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47章: 倚香*偎暖

《风·月·醉 》

第47章 倚香*偎暖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霜月正无忧无虑的往上官府走着,经过一片灌木丛的时候。从林子里“呼呼啦啦”跳出来好大一群人,不由分说便围上来。霜月出来什么也没带,只好赤手空拳应对。

很巧,打了没多久,上官棠正从此处经过。

逃脱五百人,也很费了两个人不少力气。两个人也掉进了河里,游到对岸。

天色已黑,二人在路边的一处荒庙歇脚。没有人追赶来,点起了篝火。

夜已深,霜月躺在草堆上睡着了。上官棠将自己的衣服脱下,烤干,给霜月穿上,将她的湿衣服脱下挂在杆上烘烤,也躺下睡觉。

可是夜寒露重,他很冷,于是就抱住霜月,渐渐入睡了。

上官棠被一阵诱人的肉香“惊醒”!有人在这里!

他睁开眼睛,一眼看见了烧野味,然后是一个人——冷月!他惊然坐起,看见自己身上盖的外衣,他来的时间不短了。可怕的是霜月,她的衣服在那里挂,她刚才在自己怀里!冷月是闻名天下的冷血杀手呀!

上官棠突然坐起来,霜月也醒了:“晓轩,天亮了?”

“……”

冷月把她的衣服地给她,她才发现自己盖着上官棠的衣服:“哦,冻坏你了吧,其实你不用管我,我不怕冷的。”

她把他的衣服脱下,帮他穿上。

“我自己来。”

“冻坏了吧,感冒了吗?”她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哎呀,发烧了。”

看着她关心的样子,上官棠才明白在她眼中,自己只是个孩子,而女人天生的母性让她关心自己。他看看冷月。

冷月很温和的笑笑:“她在没有认识我们以前,从不知道睡觉要盖什么。你们遇到什么人了?”

霜月道:“我被一群人追,莫明其妙的,幸亏晓轩来帮我。”

上官棠补充道:“那些人应该是郭明义的手下,有些人我认识。我从外面回来,正好遇上,本来霜月小姐一个人也能对付的,我只是碰巧而已。只是掉进了河里,刚才在烤衣服。”他向冷月解释。

“哥哥,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我在等你回来,天已经黑了,还不见你的人影,所以就出来了,在路上就发现大片死尸,亏得没看见你呀!”他笑骂她。她假装生气捶打他。冷月欣然接受,继续道:“所以我便过河来找,在这里看见你们了。晓轩,谢谢你搭救阿霜,王和我都很感激你,随便提个条件吧。”

“公子言重,路见不平,是别人我也会这么做的,况且我还欠你一条命。”

“我已经答应过冰姑娘,即使你不救阿霜,也没有性命之忧。这样吧,我教你一套拳术,再传你七成内力。”

上官棠简直就是目瞪口呆!天上掉馅饼了!泰山一样大的馅饼!居然砸在他上官棠的头上!砸晕了!

“这……”他竟然激动的不知所言。天哪!冷月的拳术!冷月是什么人,天下第一杀手!冷月的剑是天下最好的剑,其次便是他的拳术,那是武圣的真传!七成内力,冷月的七成内力,那是什么概念,他上官棠一瞬间就能成为当今武林一等一的高手!是真的吗?

冷月很平淡地说:“这些远不及阿霜对我的重要性,教你‘一剑天下’也不为过,只是你并不适合用剑,当年你师父就是用剑才输给我的,若论拳脚功夫,他堪称‘八魔’之首。你对王有什么要求,他也会答应的。”

“晚辈不敢再奢求,已经让晚辈感激不尽了……”上官棠深施一礼。

“上官棠,你人好运气也好,就像王,你和他还有一个地方很象,就是骨子里一种盛气凌人,虽然表面很谦恭。”

“晚辈不敢在您面前失礼。”上官棠真佩服冷月,师父养育他了十三年,才这样说的,但好像用的是同一个意思的褒义词,王者之尊。他不知道冷月用“盛气凌人”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冷月笑笑:“这样吧,你改日到九园住一段日子,王和我仔细研究一下你的武功,王会给你一套适合你自己的武功。”

“我的武功都是师父所传,家师的武功两位公子早已熟知了。”

冷月佩服这个小娃娃的聪明:“没错,我和王是研究过各门派的武功,因为王有过目不忘的天赋。算了,不跟你说许多了,知道的太多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还有,日后你也会感受到高处不胜寒,好自珍重。”

“谢公子教诲。”

夜还深,冷月便教了上官棠一套拳法,又传他内力。

天色渐亮。

上官棠打坐结束,再次谢过冷月。

冷月:“我真受不了你,说过一次又重复。”

脾气真怪,上官棠心想,但人却是极好的。

冷月:“你学的很快,有朝一日,会震惊武林的。”

这正是上官棠的愿望,但他还是谦虚了一下,现在冷月传他内力,相当于上官棠十年二十年的奋斗,这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郭府。

郭昌指着院子里跪的狼狈不堪的护卫们,大骂郭昌:“你敢自作主张去杀霜月!你活腻了是不是!我对你说的话你全都被狗吃了是不是!”

郭明仪搭拉着脑袋,跪在一旁:“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

“你自找!”郭昌本来心脏不好,气的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郭明仪忙扶他坐下:“义父,想我们在这巴蜀一带也是名门望族,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呢,怎能受到这般污辱?他不给我面子,分明是不把义父你放在眼里压,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他么一拍屁股走了,将来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在这里混下去……”

“够了!鼠目寸光,难成大器!看来只好请逍魂来帮我们了。”

郭明仪:“圣女宫的逍魂?会巫术的长生不老的那个?”

郭昌:“对,她和我们一样,和将军是一条线,这件事平息后,你好好给我安生!”

“是。”

青云客栈。

霜月一直说肚子疼,大夫还没有来。霜月痛苦得抓着床单,面色苍白。

封子心心痛如割,寸步不离。

他脉象太乱,又看不出受伤重度的迹象,服了止痛药也不行。

……本章完结,下一章“ 黛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