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23章: 轻风*鸣瑟

《风·月·醉 》

第23章 轻风*鸣瑟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霜月走到他跟前。

“你先打听他经常去的酒楼,然后在哪里喝酒,装醉,阿福带两个人去调戏你,你就朝他跟前躲,然后他就会带你回家了。”

封子心:“不要跟他上床。”

冷月:“没关系,可以再加收五千两做私房钱嘛。”

封子心拿苹果扔他:“阿霜,别听他的,明天寻机会把那男人杀了就回来。”

霜月点头,“我去喂点点了,它快要生小狗了。”

看着霜月离去,封子心道:“你不觉得她很乖吗?很可爱的。”

冷月好笑:“看不出你对弱智情有独钟。”

封子心笑:“这样的妹妹多听话。哦,那个什么玉含烟怎么还来找你?她如果想对阿霜不利,我可是会一刀一刀剐了她的。”

“随便,剐了喂狗最好,阴魂不散,让我反胃。”

“哦,我还以为她那张脸会让你旧情重燃呢。”

霜月和管家婆婆一起守侯着将要下崽的母狗点点。傍晚时分,生了四只小狗,她急急忙忙到厨房弄吃的给点点。

封子心和冷月吃罢晚饭也饶有兴趣的过来看。

夜半天凉,冷月和封子心都在花廊下睡了。霜月拿来锦衾给他们盖上。

清早,冷月醒来,忽然发现霜月蜷缩着身子在他身旁睡,脸上挂着甜甜幸福的笑,他看见自己身上的毯子,展开,将她盖上,挨着她又睡了。

等他再醒来,阳光已刺眼。发现一只脚在脸旁,还有一条腿在他胸口压着。我的天,这个女人睡一夜,能转多少个弯。她正趴着睡的香呢。封子心已经起来了。

他移开她的腿,本想骂她,又不说了,无奈笑笑,起身,抱起她回屋了。

将她放在床上,盖好。

霜月的屋子很有原野特色,房间的高度是两个楼层联通的,墙面的四壁全用苹果绿的彩缎包着,中间放着一张九尺长九尺宽一尺高的大床,今天铺着桔色的床单,好似一片桔色的湖泊呈现在凝绿的草原上。因为她以前不习惯睡床,睡觉又不老实,总是从床上摔下来,所以封子心特地让工匠制作了这么一张舒服的大床。

屋子里布置的优雅井然,清香弥漫。角角落落都放着盛开的鲜花。

他是第一次进她的房间,真是漂亮。

书橱上摆放的全是手工艺品和玉器,只有几本书,还有一张六弦琴,只是摆设,她根本不懂乐律,不过,天生有种心灵手巧的造诣。

他出来关上门,忽然发现自己心太细了,心有种温柔的感觉。哎,和这样没脾气的女人一起呆久了,心都软了。

他走到花园的开阔地,伸展一下四肢。

忽然,一阵异香扑鼻。

他立即握紧了拳头。

“冷公子。”玉含烟飘然而至。

迎接她的是冷月的飞身一脚。

玉含烟疾身飞起闪过。“冷公子!”她惊叫:“这是为何?”

“你是不是非要我划花你的脸才甘心!贱人!给我滚!”冷月轻易不开口骂人,骂的是难听之极。

“冷公子,你为何总是对我这样,我不是玉凝烟!”

听见后面的这句话,冷月才平息一口气,他看见那张脸,听见那声音,就不由自主的怒火和憎恶。“你又来干什么?你如果敢动霜月一根头发,你猜封子心会怎样对你?如果是杀我,用不着煞费心机!”

“我不是来报仇的,我今生不想报仇了,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你若不信,我便自废武功,让你放心。”她辞情恳切。

“你究竟想干什么!想恶心死我?”江湖上人所共知冷月性情古怪,可是,一个正常的没有心理问题的人怎么会古怪呢,只是因为他背后的原因不为人知。想起那个欺骗他的玉凝烟,他就会失控,想杀人,更何况这张脸还在他眼前晃,梦魇一样跟着他,他怎么能不烦躁。

玉含烟走上前,柔声道:“我的心意,冷公子如此聪明的人,怎会不明白。公子若不弃,愿侍奉起居……”

这一句话一下子让冷月痛至极点,仿佛又是玉凝烟在演戏了。“刷”一掌就劈了过去。

“啊!”一阵骨折之声伴随一声尖叫,玉含烟毫无防备的被打出十丈之外。

“少爷。”仆人闻声过来。

“把那个女人给我跺了!”冷月恨恨走开。

“冷月!”玉含烟忍着痛,站起来。

冷月眨眼之间就消失了。

仆人已打听到归无家明天将在浙江临安徽杭楼为一个去往他乡的朋友饯行。霜月和阿福及几个家人前往临安。

徽杭楼,是临安城中生意最红火的一家客栈酒楼。

归无家在二楼和五个人在喝酒。

仆人指了其中一个魁梧的稍黑的男人给霜月看,“那一领黄袍锦花的便是。”

霜月一身小家碧玉打扮,坐在临窗的位子,要了酒菜。

不多时,阿福几个打扮成街头混混模样上楼来,大声吆喝小二:“今天老子发财,赢了两吊钱,特此光顾,好酒好菜尽快上。”

“客官请坐,先用茶,马上就好。”店小二唱个喏下楼去备菜。

他们和霜月面对面坐下:“喂,小姐,陪爷喝一杯。”

“我家老大请客,小姐你有福气。”

霜月起身就要走,被围住。

“小姐急什么呢,爷不会亏待你的。”伸手去摸她的脸。他可不敢来真的,被封少爷知道不砍死他。不过戏是要唱的,知道霜月要躲的。

霜月果然机灵,推开他,顺势朝后退。众人向前围,她又向后退,便正好撞在了归无家身上。

归无家一杯酒洒落,扭过身。

“公子救命。”霜月装扮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求助。

“锦花公子”见了漂亮女人就心动,不由分说就帮她了。三下五除二,不问青红皂白就打跑了阿福等人。

阿福成功,便回九园禀报去了。

“多谢公子搭救。”霜月欲走,故意将绢帕丢在地上。

归无家果然上前捡起。“小姐,你的东西丢了。”

“啊,多谢公子。小女子太过慌乱了。本来一个人出来逛街的,不想却遇上这群无赖,多亏公子相救,改日定让兄长过府相谢。”

旁边一人道:“小姑娘,你可知道这是谁?乃鼎鼎大名的‘锦花公子’归少侠呀,你今儿可是有福了。”那几个人哈哈笑着。

霜月道个万福,“小女子久仰公子大名,今日相遇,三生有幸。”

“小姐,相约不如偶遇,既然有缘,不妨坐下喝一杯。”

“这……”

众人一再拉扯,霜月勉强落座。

几杯下肚,霜月便装做不胜酒力,歪在归无家身上。

归无家搂住她,对其余人道:“有劳诸位送柳兄,我先走一步了。”

“归兄又遭美人缠了。”

“主动投怀送抱,何乐不为?”归无家说着,便扶着霜月下楼。

“公子送我回家吗?我家在西郊外一里不远就到了。”

“好的。”郊外就郊外,对归无家来说,哪里都行,他不在乎,更喜欢野战。

来到郊外,小路上没有行人。

归无家便抱着霜月,按进草丛中,欲行不轨。

霜月一翻身逃开,他扑了个空。

归无家大惊。

“归无家,明年今日是你的忌日,接招!”

“你是何人?”

“索命无常。”

两个人战在一处,归无家自持武功高强,不把女流之辈放在眼里,等伸手两个来回,才心惊胆战起来。“你难道是九园的红颜杀手霜月?”

霜月并不回答,一招“猛虎扑鹰”打过来。

归无家跳开一丈闪开。

许久,不分高低。

树后,站着一个人,从荷包中摸出三枚梅花针,朝霜月腰后就扔过去。

霜月忽然感觉腰酸无力,手开始发软,一个不留神被归无家一掌打在前心。向后退了几步。

归无家乘势再下手,霜月躲闪不及,又被打在左肩上。

这时,树后那个人跳出来,疾步上前,抱起霜月就消失在树林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 阴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