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无厘头王妃 [目录] > 第62章:第二卷 醉香楼

《无厘头王妃》

第62章第二卷 醉香楼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大冰山跳下车,手握马鞭优美的在我身上甩了两下。

哇~~!总算解穴啦~!我要上茅厕!可身体却软绵绵的摊趴在车上,用不上一点力气。完啦被点瘫了吗?正当我挣扎着要站起来的时候,只感觉后颈衣领一紧,整个身体腾空而起,活生生给扯下了车。

大冰山~!!!!你动作就不能轻点?脚还没在地上站稳,大冰山一甩手,把我丢向莫言。干什么?把我当什么了?就这样丢出去!大冰山有本事一辈子别给我解开哑穴,不然我一定骂死你——!

莫言紧张的高举双手,越过我诧异的看向大冰山。当我快要撞到莫言的胸膛的时候,后颈衣领又是一紧,大冰山又把我扯回他的身旁。

我就像一只猫仔似的被他提着,双脚离地。四肢无力的扑腾两下,指了指肚子,指了指嘴。我急呀~~!我想去方便啦~~!快点放开我!放开呀~~!我要去茅厕了啦~~!看着大冰山不解的样子,我真的好想哭!不明白就给我解开哑穴好不好?我用眼神又是祈求又是威胁的,手拼命的比划着。

大冰山的脸浮现厌色,他倒会省事啊~!又给我来了两下,一副挣扎的姿势,再次被定住~~!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天知道~~!我只是想上茅厕仅此而已~~!大冰山我跟你誓不两立——!

大冰山把我夹在腋下,大步迈进“醉香楼”。

一进大厅,浓郁的脂粉味扑鼻而来,大冰山略皱下眉头,看来这味道他也不是很喜欢。待看清来人原本热闹非凡的大厅,骤然安静下来。男男女女的目光齐刷刷的射向我们。

一位浓妆艳抹的半老徐娘,一路小跑的过来,在五步之外站定。

“田爷,萧爷在雪字一号房。”曲膝行礼,毕恭毕敬的轻声道。

大冰山眼也不抬地,直接夹着我上了楼梯。死大冰山!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了我?我很憋呀~!

身后传来小声的窃窃私语。

“那小子是谁?田爷怎么亲自夹着?”某男。

“没准,人家田老板就好这口儿。”某男。

“长的也太不入眼了,还不如我呢!”某女。

“看样子可能是得了重病,没看见那眼嘴都是歪的嘛?”某女。

“关系不一般啊!”某男。

………还有一些听不清楚的。

只见大冰山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周身散发出的寒气,如临蜡冬。夹着我的手也加大了力度,拜托!死冰山,我喘不上气啦!

那个半老徐娘的女人忙出来打圆场,双手叉腰,似嗔非嗔的道。

“哎呦喂~~!我说各位大爷,怎么都停下了?是不是嫌我们醉香楼的姑娘不够漂亮啊?”

一些女人也附和的娇声的嗔怪着,大厅的男人们又活跃起来,恢复了先前的喧哗。

大冰山直接带我上了三楼,那里安静许多。长长的回廊里,来往的男人穿着华贵,气质高雅,女子也温文婉约,交谈也是轻言轻语。女子们见到大冰山,都低头恭敬的曲膝行礼。大冰山却扫都不扫一眼,一副别人别人就该这么做的样子。

大冰山在一个写着雪字的门口停了下来,迟疑着是否进去,门里传来交谈声。

“萧公子有烦心事么?”一道温柔轻缓的女音,虽然口气淡淡,却关怀满溢。

“我怎么会有烦心事呢!”是越哥哥的声音,他慵懒的嗤笑一声。

“公子从一进门就一直喝闷酒……啊!”酒字还没吐完,女子轻微惊呼出声。

“春宵一刻值千金!”越哥哥低沉迷醉道。

田子弘面露愠色,一脚踢开房门。他最看不惯萧越拈花惹草的性子!

半年前在青阳城,萧越看上了这座楼里花字二号房的纹花姑娘。两人你侬我侬的,都认为萧越是动了真情。现如今这位雪字一号房的清雪姑娘,在醉香楼不到半年。和萧越也该是这两日才相识,便被萧越又给招惹了。醉香楼第三层,共分风,花,雪,月四部分,毎部分有四号房间。这三楼的十六位姑娘皆是卖艺不卖身的艺女,现下也不知有多少个被他萧越招惹了!

他田子弘好歹是这里的老板,岂能任由萧越一而再再而三的胡为。

门被踹开后,越哥哥怀里正抱着一位白衣女子。她容貌淡雅,明眸似含情秋水。见我们进来,面红耳赤的挣脱越哥哥的怀抱。

越哥哥不悦的回头,待看清来人,兴奋的向大冰山走来。拍着大冰山的肩膀亲切的唤句“四弟!”

大冰山反感的拂开他的手,轻蔑的冷哼一声。

“清雪见过田爷。”白衣女子恭敬的曲膝行礼,余光扫下越哥哥,娇羞的低下头。

“你不是应当过两日才到吗?来的可真不是时候。”越哥哥慵懒的整理下衣袍,调侃道。踱到清雪身旁,指腹轻轻刮下脸颊。清雪微微含笑,头低得更低。

不会吧?越哥哥把我忘记啦?我还指望他把我从水深火热之中救出呢!我要上茅厕啦~~!苍天啊~~!救救我吧~~!。奶奶救命啊——!要憋出人命了啦~~!

大冰山不屑的扫他一眼。越哥哥不以为然,手持折扇慵懒的一摇指向我。

多谢苍天~~!他总算记起我啦~~!快救我呀越哥哥~!

“这……?怎么还劳您大驾`抱'进来了?”越哥哥皱着眉,啧啧的摇头,抱字咬的很重。

大冰山抬手把我丢向越哥哥,回身坐在圆凳上。

我可怜巴巴的,目光热切的看着越哥哥。心里哀嚎,快救我!快解穴我要上茅厕啦~~!岂料!越哥哥一脸厌恶,像丢垃圾似的把我推出去。

可怜我还是原先那副挣扎的姿势,重重的摔在地上。我的骨头啊~~!要散架啦~!五脏六腑也震得生疼。越哥哥不是对小祸水最好的吗?怎么才几日不见就变了性儿啦?还见死补救~~!也太没同情心啦!

奶奶啊,救救我吧~!我真的很想上茅厕啊——!只有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卷 上茅厕的误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