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26章: 痴绝

《风·月·醉 》

第26章 痴绝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霜月正站在门口,全听到了。她本来是找封子心问个字的,走到门口,听见他俩的对话,书从手中落地。

“阿霜?”封子心回头看见她,一惊。

“站在门口头偷听别人说话?”冷月依然对她冷淡。

“阿霜。”封子心走上前来,“你脸色不好,怎么了?”

她转身走了。

黑衣假惺惺地办完丧事,送走客人,刚回到屋子里,房顶上落下一人,黑衣黑裤黑面纱,手起刀落,黑衣哼都没哼一声,便倒在地上。

那人经过灵堂,进去,白衣的牌位放在上面,外面僧侣念着超度经。屋里,香烟袅袅。

那人站了一会,从荷包中掏出半块玉,轻轻放在牌位前,转身出门。

九园,花园。

“阿霜,你杀了黑衣?”封子心在花园抓住霜月。

她点头。

“为什么?”

“他杀了白衣。”

他一阵心痛,“……你爱上他了?”

冷月也是一愣。

她不知所言。

封子心打了个冷战,连一向冷漠的冷月也震惊,她心里究竟想什么?表面上却什么也没有。

“阿霜,这件事怪我。”封子心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她,“阿霜,我对不起你。”

“是我出的主意。”冷月受不了了。

她仍然笑笑,象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阿霜,别这样,你打我骂我都行,别闷在心里。你会吓死我的。”封子心几乎是哀求。

“大哥,我真的没事,我没有怪你,谁也没有怪,本来就没有什么的。”

她越是这样,越是让人难受,心痛。

“阿霜,”“扑通”一声,冷月撩衣衫单膝跪在她面前,吓坏了花园里所有人,包括封子心和霜月。除了武圣,冷月连天地都不跪。

“哥哥。”霜月急忙扶他。

“你杀了我吧,是我的错,如果我葬送了你的幸福,但愿一死可以赎罪。”冷月真的动情了。

“哥哥,”她扶起他,“我真的谁都不怪,我没事,我杀黑衣,只是因为白衣对我很好,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我从来没有怪过哥哥和王,我知道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我根本没有想过嫁给他。我不想离开你们,我喜欢九园,喜欢王和哥哥,和你们在一起,我哪里也不想去。”

霜月虽然这么说,但是冷月却暗自发誓,再也不招惹这个弱智女人了,笨的让他这么聪明的人招架不住。看见她那单纯的样子,他心疼的腿软,真是气死人了!

撇下封子心和霜月,他一个人来到了飞来岩。

飞来岩,飞扬的墓碑前。

他坐在旁边大理石的台阶上,手里拨弄着一支花,花瓣从他手中一片片落下。

这里葬着飞扬和她的儿子,虽然和飞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也没有那么刻骨铭心,惊天动地,但是,和飞扬在一起的那种归宿感,他一直都怀念,那是一种踏实,温馨的感觉。

“冷月。”一个女人叫他的声音。

他抬头,一个一袭白衣的女人,脸上贴着假面皮。他扭过脸:“破坏我的兴致,后果自负。”

那个女人是玉含烟。

她缓缓走过来,美丽晶莹的眼睛脉脉含情,“你厌恶的那张脸我可以遮挡起来,我也废了自己的武功,左臂被你打伤刚刚愈合,一切都是崭新的开始,希望你能够接纳我。”

“自废武功?好,”他冷笑,“你接我三招。”

她咬咬唇,点头,“好。”

冷月站起身,一掌打在她脸上,就像他打玉凝烟那一掌一样,一点犹豫都没有。

鲜血顺着她的嘴角流出来。

他接连又是一掌,比第一掌重了十分,这一掌打得她当时就吐出血来。

他看也没看,飞起一脚,将她朝悬崖踢下去。

冷月的心冰冷起来,无情的令整个世界为之战栗。

他头也不回,到山顶去了。

玉含烟真的是废了自己的武功,为了让冷月放心她不会再杀霜月报仇。这两掌一拳打的她伤痕累累,跌落在悬崖边的小松树上。

好长时间,她才喘过一口气,慢慢攀援着树枝下来,手上,脚上,脸上尽是划伤的血痕。

她仍旧认真的整理一下假面皮,重新贴上去。

她的心,执着。

虽然从前妹妹让他见过冷月,但仅仅是和冷月交过一次手,闪身就走了。从她到飞来岩的那一次接触冷月,她开始责怪妹妹不懂得珍惜,惋惜妹妹丢弃了世上最完美的情人。

冷月的冷傲,冰冷,似有似无的笑容,不留余地的嘲讽,当他在武林大会上拿起六尺长剑,那风姿,那神情,世上任何男人都在他面前黯然失色,更不要说易水寒。

她从未在任何男人面前低过头,却不敢抬眼看冷月,她羞怯了。冷月虽不是世上最帅的男人,却是世上最完美的情人,他的完美让任何女人都无可抗拒。

于是,她放弃了妹妹和易水寒的仇恨,放弃了自己的武功和声名,为了冷月的怀抱。

只要冷月一句话,她可以做一切的一切。

她的心,坚毅。

抬头看到冷月坐在岩石顶上,她走着跌倒,爬着,朝那岩顶上去。

她爬过的地方,血迹斑斑,划出曲曲折折的一条路,一条痴绝的血路。

冷月不停的喝酒,听着她艰难的伤痛的爬上来,望着似血的残阳,他无动于衷。

残月如钩,渐渐升上。

她终于爬到了岩顶。

冷月扔了酒瓶,飞身下了岩顶,回了小木屋。

她的泪,溢了出来,冰凉。

九园。

霜月在擦兵器,不时的拿在手中试两下,怡然自得的笑笑。

“你在这里呀。”封子心进来,“一个人高兴什么?”

她回过头,笑道:“我给大哥和哥哥擦兵器,将来大哥和哥哥用起来就非常方便,所以高兴呀。”

封子心过来站在她后面看着。

“阿霜,你为什么可以为白衣去杀人?”他问。

“不是说过了嘛,他对我好,我也要对他好,他被人杀了,我就为他报仇。”

他呆了一会儿:“过来。”

她放下兵器,来到他面前。

他拉住她的手:“你不能为别人做任何事情,只有我对你最好,只有我才可以对你好,”他看着她,“记住了吗?”

当他看见白衣坐在她床前,他心里难言的生气;听见她问白衣的事情,他心里恨透了;知道她为白衣去杀黑衣,他心里酸涩发苦。

她乖乖点头:“我听大哥的话,这世界上大哥对我最好。”

他笑,满意的笑,搂住她,坐下,贴着她的脸:“你是我的,知道吗?永远都不可以离开我。”轻吻她的长发。

她调皮的点指他的鼻尖:“小傻瓜,永远都不离开小傻瓜。”

他抱紧她:“你是我的小傻瓜。”

冷月躺在床上,身上好冷,他知道自己发烧了,昨天就感觉不舒服了,他懒得吃药。

他好累,好疲倦,好想歇息,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温馨的怀抱。

他昏昏沉沉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醒了,梦觉、透窗风一线,寒灯吹息。那堪酒醒,又闻空阶,夜雨频滴。

睁开眼,看到的是玉含烟!他躺在她怀里!

他坐起来,光着上身,从桌子上拿起一瓶酒喝。“你终于得逞了。”

玉含烟苦笑:“你是真的不爱凝烟了。”

“因为现在你跟我在床上?”冷月不屑。

“跟你在床上的不是我,是霜月。”

他一愣,瞪她:“你胡说什么!她是封子心的女人!你想让封子心杀了我!”

“封子心也喜欢她?呵,她可真幸福,一个弱智……”

“你给我滚!”冷月变了脸。

玉含烟苦笑,整整衣衫,凄凉的朝门口去了。

冷月在背后大声冲她吼道:“除了我,任何人没有资格叫她弱智!”

她回转头,漠然的看他一眼:“你对我这么大声,只是因为我听到了你的梦话,看穿了你的心事,你和封子心反目是迟早的事。”

“滚!永远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我错就错在以为你还爱凝烟,以为看在这张脸上,你会一样的爱我,可是,你却把我当作她来惩罚,即使我什么都没有做错,即使你知道我是多么爱你,只因为我走在了凝烟的后面。这辈子,我永远不会得到你的爱了。”她走出了门。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此夕*何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