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无厘头王妃 [目录] > 第76章:第二卷 萧田怒目相对

《无厘头王妃》

第76章第二卷 萧田怒目相对

冇嚸乖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了婷婷的话我欣慰一笑,还是姐姐最好。

“那大冰山呢?”紧接着又失落起来。

“这个嘛……”婷婷纤细的手指敲着太阳穴,接着道“应该是恨你!你来之前四哥可从没发过那么大的火气,说讨厌你吧,可又对你总是手下留情,这个我也说不准啦!”婷婷撇撇嘴摇摇头,一副想不懂的样子。

大冰山讨厌我本是意料之中的事,可从婷婷的口中得到证实,心中还是难免有些伤怀。甩甩头努力抛开这些莫名的哀伤与失落,他们若是讨厌我便随他们去吧。

自己不是终要离开的吗?奶奶来接祸水回家吧!

“那个黄衣女子是?”想起黄衣女子对大冰山紧张的样子,浑身就不舒服。最近这是怎么了?总是去关心些莫名其妙的事!

“她叫林小语,平时少与人交际,总是一副淡淡的样子,但四哥是她的软肋。只要是和四哥有关的事她就会变了一个人!”婷婷顿了顿。

“大概是五年前吧,当时好像是因中了毒,被四哥救下,她又无依无靠便住在了四哥的别院。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和一个救过四哥的女孩同名,四哥对她也就颇为照顾。大概这就是爱屋及乌吧!”

救过大冰山?猛得忆起那晚,大冰山温柔的抚摸着一块白玉,那玉的主人是何其有幸,在远方有个人是这般地思念着她!这倒让我对大冰山多了分欣赏,不忘滴水之恩。若回了竹山,这里的人会不会偶尔的也念起我呢?……

小语,小语,……也是奶奶曾唤过我的!

“想什么呢?看看你现在狼狈的样子,还不快去梳洗!”婷婷从我身上扯下越哥哥的紫色袍子,一副不堪入目的样子。

对镜一照,自己差点大叫“这是谁呀!”发髻松散,满脸尘土,衣服凌乱。好你个费祝,居然把我扯成这个样子,真真是有些哭笑不得。

在琪巧和婷婷的帮助下,刚刚梳洗完毕,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两位姑娘在里面吧,萧爷请二位去前厅。”丫鬟轻声的恭敬道。

一进大厅我和婷婷便感觉到了凝滞的气氛,直压抑得呼吸困难。

大冰山和越哥哥面色沉重,负手对立一言不发。

“万不可过于冲动,伤感情的话要忍住万不可说,那么不必要的冲突怨恨便会消失无踪。”费祝满头大汗,有些语无伦次的温言劝解着,看样子是劝了有一阵子了。

“兄弟之间莫要伤了和气,有什么话说出来,大家一起解决,闷在心里只会徒增烦恼。”

“家和万事兴,当下大敌当头。万不可因一时义气坏了大计!给小人可乘之机。”费祝举袖,擦了擦额上的汗珠。

“莫要动怒,莫要动怒!当下正值炎夏,这烈日酷暑的,腠理开泄,汗液外泄,汗又为心之液,心气最易耗伤,理应神清气和,心情快乐欢畅,胸怀宽阔,使心神得养,才有益于养生之道!”费祝展开折扇殷勤的帮越哥哥扇了两下,又跑到大冰山身旁扇了两下。

“现在还不算是炎夏吧?”压低声音疑惑的问婷婷。

“是初夏!”婷婷低声的回道。

“兄弟之间需和睦相处,万不可误生芥蒂。兄长要友爱弟弟,做弟弟的应做到恭敬兄长,如此兄弟之间就能和睦而减少冲突。萧三哥您是兄长,要有容忍之量,要有为兄长之表率,自古有云长兄如父,要做……”

越哥哥阴沉着脸,一双桃花眼怒瞪费祝,一扫往日的慵懒与闲适,蓦地让人感到陌生与畏惧。

费祝吞吞口水把话咽了回去,又转向大冰山,谦恭有礼的道。

“做弟弟的也理应谦让兄长,自古有孔融让……”看着大冰山深邃的眸子危险的眯起,面部肌肉抽搐,紧抿的薄唇里传出咯咯声,费祝识趣的嘎然止声。

“你们继续,继续!”费祝倒退几步,抱扇微微躬身,赔笑道。接着从怀里取出洁白的绢帕,擦了擦额上的冷汗。

费祝寻了杯茶,找了个角落坐下,揉着发干的喉咙,端起茶碗一口饮尽。

婷婷忙拉起我凑了过去,附在费祝的耳边大有兴致的轻声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回来就这样了!”费祝忙展开折扇整个挡住婷婷靠近的小脸,别开自己的脸和婷婷保持距离。

“迂腐!”婷婷撇撇嘴,吐了吐舌头。

“这不是迂腐,而是……”费祝正打算长篇大论,被婷婷打断。

“停!”婷婷一副受不了的表情,接着一脸坏笑向静立怒视的两人努努嘴,大有煽风点火之意“你再去劝劝呀!”

“话已说尽,听不听便随他们去吧!”费祝摇摇头轻叹口气,斯文的自倒一杯茶。

“他们要打架吗?看架势很像哦。”我喃喃道。

“不可能。”婷婷杨扬手,一口否定。

“小姑娘,费某……”费祝对我温文一笑,刚欲说些什么,却被一声焦急的哭喊声打断。

“弘哥哥——!听说你的手受伤了!”只见一抹黄影大步流星的直奔大冰山跑去。

“快叫小语看看!”抓起大冰山包扎好的手,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

多多支持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卷 较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