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37章: 月寒*侵衣

《风·月·醉 》

第37章 月寒*侵衣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们吃吧,我来煎点药。”封子心道。

“少爷放下吧,我来,正好我也要给小姐煎药。当归?少爷要这个做什么?咦?少爷你这些药和我要给小姐买的药差不多,少爷要做什么?”婆婆接过那些药很奇怪问。

封子心问:“给小姐煎药做什么?”

婆婆笑笑:“当然是女儿家的病了,家里的几种药正好用完了,一会儿我和阿福去买。”

“那你拿去用吧,我没什么事情。”他把药放下,到灶台前揭开一个饭堡,里面是银耳燕窝,已经凉了。

管家道:“这汤不知道是谁早上煮的,都凉了。”

婆婆:“可能是冷少爷给小姐补身子的吧。”

封子心道:“我煮的,早上有点饿,煮好了忘了吃,现在吃。”

“热热再吃吧。”婆婆打开灶火。

“我喜欢吃凉的。”他将汤盛进碗里,端走了。

管家看着他走出去的背影,感叹道:“封少爷今天真奇怪。”

婆婆道:“每天都很奇怪,总是那些莫名其妙的药啦,汤啦。”

阿福:“练武人的事,你们不懂。”

封子心端着汤来到后院。

“阿黄。”一只大黄狗应声跑过来。

封子心将汤全倒给了它:“阿黄,你一定要记得,我早早起床为你煮的汤。”他轻轻拍拍大黄狗,起身走出花园。

转过回廊,穿过庭院,走过了一段小桥,他牵了一匹马,出了大门。

三里外便是红园。

红园没有围墙,只有门前一行七百五十米长的木篱笆,上次被那些土匪扫荡了之后,只有很少了。建立了九园之后,封子心才有时间来把那些篱笆重新装好。

进了门口,有座翠屏巨石,上刻“红园”二字,“红”字是飞天刻的,“园”字是封红尘刻的。

他很少来这里,不想打破这里的宁静。他很敬重封红尘,但他对封红尘的印象却仅限于父母的讲述,江湖的传闻和他的遗物。他记得那天,母亲将红玉弓交给他时,她的手在颤。

娘有时说起往事,总是说:“如果娘能分成两个人就没有遗憾了。”

但是,只有一个飞天。

他走进去,这里的庭院深深,古木参天,荒草丛生。他曾经想问娘为什么不找人来打理这里,毕竟,这里有娘的过去和爱情。现在想来,也许正是因为这里有她的过去和爱情,她才不想让任何人去碰它。

封伯伯,你为什么选择了另一条路,离开这个世界,离开娘,是你不爱,还是太爱?

难道爱一个人,离开她才是最好的吗?

上辈人的事情他了解的不多,他也不想知道的太多。他们有他们的生活,自己有自己的生活,只是有些相似的地方,让他想到了这些。

也许,我不爱阿霜。他对自己说。

从红园出来,骑上马,一路驰向远方。

熬好了药,冷月端着一勺一勺喂霜月。

霜月一句话也没有。

喝完了,他拿绢帕为她擦拭嘴角。她一把推开他:“出去!出去!”

“阿霜……”

她蜷缩在床的一角,木然的靠在墙上。

他无奈的出来。

丫环劝道:“冷少爷,你吃点饭吧,你一天没吃东西了。”

“不用管我,一会儿让小姐吃点饭。”

他下了楼,在轩廊上迎面遇上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封子心。

对视。

良久。

“我明天走。”冷月冰冷的言语令气温下降。

封子心没反应。

擦肩而过。

冷月三千怒火忍耐不了,挥掌朝封子心而去。

封子心听到了脑后风声,没有躲闪。他宁愿死在他手里,也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就这么恨。

冷月最终收回了掌势,在到达他的目标前的一瞬间。

“为什么!为什么你连她也不放过!”他痛彻心扉。

“我也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她太让我冲动。”

“你是人,不是野兽,不是一冲动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封子心深吸口气,没有回转身,他不敢面对他:“你是天下最出色的杀手,一个杀手应当死在剑下,而不是淹死在醋缸里。”

冷月从发束里拔下乌簪,扔过去。

乌簪擦颈而过。

“这是最后一次!”他转身走了。

封子心静静道:“你会后悔的。”

冷月刚走到月心桥,就被一群杀手围住。水里,桥上,身后,面前。

封子心回身走过来:“你杀过的人比站在这里的多好几倍吧?别傻了,我会还你很多女人的。”他还是不很相信冷月心高气傲,会爱上那个整天被他骂做弱智的女人。

“你让我走吧,否则我会杀了你。”他不看他,本来就冷漠的眼睛此刻只有严寒。

“我不会答应,除了你和阿霜,我一无所有。”他挥挥手,让那些杀手都下去,“声名,地位,金钱对去我有什么用?我这么多年为了什么,为了寻欢作乐,做我想做的一切。有了你们两个,我才会想去争霸天下的。”

“你可以放弃。”

“我已经放弃,为了我们能在一起生活的长久。告诉我,你走了之后做什么,遁世皈依?可能吗?一旦作了杀手,就不能再回头。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你离开我,能带给你什么?能忘记什么?能补偿什么?”

他在他身后站了片刻,很诚恳地说:“我不想看着你走,也不想看着阿霜走,你们才是我的全部。”

“纵横家!”撇下一句冷冷的话,冷月穿过月心桥,留给他一个背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无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