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无厘头王妃 [目录] > 第50章:第一卷 瞬间,心已沉沦

《无厘头王妃》

第50章第一卷 瞬间,心已沉沦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忍住剧痛,踏风起身躲过羽箭。向远处逃去,后面的士兵气势汹汹的穷追不舍。

冤枉啊!我什么时候我成过街老鼠了?逃进树林,总算勉强甩掉追兵。踉跄的扶住一棵树,脚底一软跪在地上。

好冷啊~!痛的浑身渗出冷汗。和着温热的血打湿衣襟,湿湿黏黏的贴在背上。我撑住快要虚脱的身体,试着拔箭。那支箭直直的插在后心,根本无法用力拔除,也无法上药止血。

奶奶对不起~!小祸水没保护好自己!这帮坏人!知不知道血是我最宝贵的东西!

我狠狠的挥起毫无气力的手,砸在树上,发出空空落落的声响。

天色渐沉,如一块漆黑的幕布盖住了所有的一切,一弯钩月撑破黑幕徐徐升起。凄清的冷光笼罩四野。朦胧的树影如鬼魅般的摇曳着,淡淡的月光更添了些诡秘的死寂。一种恐惧的压抑慢慢地袭上心头,黑暗中隐隐藏着可以吞噬一切的神秘。

奶奶,小祸水好怕!好疼!

我紧张地看着四周,心中哀鸣着,呼唤着,奶奶!你在哪里?小祸水不要一个人在这里啊!他们都欺负我,我想回竹园,奶奶你来接祸水回家呀!我要回家~!

第一次眼睛酸涩,泛起了蒙蒙的水气。后背的剧痛,让我有些恍惚。我紧紧咬着嘴唇,忍住要出口的呻吟,勉强提起精神。却还是不能将心中的绝望剔除,我无神的双眼怔怔地凝视着月下斑驳的树影,孤单落寞齐齐涌上心头。是要死掉了么?我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可怕,原来这世间除了奶奶以外再没人可以让我依靠。我就如飘零的落叶,何时才能归家?……

忽然刮起一阵劲风,树叶沙沙作响。

一条黑影静静立于不远处,周身隐隐散发着刺人的寒气。我倒吸一口冷气,鬼?老天!就不能让我安静的死去吗?紧紧的闭上眼睛,头瑟瑟地埋在双膝之间,不敢看那一张狰狞的面孔。

“走!”蓦地冷冷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带着六分喜悦,三分释怀,一分虚弱。

好像是……

心突突一跳,难道是他?偷偷的张开眼去看。

干净的月光泼洒在如谪仙般黑衣男子的身上,宛如天神般。薄唇紧抿,高挺的鼻梁投下一片阴影,冰冷如繁星璀璨的双眸带着几分欣喜。不是他又是谁!

为何?眼前这景象竟让这般熟悉?朦胧间,一抹撕心裂肺的痛在脑海一闪而过。好像,曾被狠狠地伤害过。暗笑自己乱想,甩甩头,挥掉这莫名其妙的错觉。

高兴的咧嘴一笑,用尽气力起身。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我突然很想抱他。

刚走几步,身体一软。眼见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却被他纵身一把扶住。我扑进他的胸膛呜呜的“哭”起来。他微微怔楞,僵硬的胸膛慢慢的柔软起来。

心中蓦地感觉一片温润,因为有他!这一刻我不再孤单,不再无助。

好似久寻不获的归宿,紧紧拥着,倍感安全。他身上散发着清浅的薄荷香味,带着男子独有的体香,煞是好闻。

薄荷?是一味清目醒脑的草药。我不禁紧了紧手上的力道,如果可以,我愿意帮你分担你的所有,不管是快乐,还是伤悲,抑或是其他……

田子弘愣了愣,忽地小祸水背后的箭深深刺痛了他的眼,心头莫名的一紧。

“你受伤了?”声音冷冷的发着颤,却溢满着关怀。

我在他怀里微微点头,他紧了紧拥着我的手。

“忍住!”他附在我耳边低声说道,好似在隐忍着什么。

那一丝丝带着薄荷香味的温热气息喷在脸上,惹的我的心砰砰狂跳。他……他这是关心我?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幸福感流进心间。

他在猛地拔去羽箭,我的身体却好似被抽空一般,拼命地告诉自己,有他在我不痛!一点也不会痛。后背涌出一股湿润黏稠的热流,他按紧我的伤口,手有力而又温暖。

我满足地嘴角含笑,更紧的拥着他,脸更紧的贴着他僵硬却微微有些颤抖的胸膛。忽然之间好怕,怕一松手他就消失不见。是梦么?如果是梦,那就叫我不要醒来,即使这样死去,我也知足了!然而背后的刺痛告诉我,这不是梦,是真实的!我正抱着我的死对头。

“我帮你……包扎。”他生硬的说。

抱紧我的手微微放松,温柔的拉起我。

我费力地仰起头正视他帅气的脸,心头一痛。他脸色惨白,嘴唇深紫,头上涔涔渗着冷汗。他中毒了!还是剧毒!原来他一直在隐忍着,看样子毒气已快攻心。

他还强忍着,支撑着做我的依靠。大冰山,有我在,怎么会叫你死呢?即使要我付出生命我也会保你安全,呵呵,真是好笑。今天是怎么了?总是胡思乱想!

“哭不出来就别哭!”冰冷中带着怒意。田子弘看着小祸水苍白干净的脸,不禁气愤说道。她又耍他!那样清澈纯净的眼,哪有半分哭过的迹象!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卷 我们,一起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