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45章: 相顾*唯泪

《风·月·醉 》

第45章 相顾*唯泪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冷月在两个人中间:“有没有这么严重。”他一下子猜到封子心的想法了,闪到了霜月的左边,霜月在两个人中间了。

霜月很奇怪,但是也没有问为什么。她喜欢听他们俩说话。她又恢复了往日的活跃和快乐。

郭府。

郭明仪从外面飞跑进书房。“义父。”

郭昌正在听管家回报事情,见郭明仪的样子,不禁皱眉:“你能不能稳重一点?”

郭明仪忙整理好衣衫,进来:“义父还再为那老妇人的事生气呢?”

“她倒是告不赢,上面有将军帮忙,我也打点好了,只是天天折腾的烦人。刘管家,你再去打听一下,看情况怎么样了?”

“是。”管家应声退下。

“义父,”郭昌过来,喜气洋洋的,“告诉你一件喜事,辛辛今天答应嫁给我了!”

“哦?”郭昌也一喜,“这样一来,我们就有了唐门做后盾?自从黑白教主死了,将军一直发愁没有人在江湖上为我们卖命,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过几天将军要来,一定赏你一官半职。”

“谢义父,我还听说杀手之王封子心来了巴蜀?”

“我们跟他井水不犯河水,用不着怕他。”

“义父所言极是,我只是好奇,不知道杀手之王是什么样子,他的武功真的那么高?”

郭昌瞪他一眼:“别仗着你会点拳脚就给我惹是生非!”

郭明仪忙闭嘴:“是。”

辛辛闻听封子心没有走,当即昏了过去,她刚刚答应郭昌的干儿子郭明义的求婚。

辛辛到青云客栈找封子心,被告知他们已经出去了。

郊外,春光明媚。

霜月和唐门的几个女子、上官府的人在放风筝。

冷月和封子心坐在草地上,各自不语。

她们又在骑马越障了。见霜月一轮跑完,冷月站起来,大声叫:“阿霜。”

霜月跑过来:“哥哥,什么事?”

“不要骑马了,万一摔下来会……”

“什么?”

“会肚子痛的,听话。”

霜月点点头,跑过去了。

冷月回头看看封子心,封子心一直低着头,将手中的干草折断,再折断。

他重新坐下。

封子心故作无事,问:“晚上吃什么?”

“你有心情吃饭?”

封子心不敢看他的眼睛,站起身:“我饿了,先走了。”

冷月看着他走了两步,忽然道:“十三太保是什么药?”

封子心愣了一下,没作声,继续走。

冷月又道:“她怀孕了。”

封子心腿一软,身子趔趄了一下,只觉得心痛如割,冷月又说了些什么,他都不知道了,眼前一片苍茫,他是逃离那个地方的。

封子心紧闭房门,一头扎进冷水盆里。鼻子酸楚。抓起毛巾擦过脸,在桌前坐下。

看着镜中人憔悴的脸,陌生的脸。

“没事,我没事,我这是干什么,阿霜和阿月在一起,我应该高兴,马上还会有一个小宝贝出生了,他一定很可爱,家里有热闹了。阿月会对她很好,很体贴。阿月自从离开玉凝烟一直心如死灰,肝肠寸断,现在终于找到了一个依靠终身的女人,应该恭喜,是啊。”

他对自己笑笑:“睡觉。”

他脱衣上床。

天并没有黑,连晚饭还没有吃呢,他怎么能睡得着呢。

阿霜,阿霜……他想着她的笑容,她的调皮,好想再搂住她,抚摸她的脸,感受她的温柔。阿霜……怀中空空,他抱紧了被子。她怀孕了,他不愿意相信,只离家五十二天,也太快了吧。全都在骗我,为什么……

有人敲门。

他不想动,还是坐了起来,不想让任何人看出来他的心事。下床去开门。

“阿月?”他此刻最不想见的人就是冷月。

冷月进来,坐在桌前拎起酒。

封子心也在旁边坐下:“刚回来?”

“嗯,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酷,一来到这里就折磨你,连她怀孕都告诉你。”

“阿月,我不想再提这件事了,你难得喜欢一个女人,我知道你已经离不开她,回家我们就办喜事,我要全天下都知道……”

“王……”冷月打断他的话,看着他相思成灰而消瘦的脸庞,“我再说一句话:她怀的孩子是你的,我没有碰过她。”

封子心当时就晕了!

“我……我出去走走……”跌跌撞撞推门出去。

冷月躺在封子心的床上,睡不着,就薰了很浓的木香,昏昏睡去。

封子心在街上漫无目的的飘荡。

霜月到冷月的屋里,没有人,到封子心的屋里,只有冷月面朝里睡。她打开窗子,让木香味散出去。她放下纱帐,关上门,回屋了。

辛辛见素素她们回来了,聊了一会儿,天色稍黑,她便换衣服来到青云客栈找封子心。

她已决定以身相许自己爱的人。

冷月正睡着,感觉到有只手在身边抚弄他。他以为是封子心回来了。那只手伸进他内衣里,在他胸口游移,他拉住了那只手,忽然感觉不对,封子心的手没有这么柔嫩。

他睁开眼睛,转身,却见一个赤luo裸的陌生女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零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