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42章: 羁旅

《风·月·醉 》

第42章 羁旅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官棠和封子心一边走一边说话。

上官棠道:“我带你去一个亮闪闪的地方。”

封子心好奇:“什么亮闪闪?金子呀?”

“朝前看。”

封子心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西门庙?”

“是啊,一群光光的脑袋,是不是亮闪闪呀?”

封子心忍俊不禁。

这时,一群和尚跑出来:“上官少爷,你来了。”

“我还带来一位客人,封子心。”然后他向封子心介绍道:“这都是我亮闪闪的朋友。”

“哇,上官少爷又在拿我们开玩笑了,当着封施主的面也不给我们面子。”和尚们簇拥着两个人朝庙里走。

封子心问:“你怎么有这么多出家人的朋友?”

“等我娶不到老婆时,好有地方过夜呀。”

一个和尚问封子心:“封施主,你是那个杀手之王的封子心吗?”

“哪里会是了!杀手之王很凶的,六只眼睛三双手,浑身都是兵器呀!”另一个和尚分析道。

封子心笑笑:“我有那么可怕吗?”

“没有呀,所以说你不是嘛。”

封子心笑笑不语。

上官棠道:“如果杀手之王来了,你们会不会跑得无影无踪了?”

“不会,”一个和尚说:“早就吓死在地上了。”

“哦,现在我说他就是,死一个给我看看。”

“啊?!”众和尚大惊。

封子心笑道:“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两只眼睛一双手,没有带任何兵器。”

“真的?”一群和尚簇拥而上,将他团团围住。“封施主,做杀手之王好不好玩?”

“封施主,你怎么会来这里?要杀什么人吗?”

……

封子心好无奈地被他们缠住。

上官棠在后面跟着,他总觉得有人跟踪他们。

正这时,“嗖”一阵风响,一只白翎箭射来,奔向封子心。

上官棠眼疾手快,接在手中,转头看,一个清瘦的女人拎着弓箭站在树后,还要再射。

上官棠又摆手又摇头,站在封子心身后阻挡她的目标。那女人气恨的消失掉。

“什么事?”封子心转身问他。

“没有……”他忙把箭藏在身后,“到庙里去吧。”

冷月快马加鞭,很容易在西门外的西门庙找到了上官棠,他正和一群和尚在砍树枝,修院墙。前几天风大,吹倒了大树,砸倒了院墙。

只看见上官棠一个人,冷月心一紧,跳下马,疾步上前,一把抓住上官棠的衣领:“王呢?”

上官被着突如其来的事件弄的一愣神。

冷月松开他:“封子心在哪里?”那口气好像找不到封子心就要吃了上官棠。

上官棠并不认识冷月,回过神来打量冷月一番,心中倒吸口冷气,这个人杀气在眉,气宇不凡,敢这样口气问,必是高手无疑。他问:“阁下尊姓?”

“冷月。”

“啊?”他再看,不见他发束上有乌簪,“阁下戏笑了……”

“少废话!封子心在哪里?”

这时,封子心正提了两桶水从墙上走过来:“小心!”

上官棠躲闪不及,被他故意浇了个落汤鸡。

“喂,再去提。”上官棠对他道。

“遵命。”封子心做个鬼脸,转身回去。他没有看见冷月。

“王。”冷月叫住他。

封子心回头:“阿月?”他跳下墙来,搂住了冷月。

“喂,大哥,泥呀!”弄了冷月一身的泥浆。

青云客栈。

封子心换过衣服:“你怎么来了?”

冷月没有带衣服来,穿封子心的衣服坐在床上喝茶:“你来杀上官棠?”

“今天累了,改天吧。”

“我来就是怕你杀了他,我已经答应冰雪剑放过他,求王成全。”

“冰雪剑?”

“既是汴京城中号称第一美女的冰雪剑,她是上官棠同母异父的姐姐,家门不幸才被迫卖身青楼。”

“哦,这样呀,上官棠真是命大了,有个天姿国色的姐姐为他求情。那女人怎样让你心动了?”要知道冷月号称天下第一号的冷血杀手,是绝对有原因,他要杀的人从来没有因为谁求情或要挟什么而放弃,美人计他经历过无数,一样转身就杀人,尤其是对女人。从飞扬死后,封子心就再没有听他提起过任何女人的名字,和女人上床,纯粹出于生理的需要,更别说会答应女人什么事情了。

“王取笑,我并没有碰过她。现在什么样的女人我都不想要,只要一个阿霜。”他一脸柔情。

“是吗?”封子心背过身去取茶叶。

“我是认真的,从来没有这样认真,我只想抱着她,看着她,我们会很幸福的。”冷月一脸柔情。

封子心在茶壶中倒了茶叶,又添水,水便溢了出来,原来已经添满了水。他放下茶壶,“酒放在什么地方?”

“在你左手边茶杯的前面。”

“哦。阿霜……好吗?”

“还好,今天回去吧。”

“一天都舍不得分开,天快黑了。”他笑的牵强,因为他的心脆弱。

“我不习惯住在外边,还是家里好。”

“你先走吧,过几天我回去。上官棠要带我去峨眉山访一位高人。”

冷月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

封子心倒了酒,又放下:“你先坐着,我去买些这个地方的特产给你带回去给婆婆他们。”

“我今晚不走了。”

夜已深了,封子心不知道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多少次,难以入眠,坐起来喝酒。

从枕边拿出风雨箫吹起来。悠悠扬扬,欲诉还休,欲罢不能。

冷月在隔壁,也没有入睡,他分明感觉到封子心有心事,魂不守舍。想着他的话,起身下床。

推开封子心的房门,进了卧室。看见他在吹箫,居然连进来一个人都没有发觉。

冷月忽然间明白了,全都明白了!一阵痛楚。

“还没睡?”他从封子心背后走到床边。

封子心将箫放下,喝口茶:“你也没睡。”

“一个人睡不着。”他躺到了他床上。

封子心也上床躺下:“明天我送你。”

“为什么不回去看阿霜,四天没见了,不想吗?”

封子心一愣,转脸看他。

冷月也看着他。

四目相对。

他回避了,闭上眼睛:“你是吃醋还是要我负责?”

“你说呢?”

“我道歉,不管当时我知不知道你爱她,都不应该……我能说的只有这些了,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她……”他忍住心痛,不让它流露在脸上。他知道冷月此时正盯着他,他要把那份感情掩藏、扼杀在心里。

是的,冷月侧着身,单臂支着身子盯着他,很冷很冷的眼光,足足一盏茶的时间。

封子心没有睁眼看他,只听到他的呼吸声不均匀,他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再说一遍。”冷月声音冰冷。

他说不了第二遍,他会忍不住眼泪的,他会起来和他决斗的,告诉他“我也爱阿霜!”……他没有,他拿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你掐死我吧。”

那只手迟疑了一会儿,真的扼住他的咽喉。

……本章完结,下一章“ 咫尺*天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