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38章: 无寐

《风·月·醉 》

第38章 无寐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已深,酒铺。

冷月还在喝酒。

店主走过来:“客官,我们要打烊了,改日您再来吧,照顾不周,多多包涵。”

冷月站起身,出了店门。

街上早已冷冷清清。

上哪儿去?我上哪儿去?他苦笑,我走,走到无人打扰的深山老林,我一个人,这世界原本就该我一个人走的,为什么,为什么,冷月,你太不长记性了,明知道自己再也承受不起打击,为什么还要再次沉沦……

他坐在一家店面的台阶上,喝酒。

我上哪儿去?哪儿才是我的归宿?回武圣山吧,生于斯长于斯的一方土地,回到那里吧。

他站起身,摇摇晃晃向前走。

可是,武圣山,我要死在那里吗?一生碌碌无为,空留余恨,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快乐,没有幸福,只有师父。老人家看到我这个样子,该有多么伤心,一生的心血都倾注了,却是这样一个不肖之徒。

朋友,只有封子心一个人,封子心,封子心!你为什么!天下女人随你挑,随你拣,阿霜她是个弱智呀,她什么也不知道呀,你能狠的下心去……我不能原谅你,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但是你不能伤害阿霜……

他的眼泪从眼角淌出,顺着面颊滑落。

阿霜,阿霜好吗?我走了,阿霜怎么办,离开阿霜,走,一个人走……

不行,不行。他灌口酒,心痛如割。我不想离开阿霜,没有阿霜我怎么办,我依靠什么活下去。

死了算了,是啊,一死了之也是个解脱的办法。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解脱的笑容。死,他早些年就心如死灰万念俱焚了。

他站起来,在街上摇摇晃晃走着,想着采用何种结束生命、结束痛苦、结束无聊的办法。

一刀毙命,血流成河,脸色灰白如纸,会不会太难看了,最后一面留在世上的是丑陋,对于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来说是一种作孽。

服毒,毒药在肠胃中翻滚的滋味他尝过,太难受了。

跳河,他会游泳,水呛得难受,人都有自救的本能。

跳崖,粉身碎骨……连尸骨也荡然无存,仿佛他冷月不曾在人世间走过一趟,阿霜会伤心的,封子心也会的。

封子心,一个共同出生入死,相交相知的朋友,他与他一同从死亡线上走出来,一同在为出人头地不懈努力,一同打下这片天下,称霸江湖,一同建造了一个安稳的家——九园。

九园,我的家,那里有我的归宿感和幸福感,有我的快乐和安逸,懒惰和成就,有我的爱情,最后一次爱情,和我的朋友,唯一的一个朋友。

我能到哪儿?

我舍得放弃这一切?

我能够一走了之?

阿霜……

封子心……

家……

……

“我要回去。”

夜,九园的花园。

火光闪闪,霜月正在焚烧衣物,面无表情,看着那火焰,她一步步走近,那火焰,是温暖的归宿。

一步步走近。

这火焰,曾经她在山林中,和她的飞禽走兽朋友们,坐在山石上,看着远处森林着火,那火焰好大,温暖的烟火随风吹来,那个冬天,她一直渴望靠近那火焰,靠近那温暖。

终于,她离开了冰冷的山洞,在飞扬的帮助下,终于靠近了火焰,终于,在这里,她有了温暖的归宿。

可是,现在……

她好想念飞扬。

飞扬姐姐会带她去踏青,去放风筝,去采花,会照顾她不受冷月的伤害。

飞扬姐姐不在了,还有封子心,保护她。

可现在,封子心,为什么是他,是他伤害我……人好复杂,取笑我,捉弄我,伤害我……

这世界好冰冷,靠近火焰,火焰的中心,一定好温暖……

她感觉到了炽热的火的温度。

一只手从后面过来拉住了她。她回头,是封子心。

他搂住她,紧紧搂在怀里:“这样会死的,知不知道?”

霜月四肢麻木,表情麻木。

“别这样,霜……你太让我心疼。”他紧紧搂住她,吻她的额,脸,唇。吻她就想疯狂。

她唇青冰凉。

他放开她,深吸一口气,微笑望着她,抹去她腮边的泪水:“乖,听话,死了,就再也不能活,再也见不到我了。”

“我是为你活着?”

“你是为我活着,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是我最爱的女人。”他想拥有她,从现在,直到永远。

“我想一个人呆着。”霜月坐在草地上,双手抱着肩,望着火光发呆。

他迟疑了一会儿:“阿霜,别做傻事。”

她点头。

他看看她,离开了。

她一个人呆坐在河水边,火光已尽。

冷月从外面回来,到霜月的房间去,人不在,回到自己卧室里,无论如何难以入眠,又走到院子里,边走边喝酒。

“阿霜?”走过小桥时他发现了坐在河边的霜月,心情一下子就轻松了。“阿霜。”他过来。

“走开!”她大声吼。

他心痛得鼻子发酸,冷月,你支持不了了,走吧。他转身就走,走了几步,还是转回身,脱下外衣:“夜里冷……”

“别过来!”没等他话说完,她甩出丝带缠住了他的颈。

越勒越紧,冷月已经呼吸困难,她还不放手。冷血,十足的冷血动物。

他双手一把扯断丝带,上前狠狠给她一耳光:“你是不是人呀!”

她身子晃了晃,软倒在地。

他心疼,心酸的抱住她,又气又恨骂她:“真弱智呀你!”

封子心在床上灌酒,他很少喝酒,酒量远比不上冷月,他喝酒,只希望一醉万事休。

他知道冷月现在在干什么,知道霜月在干什么,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离开阿霜,他并没有走开,一直在竹林中望着她。阿月来他看见了,他想转身走开,因为阿霜突然对阿月下狠手,他又停下来,担心他们打起来,看见阿月抱住她柔肠寸断的样子,他的心终于脆裂了,彻底绝望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切来得这么突然,没有一点征兆。他会爱上阿霜,连自己都没想到,他想照顾她,保护她,体贴她,把自己的温柔都给她,这一辈子。

但是,现在,现在还有阿月。阿月,他好怪阿月为什么爱上他爱的女人,如果是第二个人,他立即让全天下知道霜月是他封子心的女人,只能是他封子心的女人!

但是,为什么是阿月?他不敢再朝阿霜迈进一步,怕,怕阿月伤心,怕是三个人的悲剧。

冷月整天呆在霜月房间里,三天了,三天,对封子心来说,看不见一个人是何等痛苦的事。

这一天午饭,还是一个人吃,什么也吃不进。

这时,仆人进来:“少爷,神龙帮帮主穆沧龙求见。”

“请进。”

穆沧龙进来,寒暄一阵。

封子心问:“何事?”

“四日前,王答应我要杀掉上官棠的……”

封子心突然想起来,冷月去办这件事了,但到现在,没有听他说起结果:“上官棠还活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两眉*幽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