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19章:第二十六话: 谁都有面具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19章第二十六话: 谁都有面具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里有很新鲜的生鱼片和很香的清酒,不过,丁澜所谓的“几个朋友”中,竟包括了那位我刚刚在下班时已经和他说过了再见的魏老板。想不到,这么快就又再见了。

在座的几位,有丁澜在上海人物周刊的同事,记者或者编辑之类,也有像魏老板以及黎至元这样的被称之为“人物”的人。黎至元给了我名片我才知道他叫黎至元,我们之前并不认识。

这也是丁澜第一次见到魏老板,我不由得想:果然,全中国这么多人,关系扯来扯去,扯不过三层,就能找见熟人了。

黎至元的眼睛很漂亮,甚至有点漂亮得过分。这样的男人,让我觉得油滑,像条泥鳅。黎至元说话也很油滑,他恭维道:“这么漂亮的温妮,怎么有时间来和我们这些老头子吃饭?”魏老板反驳他:“我不管你是不是老头子,总之我不是。”其实黎至元也不是,虽然他的眼角有若隐若现的纹路,虽然他名片上的名号告诉了我他的事业有多么多么成功,不过我敢打赌,他至多三十五岁罢了。

魏老板对黎至元说:“人家温妮是为了男朋友才回国的,所以你就别打她什么主意了。”黎至元耸耸肩,说:“那我把她请来我们公司行不行啊?”魏老板得意地将酒盅里酒喝尽,说:“等你基金的规模超过了我的再说吧。”这两个男人是同行,常常会有所保留地交换消息或意见,所以,我并不确定能不能把他们的关系归结为朋友。毕竟,在他们眼里最重要的一件事,应该是赚钱。

我是忽然发现丁澜的脸上多了一层妆的,那应该是她去洗手间时刚刚化上的。她的酒量好像很好,用各种各样的腔调一杯接一杯地敬着魏黎二位。我渐渐觉得她很陌生,开始武断地认为她和则渊并不般配了。我的确很武断,因为其实我并不了解丁澜,但结论,我已经下过一轮了。

我吃得并不舒服,但真正让我提前离席的原因,是我看见魏老板的手很有用意地在丁澜的大腿上拍了拍,而丁澜,还在笑得勾魂摄魄。

这是个有钱人和崇尚有钱人的圈子,一个成年人的圈子,而我,是个穷酸并且不急于脱离穷酸的未成年人。所以,我必须走了。

黎至元起身说要送我,我一口回绝了。因为我怕万一他也来摸我的大腿,我会给他两巴掌。

肖言的手机还是停机的状态,听着电话中那个没有感情的女声,我真想把她从电话中揪出来,堵上她的嘴,再把她塞回电话。

丁澜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了。但她又来敲我的门,把我叫醒了。她酒气很重,对我说:“你傻不傻啊?为什么一开始就让老板知道你有个形影相随的男朋友?”我敷衍地笑了笑,关上了门。丁澜在门外说:“你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你失去很多机会。”她醉了,砰的一声跌坐在了我房间的门口。我不得不又开了门。丁澜自言自语:“有男朋友没关系,反正那些男人也不在乎你有没有,不过你不该说啊,说了,就是挡箭牌啊。你看我,我从来都不说则渊。”我把她扶进她的房间,让她躺好。我精疲力尽,我的身体,我的心,都精疲力尽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丁澜已经又变回那个和则渊般配的丁澜了。我们谁也没有说什么,各自去上班了。我想:丁澜也是会分裂的,或者说,她也有她的面具。这世上,谁没有呢?

茉莉终于给我打来了电话。我们谁也没说起丁澜或则渊。朋友间就是这般,不愉快的事情没必要把它变成愉快的,而是让它过去就可以了。

茉莉说,她好像有点喜欢晓迪了,因为跟晓迪在一起时,她会笑,不会哭。我告诉她:“其实这比什么都重要。”只是可怜了王大头,好不容易等到茉莉变了心,却还是变到了别人身上去了。

纵然肖言停了手机,又变成了断线的风筝,但他的城市我还是要去。这是我的工作。我妈妈说:“你们公司怎么这样啊?让你一个女孩子去出差,多危险。”我反问她:“难道要把我养在公司里,还月月给我发钱?”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二十七话:他身边有个女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