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10章:第十七话:我有个没血缘的哥,叫“玄哥”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10章第十七话:我有个没血缘的哥,叫“玄哥”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晚上,我的时差作祟了。我翻来覆去把每一寸床都压遍了,还是精神得不得了。我索性下床,开了灯。我给茉莉打了个电话,跟她报了个平安。茉莉说:“你和肖言一走,我们这里好冷清。”我说:“这样你们才能安心学习,安心工作。”挂了电话,我打开电脑上网。邮箱中有几封从学校,从银行发来的无关紧要的邮件,MSN上有几个无关紧要的泛泛之交。肖言还是没有联系我。我赌气地哼了一声,心想:你不找我,也休想我找你。

第二天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出去把头发烫了个大波浪。烫的时候,我又败给了时差,睡了个天昏地暗。等我被叫醒时,我已经由清汤挂面进化成了风情万种。这“风情万种”是我自己的感觉,至于我爸妈,则说我像是一个小孩儿戴了个大人的假发。

中午,我风情万种地戴着这“假发”去吃了餐烤鸭,而和我吃烤鸭的人,叫程玄。

我给程玄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全聚德了。我说:“玄哥,我回来了。”程玄在电话那边激动了:“温妮?你回国了?回北京了?”我说:“是啊,我一个人在全聚德呢。你过不过来?”程玄说了句“等我啊”就挂了电话。

程玄是我小时候的邻居,从我上幼儿园小班到初中毕业,他们家一直住在我们家隔壁。我初中毕业那年,程玄高中毕业,考上了清华大学,而我,也瞎猫碰上死耗子地进了清华附中,所以虽然我们两家不住隔壁了,我和程玄还是一个星期能碰上个三五次。后来,我考大学考出了北京,再后来,我考研究生又考出了中国,彼此的联系自然而然也就少了。不过,我想找他的时候总能找到。他每逢搬家,换工作,换手机号码,都会千方百计地告知我。不像肖言,杳无音讯。

烤鸭还没给我端上来,程玄就到了。我足足有三年没有见过他了。他穿着白衬衫和咖啡色竖条纹的西装裤,意气风发。我向他挥手,他就笑开了花了。他走过来,我抢先开口:“玄哥,出人头地了啊?”程玄冲着我的头发就伸手,一边伸一边说:“你怎么留学留得这么风尘啊?”我挥开他的手:“去你的,我这叫妩媚。”

我非常不妩媚地吃着烤鸭,沾了一手一口的酱。程玄的问题一个接一个:你怎么不说一声就回来了?你怎么半年多没消息啊?你毕没毕业啊?还回不回美国啊?我没时间理他,自顾自地对付厨师的劳动果实。程玄认命了,也动手吃上了。程玄小时候是不喜欢烤鸭的,不过因为陪我吃的多了,也就锻炼出来了。

吃饱了我又萌生了睡意,所以程玄只得送我回家。

在他蓝色的帕萨特上,我又抢先开口:“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可以啊,都有车了。”程玄倒谦虚:“不值钱的,代步工具而已。”我又睡着了,没来得及回答程玄任何一个问题。到了我家门口,我打着哈欠问他:“要不要上来坐坐?”程玄说:“不了,我还有工作呢,等下次吧。帮我跟叔叔阿姨问好。”他所说的“工作”一定很多,因为他已经有了一家自己开创的软件公司了,而且,应该正做得有声有色,至于他所说的“叔叔阿姨”,自然是指我爸妈。

我回到家,把肖言的枕头被子从箱子里弄出来,放在床上。我搂着它们,我想:我一定能在恍惚中感受到肖言,感受到他在我身边,抱着我,很幸福。不过,我失策了。我搂着它们,胸口闷得要窒息了。我不知道肖言现在在做什么,在想什么,是不是开始工作了,有没有找个人一见钟情,我通通不知道。我心慌意乱,像蒙着眼睛走钢索一般。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十八话:我送上门去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