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25章: 花前*不饮

《风·月·醉 》

第25章 花前*不饮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冷月道:“你不想征求一下女人的意见吗?”

封子心叹口气:“阿霜什么都不懂,她不会明白的。”

“你太自作主张了吧。”他好象漠不关心。

“喂!”封子心打他一拳,“有什么办法快说。”他知道冷月心里早有办法了。

冷月瞥他一眼:“我不敢。”

“所有后果我负责。”

“那个女人会威胁到我的生命安全。”

“我负责。”

“你说的话记着。走吧。”他胸有成竹。

封子心不得不佩服冷月这个飞速旋转的脑袋。

客厅。

彼此寒暄一番,黑衣说明来意,为兄弟白衣向霜月提亲。

封子心厌恶地皱了皱眉:“黑教主,你可知道霜月是我封子心最疼爱的人。”

黑衣谦恭道:“这个天下皆知,王请放心,我兄弟白衣最是个知冷知热的有情人,会比王更疼爱令妹的。”

“阿霜被宠坏了,到你们家如何叫我放心。”

“王尽管放心好了,我兄弟及黑白教全教的兄弟上上下下都会视令妹为最尊贵之人的。”

“他们都听你的,还是都听白衣的?”冷月漫不经心地插了一句。

“这……当然都听了。”黑衣不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素闻冷月脾气古怪,最好不去招惹他。他低下头。

“都听?那白衣听谁的?”

“这……”这句话勾起了黑衣的不愉快,还是勉强答道,“兄为长,弟弟当然听我的。”

“哦?那阿霜岂不是还得听你的?在这里,阿霜可是第一人,连王她都不放在眼里的。”冷月冷冷笑道。

“是啊,她整天追着阿月打,没有人敢逆她的意愿,稍不如意,便拳脚相加了。”封子心也道。

黑衣倒吸口冷气,心中有几分害怕了,不过嘴上还说:“这个无妨,在下对她谦让便是。”

“那样岂不是很委屈黑教主了?您可是大教主呀。”封子心不无讽刺,又颇为同情。

“干脆你让了位置,白衣做了大教主,阿霜才能做大嫂。”冷月劝他。

“这怎么行!”黑衣立即反对。

“哦?”封子心与冷月异口同声。

黑衣吓了一跳,忙缓和语气:“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我妹妹是有教养重礼仪的人,如果你在,怎能允许她放肆?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想让阿霜到外面去受委屈,否则,我杀手之王岂不是很没面子?”

黑衣害怕了,娶霜月,无异于娶皇家公主,本来如他们兄弟所料,攀龙附凤之后,再也不用为那个童将军卖命了,还可以逍遥江湖呢。没想到,竟会和自己的利益冲突。“王的意思是有令妹在,就没有我黑衣,有我黑衣就没有令妹?”

“别这么说,如果因为一桩喜事而成为黑教主的不幸之事,在下会很过意不去的,但是……”

“王也很为难,”冷月接过话,“你知道,阿霜是被王宠坏了,天下人都看到了,阿霜失踪不见那时,王可是要刮地三尺,伏尸百万了。”

黑衣不寒而栗,那段日子,江湖上人人自危,度日如年,惊恐万状。

“如果日后你们照看不周,王也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个人,不要只想到现在攀上杀手之王这棵大树,就好乘凉享福了,即使那样,得到好处的也是白衣,而不是你,他翅膀硬了,迟早会嫌你碍事的,到时,你可没有现在的下场好了。”冷月句句话刺在黑衣心痛之处。

他们兄弟本来也有摩擦,白衣总是处处高他一筹,在教中的威信也比他高,现在如果再有杀手之王做后盾,他有恃无恐,还会有他黑衣的好过吗?

封子心看他在犹豫,便道:“这件事你也不是主角,还是让白衣来,我们好说好商量。”

黑衣敷衍几句,唯唯退出。怀着心事走了。

两日后,黑白教发布一条丧告,二教主白衣暴病而亡。

听到这个消息,封子心和冷月又大吃一惊。

冷月双手抓抓头皮:“我怎么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封子心心寒:“我想他最多假说婚事不成便罢了,他居然斩草除根杀了他的亲弟弟!”

冷月:“也许他太了解白衣了,知道白衣一定不肯善罢甘休,再次追到九园来,直接找阿霜了,那时就更恐怖了。”

封子心:“这样看来对我们倒是好事,只是阿霜……”

冷月:“别看我,你说后果你负责的。”

封子心叹口气:“我去看看她。”

这时,仆人来报:“黑白教黑教主求见。”

封子心对冷月:“你去打发他走,我不想见这个人。”

霜月卧室。

她这几天好多了。

但是封子心让她多休息,她除了到花园里走走,和仆人们说说话,就是到卧室里去看书、睡觉。

封子心进来时,看见她正拿着白衣送她的那半块玉,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大哥,”看见他走进来,霜月放下玉,过来倒茶。

“你想他了?”他拿起那块玉看看。

“他说两天来看我一次的,可是这几天他一直没有来,大哥,我能不能去看看他?”

封子心感觉到自己做了一件错事,他太独断了。“……他不能来看你了……他死了。”

“什么?”霜月吃惊地望着他。

封子心不知说什么好:“阿霜,……他是想来看你的,可是因为一点事情,他被他大哥黑衣给杀了……”

“死了,就不会走了,也看不见了?”

“是的。”

霜月点点头,坐下,没有很大反应。

封子心脑子中一片混乱,他回到屋里。

冷月已经在等他,黑衣送来两个女子,说是表示歉意和不幸的。冷月打发她们一道回去了,他深知封子心此时没有心情,惹急了他会杀人的。

“她骂你了?”冷月见他狼狈的样子,不禁取笑。

“骂我就好了。”他无精打采端起酒,“我不敢告诉她,她会恨我的。”

“你是为她好,有点脑子都会知道,白衣根本不是爱她要娶她,只是在利用她,白衣是什么人,江湖上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哪个嫁给他的女人都不会有一丁点幸福,阿霜是你的心头肉,你当然不会送她跳火海,日子长了她就知道了。”

封子心很无奈:“可是她会明白吗?”

“她反应很强烈吗?”

“相反,她非常平静,好象死了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天,女人真狠!”冷月不免又扩大打击面。

霜月正站在门口,全听到了。她本来是拿着书来找封子心问个不认识的字,走到门口,听见他俩的对话,书从手中落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痴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