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48章: 黛痕

《风·月·醉 》

第48章 黛痕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阿霜……”封子心紧紧搂住她。她抓得他衣衫褴褛,血痕道道。他突然想起她怀孕了,是不是正常反应,有这么厉害吗?好像不应该。

“王,抓痛你了。”

“没有,阿霜……阿霜,我对不起你。”他第一次向她道歉。

“你说什么?”她不知所指。

“……我不该喝那么多酒……”

霜月知道了。沉默。

“你一定恨我……”

“不,我不恨王,我知道王喜欢我。哥哥说,男人喜欢女人,就会想……那么做。我也喜欢王,所以我不恨王,只是……只是很痛。”

封子心抱着她,那种熟悉的温馨重上心头。他心中一动……他知道她所说的喜欢与自己所说的喜欢是不同的,她不能感受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她不知道那是爱情。

他扶她躺下:“休息一回,我去找大夫。”

“不,我害怕。”霜月突然的恐惧让他闪过一丝不祥,忙重新搂她入怀:“我抱你去找大夫。”

他揭开被,要抱她,忽然看到她裙上渗出的血迹。他心猛地一沉:“不会的……”

他的手在颤。

“阿霜,哭什么?”冷月进来,见封子心愣在那里,“王。”

封子心喃喃自语:“不会的……”

冷月走到床前,看见那血迹,一愣,“刷”掀起她的衣裙,鲜血染红了裤子和褥子,他一下子跌倒在床前:“怎么会这样!”

随着霜月痛苦的叫声,血在她身下越流越多。

她流产了。

封子心回过神:“去请个大夫。”

冷月站起身。刚到门口,看见慧心。

慧心过来:“冷公子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她听见屋子里霜月的惨叫声,忙进来:“她怎么了?”

封子心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慧心看见那大块的血块,就明白了,推开封子心:“去打盆温水。”从他手中接过霜月。

封子心和冷月端了水来,看着慧心在忙,插不上手。

“你们出去吧。”

两个人出来。

封子心坐在那里,双手遮住眼睛。冷月看见他紧咬下唇,流出血来。冷月站起来,朝外走。

慧心正出来:“你干什么?”

“我杀了那个贼秃!”

“先放下,照这个单子抓药来。”

冷月拿着药方出去了。

慧心过来对封子心道:“你把阿霜抱到这个屋子来,她没事了。”

封子心进屋,看见地上的床单里大团大团的血块,扭过脸去。霜月泪眼朦胧,躺在床上。

“阿霜……”他却不知道说什么,低下头。霜月抱着他,小声的抽泣着:“那是我的孩子……”一定是慧心告诉她了,不然她连自己怀孕了都不知道。

“阿霜……”他抱起她到自己的屋子里,放在床上。慧心给她吃了药,她睡了。

慧心看看封子心:“你是个好丈夫。”

封子心惨然一笑:“你怎么知道?”

“父亲和叔叔的反应是不一样的。这也不是你得错,男人都有疏忽的时候,霜月有你这样疼爱她,不会怪你的,不要太自责了。”

封子心苦笑摇头,什么也不想说。

慧心轻抚着霜月苍白的脸:“她太幸福了,有两个男人爱着她,护着她,还能终生厮守。”

“她也很不幸,她没有你这么敏感,感觉不到爱与被爱。”

“你呢?也感觉不到辛辛爱你?”

“我有苦衷。”

“男人拒绝女人总是有千万种理由,女人却不会,只是心甘情愿地等,等一辈子。”

“你并不老,说这种话,放弃还来得及。”

“我不能……也许,这一切苦难都是自己找的,放下即轻松。”她笑了,鼻子一酸,“为什么我想哭……”扑进封子心的怀里。

封子心感叹女人的不易,安慰道:“放弃是很痛苦,只是以后就不会了,没有结果的等待是伤人伤己的事。”

她平静下来,抹去眼泪,笑笑:“你看我,几近不惑的人了,还落泪,公子见笑了。”

“小姐见笑了,我刚才还在落泪呢。”

“毕竟是你的亲骨肉,可是她不会再怀孕了。”

封子心苦苦地点头,接受现实。

冷月取药回来。

封子心:“你看着阿霜,我出去一下。”

冷月:“我去。”他知道他要去那里。

封子心:“一个郭昌,不必了。”

慧心:“郭昌手下保镖上千,你们一起去好些,我带阿霜回唐门。”

冷月:“你的那些徒弟们呢?”

慧心:“我今天来就是来告诉你们,我不再难为你们了,他们我会慢慢说服的,若不放心,就到晓轩那里去吧。”

二人点头。

郭府。

密室。

郭昌和一个人对坐,那人正是当朝挂印封帅的童将军。

“这是上次劫贡品变卖的银两,共三十二箱,余下一箱分给帮我们洗钱的布庄,还剩下三十一箱,全部记录在册,您点点。”

童将军满意的笑:“不用了,我们这么多年合作,我信得过你。留下十三箱给你,我带走十八箱,还要用来安抚逍魂那个老太婆。”

“谢将军。”

“你最近不要贩私盐了,工部查的很紧,避避风头。”

“是,一切听从将军安排。”

这时,听见外面嘈杂声响。

郭昌皱皱眉:“都是那个逆子给我找事!”

“出去看看,逍魂想必也该到了。”童将军带上假面皮。

二人离开密室。

来到庭院中。

院子里,灯火辉煌。

一个老太太正在朝郭昌讨要儿子:“郭昌,把陶声还给我!你要斩尽杀绝才甘心!苍天有眼,你会得到报应的!”

郭昌和童将军过来坐下,逍魂已经在这里了。

郭昌对下人道:“把这疯子赶走!快去给我搜窃贼!”

屋脊上,冷月对封子心说道:“那老太太哪里见过,好眼熟。”

“你们来的那天在街上被马匹撞倒的,还有个小孩子。”

这时,一人飞檐走壁从后院进来:“娘!”

“陶声,你跑哪儿去了。”

那叫陶声的孩子十八九岁的样子,手中拿着一个银锁:“娘,我在后院枯井中找到这个,还有一堆白骨,上面有郭昌的名字,想是郭昌害死了侄儿,这银锁遗落在那里。”

谁知,陶太太看罢,大声骂道:“郭昌你这个禽兽!你……你害死了你的亲生儿子!”

郭昌大惊,上前看那银锁:“这,这不是我的,这怎么回事?

陶声一把扯住他:“姓郭的!拿命来!”抽剑直刺过来,立即被郭昌手下的人团团围住,打在一起。陶声的武功还不错,力敌群仆。

这时,一直坐在那里的逍魂飞身过来,抓住了陶声,捆绑起来。回头对郭昌道:“郭老爷,这小小的妇人杀了便是。”说着,便挥掌而去。

郭昌伸手接住这一掌。

那妇人并不领情:“放了陶声,让我们走,我一样会去告你!郭昌!我要告到京城!”

逍魂很不耐烦,推开郭昌,就是一掌,老太太顿时血流满面。

封子心正要上前,却见郭昌上前:“爱妻……”

封子心一愣,那老太太不是郭昌的岳母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相思*酸苦”↓↓↓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