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24章: 阴险

《风·月·醉 》

第24章 阴险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霜月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一个白衣男人在身边。

“你救了我?”她问。

“正是。在下黑白教白教主白衣。”那男人道。

她想起来在九园见过他。“哦,我们见过的。多谢教主相救。我得回去了,王会担心的。”她要下床,却四肢无力。

“你身体虚弱,还要修养几日,等好些了,我送你回九园。来,喝药吧。”他喂她吃药。

九园。

晚上霜月还没有回来,封子心愤怒了。

次日上午,还没有回来。

九园震怒。

冷月出现在武当,剑指归无家,满院鸦雀无声。

归无家问:“你是谁?”

“霜月在哪里?”

归无家看见了他发束上的乌簪:“她果真是霜月?!有人要杀我?!”

“回答我的话!”他冰冷阴森。

“我不知道,她受了伤,被人救走了。”

“你打伤了她?”

“不是!不是我!”他急忙争辩,“她突然之间手脚无力,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冷月冷冷盯了他一会:“你有两个选择:一是告诉我霜月现在哪里,二是死在我剑下。”

归无家吓个半死了,真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呀。他当然知道冷月的厉害:“霜月受伤后,被一个白衣蒙面人带走了。”

“你可看清那人有何特征?”

归无家吃力地回忆着:“……没太看清,好象那人手指上有一枚戒指,因为光线反射过来,很是刺眼。”

冷月一语不发便走了。

各帮派一夜之间都得到一纸告示:寻霜月,告其下落者,黄金十万两;隐藏陷害者,株尽九族。三日为限!

一时人心惶惶。

黑白教也得到了这条告示。

黑衣和白衣二兄弟在书房商议。

黑衣:“弟弟,事情闹大了,你赶快把她送走吧!“

白衣:“兄长不要担心,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正是我们的机会。我们等的不就是这一天吗?”

“唉,我知道那童将军胁迫我们为他做事几年了,我也想摆脱他的压迫,但是我们势单力孤,不是他的对手。可是,那杀手之王不是更危险吗?你想的这个办法无异于饮鸩止渴呀。”

“大哥,”白衣胸有成竹道:“我们救了霜月,当然是要送回九园的,不然,这样可怕的女人谁养活的起?我们到时不要金银,那封子心与冷月必然亏欠我们一份大大的人情,以后我们兄弟有了杀手之王这个靠山,岂止是摆脱姓童的,这江湖又何愁不是我们的?”

黑衣听了他兄弟的这般分析,也不由得点头,喜忧参半道:“弟弟所言甚妙!还是弟弟你深谋远虑呀,就这样办了!只是你一定要小心。”

第三天,白衣送霜月回到九园,如他所言,他什么也不要。

白衣走后,冷月冷笑不止。

封子心:“你发现什么了?”

冷月:“要杀人的是他,救人的也是他,好巧呀。”

封子心淡淡一笑:“你以为他是胆量够大吗?”

霜月身体很虚弱。一直躺在床上。

白衣两三日便来看她一次,体贴关心不已。已经有半个多月的光景。

这一日,又来和霜月聊了两个时辰,临别时恋恋不舍道:“我有空就来看你。”

霜月和气的笑笑:“麻烦你了,我好多了。”

“……阿霜,”他抓住她的手,深情表演道:“我不想走,我想时时刻刻陪在你身边。”

“谢谢你,我没事的,等我好了,再去感谢你。”

“阿霜……我喜欢你……我……”他还要说什么,看见封子心进来了。

“我……我改天再来看你。”他站起,对封子心施礼:“王,在下先回去了。”

封子心点头:“不送。”

看着他离开,封子心来到霜月床前,一眼看见她枕边的半块玉:“他送的?”

“是的。”

封子心看着那半块玉,盯了半晌。

封子心来到冷月的房间,冷月正躺在床上翻看什么书。

封子心过来,若有所思,问:“阿霜是不是该嫁人了?”

“差不多了吧。”

“我怎么突然很难过,她要离开我了。”

冷月眼不离书:“她好些了吗?”

“你怎么关心起她了?”

“毕竟在一起这么久了嘛。”

“哎,算了,女人就是这样,迟早是人家的,再也不会想起我了。”

“爱上她了?”

封子心失笑:“说不上,只是很舍不得,你在看什么?”

冷月忽然坐起来:“我找到了!你来看,阿霜就是这种中毒特征。”

“中毒?”封子心凑过来看:“她怎么会中毒?归无家并没有说他用了毒呀?但阿霜的身上明显有梅花针的伤口。”

“不会是归无家,他始终与阿霜正面交锋,怎么也不会打中后背的,难道……”冷月把书扔到桌子上:“白衣是否戴一枚戒指?”

“白衣暗害阿霜?”封子心一惊。

“然后又救下阿霜,再对她好,过几天再来提亲,呵,这个阴谋可是够狠,阿霜一旦嫁给了他,就成了人质。”

“那你我就得为他打天下了?”

“有个杀手之王的小舅子在,他已经得到了天下,不劳而获,现在的年轻人都想走终南捷径。”

“这样危险的人,我不会把阿霜嫁给他的!”

“如果女人愿意,你还能棒打鸳鸯?”

封子心有点慌乱了。

“杀了他,阿霜一定恨死你。”冷月火上浇油。

“这个弱智女人!”封子心牙痒痒。

果然如冷月所料,三天后,白衣来提亲了。

为他提亲的是他的哥哥黑衣。

听到仆人来报,冷月正在洗脸,一头扎进水盆里。封子心手握梳子,扎的手心鲜血直流。

这个贼人!胆子真大!什么主意都敢打,阴险到这种地步!封子心平生最恨的人就是阴险小人,这种人最是下贱,卑鄙,无耻!更可恨的是他居然打主意到霜月身上了。霜月思想单纯,白玉无暇,要出嫁,封子心已经是一百万个不放心了,何况是阴谋!

冷月只是猜测可能是白衣的阴谋,却不愿意他是真的。他虽然聪明,但并不喜欢和人勾心斗角,太累。再说,霜月跟他们许久了,他已经把她当作了亲人,虽然整天骂她,但是,在这天下,有他在的一天就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她,她是女人,她是他的妹妹。他在水盆里,呛了一大口水,拿毛巾擦过脸,问仆人:“小姐知道吗?”

“不知道。”

“不要告诉她。”

仆人应声下去。

他来到封子心跟前,中午他们在一起说话,说着就睡着了,午睡的时间太长,封子心还没有洗脸。

“喂!滴到我桌子上了。”冷月把梳子从他手中抠出来,鲜血顺着梳子滴落下来,他取出止血药递给他。

封子心接过来,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这个消息气得他麻木了。

“怎么办?”他问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前*不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