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醉 [目录] > 第67章: 半痴×半了

《风·月·醉 》

第67章 半痴×半了

上官飞雪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深吸口气,是的,他知道,那件事发生后的第三年他知道了。

“为什么面对药农,你都不敢承认你爱我,至少是爱过吧,这么多年来你都不敢承认,所有人都以为我是自作多情跟着你,你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只想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没有爱过我,……”她泪流满面,“可是你根本不见我,连晓轩都搪塞我,我值得吗?”

“不要讲了……”他忍住泪,背过身,二十二年他一直背对着她,因为他害怕,“为什么你嫁的是药农,不是别人,当药农告诉我你要嫁给他时,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愚弄我,……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原来也不知道我和你的事……我能怎么样,他现在已经够恨我了,可我究竟做错了什么?我什么都失去了,最后还是落的所有人的怨恨和诅咒……”

风吹冷瑟。

两个昔日的情人,如今相逢不相识,形同陌路。

她颓然坐在长凳上,凄风吹散她凌乱的苦怨:“如果不是药农走了,你还不会在这里和我说话,朋友伦理对你比任何都重要,第二是武功,第三才是情人。”

“不要再逼我了,我已经出家了,尘俗旧事,都想抛却的一干二净,放手吧,解脱我,也解脱你自己,我什么都不愿意再想了,这一生我都无能为力了……你会逼死我的。”他的心痛得滴血,每一次知道她在身后,他都痛的滴血,他挣扎在礼教的牢笼中。

她苦笑:“你抛却的一干二净,我怎么办?……”

“……淑儿。”他再次叫她的名字。

她黯然抬起头,他一如二十多年前的柔情。

他望着她,爱,今生就这样湮灭了。“……外面冷,早点回屋吧。”他再也不能用怀抱温暖她,为她遮风挡雨了。

她恨恨咬牙,起身离去了。

留下他一个人,在冰冷的雨丝中。

慧心回到屋中,泪已经哭干了,几十年了,她哭的已经哭厌倦了,他的柔情和决绝,让她对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报任何希望了。

“仙姑。”丫鬟送来夜宵,“怎么了,受风寒了?”

她抹去泪痕,摇摇头,“冷月怎样了?”

“冷少爷还是那样,封少爷让我告诉仙姑,明天他要和冷少爷,霜月小姐离开九园了,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不能前来辞行,请仙姑和各位前辈、公子、小姐自便。”

慧心呆了一会儿,凄凉道:“所有人对这个世界都不报希望了。”

“仙姑用夜宵吧,有什么需要叫我便是。”

“你给我备一匹马,明天早上让封少爷一定等我回来。”她要去找药农。

天色已晚,药农和童子并走不远。九园三面环崖,只有一条道通往梁州城。在进梁州城的第一家客栈里,慧心询问到了。

她敲开他的门,他没有想到,愣住了。

她走进来,开门见山问道:“你为什么不肯医好冷月,他与你何怨何仇?”

他关上门,倒杯茶给她,“说点别的吧,二十多年不见了,你没有话要对我说……”

“回答我的问题。”她打断他,将茶放在桌上。

他看着她的冰冷,心痛不止,“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不提则罢,提起旧事,慧心咬碎银牙:“你问我!我又做错了什么!不是你,我怎么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把我一生都毁了!你知不知道!

“我爱你有错吗!”他又恨又爱,这么多年,他的煎熬没有停过一刻。“我只是想娶你。”

空气凝结了。

沉默。

事情过去了几十年了如今又提起,还有什么意义。

他坐下,缓口气,“我与谁都无怨无仇,陌路相逢我也会救他。可惜他不是,我不能容忍我爱的人爱别人。”

“你以为我和冷月?”

“何必要我说出来呢?”他苦苦地笑,“为什么你可以爱一个又一个男人,却不愿意看我一眼……”他说不下去了,几十年的心痛,还不到苍老的年龄,他已经须发皆白。

她也知道不被爱人所爱的心痛。转过身看着他,“对不起……我跟空缘是我一厢情愿,跟封子心,只是朋友,关系近一点的朋友。”

“说这些有什么用,我要你爱我,你能吗?”

她走上前,端起茶,“如果因为我,让你对一个垂死的病人视而不见,我宁可这是一杯毒药。”她一饮而尽。

“你是为这件事来找我的?为他来求我?”他恼怒的转过身去。

“我不想说谎骗你,但我跟他是清白的。”

他听见佩带落地的声音,回头,她解开了衣衫,“我证明给你看。”

他知道这是逼她,他知道一个正人君子不应该这样做,但是……他想,他压抑不了对她的感情。

他抱起她朝床塌走去……

…………

他终于等到了推迟二十八年的新婚之夜。

他搂着她,紧紧搂着,这是真实的,她终于归属他了,他的新婚爱妻。

她泪流满面。

他一样心痛,他知道她并不爱他,也知道,天亮了,他还是什么也没有,但是,她终于还是属于他的了,他就已经满足,无所求了。

当药农和慧心次日早上出现在九园,药农提出给冷月针灸时,封子心看看慧心,她什么也没说,什么表情也没有。

中午时分,黄粉毒已经逐渐化解。

药农已是满头汗,霜月在旁边给他擦汗,“辛苦神医了。”

药农拔出银针,对封子心道:“得找人给他换血,我真的做不到。只是从一本古医书上看到的,是否可信也未必,以前从没遇到过这种毒药,再者,也耽误的时日长了,毒药已经侵入骨髓,换过血后,我可以将骨髓抽给他,以后就没事了。”

慧心:“要到哪里去找换血的人?”

药农:“给他献血,我想你们都会愿意的,用的血并不多,只要能让醒过来就可以了。换血的人,据我师祖记载,鬼幽谷有一种神术,五彩童子曾用来换取年轻人的血,保持青春不老。”

提到鬼幽谷,所有人都将脸转向四贝。

四贝互相看看,转身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凌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