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18章:第二十五话: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18章第二十五话: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一夜都没有做梦,睡得像个孩子般安稳。第二天,镜子里的我脸色红润,还是像个孩子。我想念起肖言,想让他的笑映在镜子里的我的旁边。不过,出现在我旁边的却是丁澜,她交给我一把大门的钥匙,就出门了。

我也出门了,把对肖言的想念关在了房间里。

路上,我给茉莉打了电话。在美国的茉莉,刚刚下课,接到我的电话显得很忧郁。她说:“你走了,连个陪我吃饭的人都没有了。”我开门见山,说:“茉莉,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我现在的室友,叫丁澜。”我不确定茉莉是不是知道丁澜这个名字,不过茉莉的沉默,给了我答案:她知道。沉默过后,茉莉问我:“你不要告诉我,是则渊的那个丁澜。”我莫名的沮丧:“是,就是她。”说完这句,我又补上一句:“这纯粹是一个巧合。”茉莉说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挂了电话。她挂电话的声音很轻,我的负罪感却变得很重。茉莉应该是觉得我背叛了她,背叛了我和她的姐妹之情。

生活扭曲了。我丢失了在美国的一切,肖言离开了我,茉莉也变得遥远了,而我那在北京的爸妈和玄哥,也还是与我千山万水。我陷在了一个尴尬的地界,左右够不着。我忽然觉得,我这一步棋,输得一败涂地。

有时候工作是个好东西,它能让你一边消淡忧伤,一边还为人类作了贡献。我的大脑并不富裕,所以我工作的时候,便不会想念肖言。

魏老板在会议上夸奖我,说:“温妮有天赋,并且努力。”我暗想:你是该夸夸我,你花这份钱,请一头努力的牛也不会吃亏的,何况我是个“有天赋”的人。

小沃前辈配了一副隐形眼镜,看上去活泼多了。莉丽剪短了头发,少了分柔美,多了分干练。世界天天都在变化,我看得应接不暇。

对肖言的爱,只在我的房间里。那像魔咒一样的被子和枕头,会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但这个魔咒,却是我割舍不下也不忍割舍的。

我对程玄说:“怎么办?我好像要分裂了,白天一个,晚上一个。”程玄不懂,因为我没告诉他,那个我来投奔的男人,并不稀罕我。

十天后,日子突然艰难起来。

我开始失眠。

就在我准备去买一套新的被子枕头的前一天,魏老板给了我一个出差的任务,而这个我要出差的城市,正是肖言的所在。

下班后,我跑回家,跑进房间,在这个我会分裂成另一个我的空间里给肖言拨了一通电话。这一拨,我傻眼了。电话中传出:您拨打的用户已停机。

我拨电话拨得百折不挠,但结果是千篇一律:您拨打的用户还是已停机。就在我像一头困兽般在拥挤的房间中转来转去时,丁澜回来了。她不但回来了,还来敲了我的门。

丁澜对我说:“你吃过饭了吗?”

我没吃,却说:“吃过了。”

丁澜有主见:“吃了也再吃点吧,陪陪我。”

我勉强跟着丁澜出门了。其实我对她是有着莫名的好感的,纵然我们之间还隔着一朵茉莉,不过,显然这个时机并不好,肖言的停机像龙卷风一样卷走了我所有的精神。

丁澜吃的简单极了,就在附近一家狭小的快餐店点了一个汉堡和一杯橙汁。我觉得这和她并不协调,在我认为,她应该吃得再细致一些,再丰盛一些。我刚这么想着,丁澜的电话响了。她对着电话嗯了几声,就挂了。她站起来,对我说:“走,我们去吃好的。”我又跟着她走了,留下了她才咬了一口的汉堡和都还没来得及喝一口的橙汁。

我问丁澜:“去哪里?”

丁澜说:“我有几个朋友在吃饭,我们过去凑凑热闹。”

我是不想去的,千真万确不想去的。不过丁澜说:“你的生活太不健康了,天天除了工作,就锁在房间里,难道那房间里有宝藏?”丁澜又说:“再说,我应该要代则渊好好关心你这个学妹。”于是,我和丁澜坐出租车去了一家名字并不特别的日餐厅。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十六话: 谁都有面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