去找冷月了。”

她看看他:“好。”

易水寒恨恨的盯着台上的霜月。

一直打到日上正午,临江仙趴在地上再也动弹不了,赛场一片哗然。

午时休息,回到客栈,封子心息心养伤。“阿霜,还能应付吗?”

“没关系的,还有六个人,想来他们也差不了许多,王你好好养伤吧。”

封子心轻叹口气,这六个人都非等闲之辈呀,阿霜毕竟是个女孩子,怎么也难抵挡六个人。哎,如果阿月在就好了。他不能再错过这次机会,一定要定夺天下!不管怎样,他都要赢!

下午,号称“秋梧桐”的吕裳上场。他本人长的一脸枯黄,形似梧桐叶,所以得了这个名字。他的绝招是“秋风扫落叶”,一条长棍,出神入化,横扫半个江湖。

霜月到了三百招,体力还很好,这是吕裳没有料到的。一个女人,体力总是不如男人的,可是她却面色如常,呼吸均匀。他哪里知道霜月自小就在山野中跑跳,攀缘,有时候采个野果,追个野鹿,都会满山跑一整天,习惯了。

吕裳见事不好,便使出绝招。阴风四起,旗扬土飞,一条棍变成万条棍。坐在台上观看的人都感觉到那棍的震撼力和明晃晃的刺眼。那棍飞处,竟有匕首数十支飞出,怎么躲闪的及!

封子心也大吃一惊,这个吕裳,竟如此卑鄙!“阿霜!小心!”

霜月虽少经战场,却经常和封子心,冷月比武,应变能力也非常之快,只见她舞动长鞭成一个无懈可击的圆护身。

风沙土石中,看不见了人,只听见叮当兵器相撞之声。

霜月抖手腕,长鞭便似银蛇,缠住长棍,朝怀中以带,左手一掌击去,吕裳应声倒地。

“啊!”全场惊叫!打遍半个江湖的绝招就这样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人破了。

吕裳羞辱难当,跳起来,又要再战。

“师弟住手。”台下上来一位道长,即是吕裳的同门师兄空缘,也是“八魔”中最厉害的一个。他的“九宫学术”系独创武功,无人能敌。他也最心慈,知道师弟再打,必定残败,丢人不浅。于是上来拦住。

“师兄,我没事。”

“师弟,你近日身体欠佳,多多休息才是。”

“吕兄,小弟代你一试。”易水寒飞身上了擂台。

台下玉凝烟不屑道:“不要脸,跟着捡便宜。”

吕裳这才顺坡下驴,由空缘扶着下台去。

易水寒一抱拳:“霜月姑娘,你的武功真是了得,小声才疏学浅,竟然叫不出名字,可否赐教?”

霜月道:“我也不知道。”

封子心见又上来了一个“八魔”之一,便上前:“阿霜,这是八魔之一的‘冰凌指’易水寒公子,你不是他的对手,不要贻笑大方了。”

“我试一试,易公子不会伤害我的,我不行,王再来。”霜月不是要逞强,而是担心封子心有伤在身。

封子心点头,回到座位上。他心里还是担心,但是自己有伤在身,即使对付了易水寒,伤了体力,后来的怎么办?他不能再失去这次机会,他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了,他一定要有十足的把握全部胜出才行,万一输了任何一场,他都没有脸面立足江湖,因为话已经说出来了,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他坐在座位上,摸一下隐隐作痛的伤处,心里道,阿月,你真的这样一走了之吗?

台上,双方客气过,便开始动手了。

霜月连战一上午,又刚结束一场,再加上这是一个强敌,她虽然不怕,但是渐渐体力不支,处于下风。

这时,易水寒收手:“霜姑娘,可要休息?”

霜月知道她如果下来了,封子心就必须上场了,她摇头:“谢公子,小女只望速战速决。”

“那小生失礼了。”

霜月再次招架,已经汗如雨下,娇喘不止。

封子心站起身。

又战三十回合,霜月眼冒金星,四肢发软,招式已乱。

封子心紧衣带,准备上场。

这时,一阵冷风,一个人抱走霜月,飞到观看台上,在封子心身边落下。

“阿月?”封子心又惊又喜。

冷月没理他,放霜月到他怀中,便来到赛场上。

“易水寒,你对一个女子下毒手,有何深仇大恨?”

易水寒看见冷月,气就上来了:“冷月,明人不说暗话,我试来报仇的。”

“报仇?为何人?”

“玉凝烟。”

场上立即唏嘘一片,谁不知道这个女人。

冷月一皱眉:“她死了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傲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