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22章:第三十一话:玄哥说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失败”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22章第三十一话:玄哥说我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失败”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茉莉打电话给我,问我上海好不好。我说:“非常好,灯红酒绿,男男女女。”茉莉笑了:“听上去,怎么这么沉沦?”我又辩驳:“美国在我们中国民众心中更加沉沦。”

茉莉迟疑地开口:“丁澜,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说:“我也并不是太了解她。”茉莉敏感:“她很好是不是?而你又不愿意告诉我她很好。”我再辩驳:“我真的不了解她。”这是我的肺腑之言。我敲打茉莉:“你不要丁澜长,丁澜短的,你现在的男朋友,是那个叫做晓迪的神童。”感情就是道方程组的数学题,不知道有多少未知数,多少式子,反正一般人,解一辈子也不见得解的开。

黎志元是从丁澜口中问到我家的地址的,所以丁澜认为我已经赞同了她的生存方式,并渐渐溶在其中了。

丁澜对我说:“我认识黎志元一年了,他的口碑还不错。”我好奇:“什么叫口碑不错?”“没什么负面新闻,不违法乱纪,私生活也还算简单。”我不再多言,并不想跟丁澜解释什么。黎志元的私生活简不简单根本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非常简单。

魏老板把我叫进办公室,说要给我加薪。

我一出来,忙不迭打电话给我妈,说:“老板给我加薪了。”妈妈说:“真不愧是我女儿。”妈妈又说:“我让程玄给你带了几件厚衣服过去,拿到了吗?”我惊讶:“程玄来上海了?”妈妈也惊讶:“对啊,你不知道吗?他出差,昨天就过去了。”

想必,程玄也像黎志元一样,想给我个惊喜。惊喜是种好东西,它短暂得像烟花,但却能闪耀了绵绵不久的沉闷。所以我决定配合程玄的故弄玄虚。

程玄打电话给我,说:“温妮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在你公司门口。”我说:“不信。”“那你出来看看。”“我不,你少耍我。”“快点出来,要不然我走了啊。”我出去,看见程玄站在电梯口,对我笑。我佯装惊喜地瞪大眼睛,也对他笑。

其实,“惊”是装的,“喜”却是真的。看见程玄,我总是感到一股源于熟悉的温暖。他带着北京的气息,我的家,我的爸妈的气息,站在我面前,像我的后盾般提醒着我:就算我在上海败给了我的初衷,就算我败得一败涂地,我也还拥有着他们。

我一边走向程玄一边思考:难道,我已经败了吗?而程玄,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给了我答案。他用反问的口吻对我说:“温妮,你的人生字典中,究竟有没有失败这个词呢?”面对程玄的咬文嚼字,我忍俊不禁。

我厚颜无耻地回答程玄:“失败?好像还真没有。”程玄嗤之以鼻:“恭维恭维你,你还当真了。”程玄问我:“能不能带我参观一下你大展宏图的战场?”我阻止:“万万不能。我们公司四处都是值钱的机密,谁要参观,谁就要被灭口。”程玄不满地打了一下我的头,说:“你可真了不起。”

其实,我倒没觉得自己生存在值钱的机密当中,不过,禁止参观是魏老板定下的规矩,所以我也只能铭记。程玄先走了,到附近的一个餐厅等我。

程玄打我的那一下,被魏老板的秘书看见了。她偷偷摸摸地问我:“那是什么人啊?他为什么打你啊?”我逗她,佯装愁眉苦脸地说:“哎,家庭暴力啊。”秘书吃惊得连小嘴都没心思合上了。

我积极地下了班,去餐厅找程玄。程玄坐在窗边,正在看文件。我调侃他:“装有为青年装得还真像。”程玄还口:“彼此彼此。”

程玄点了一桌子我爱吃的菜,像往常一样。他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你瘦了。”我点点头:“嗯,因为我省吃俭用。”程玄却一语道破:“不对,你瘦了是因为你男朋友被剥夺了婚姻自由吧?”我沮丧地放下了筷子。程玄又把筷子塞回到我手里,说:“先吃饭。”在吃之前,我先坦白道:“对,他被剥夺了婚姻自由,更糟糕的是,他并不反抗。”说完,我就吃饭了。程玄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没料到这般,他还以为,我和那个男人正在轰轰烈烈地企图冲破那道家庭的枷锁,殊不知,我的答案这么软绵绵,这么无力。

程玄送我回家时,黎志元打来了电话。其实我手机上并没有他的号码,不过我却认得出来。

我把手机递给程玄,说:“你接吧。”程玄听我这么说就以为是我妈打来的,一声“阿姨”脱口而出,姨字说了一半,被我活生生捂了回去。对方说道:“请问,是温妮的手机吗?”程玄惊魂未定,支吾说:“是,是啊。”“她现在方便接电话吗?”程玄用眼色询问我,我摇摇头,他就说道:“不方便,”挂了电话,程玄问我:“这就是那只家庭牢笼中的小鸟?”我叹了口气:“要真是小鸟的电话,我才舍不得给你接。”程玄又恨铁不成钢地打了我一下,说:“没出息。”我感慨:真是十足的家庭暴力。

程玄转天就回北京了,给我留下了几件我妈托他带来的厚衣服,还有一句话:“温妮,你的人生字典里没有失败这个词。”我又忍俊不禁,说:“你还真讲究首尾呼应。”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二话:薪水涨得莫名其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