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26章:第三十五话:我是栋梁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26章第三十五话:我是栋梁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车祸那天,则渊在我家。晚上六点多时,他来敲我房间的门,说我上电视了。我说:“则渊,这种骗人的小把戏,和你金光灿灿的形象太不符了吧。”则渊一脸认真:“不骗你,真的。新闻上说今天一启车祸,有伤者两人,一男一女。”

我冲进丁澜的房间,嘴里叨咕着:“真的?真的?”不过,丁澜的电视上已经是有关科技发明之类的新闻了。则渊跟过来:“真的,还有你一个镜头呢。”我欢喜:“我真了不起,上了新闻了。”我像没事人一样大摇大摆回了房间,完全不像一男一女两个伤者中的那“一女”。

再上班时,魏老板正在和小沃前辈讨论G公司的股票。

小沃前辈从基本面技术面两方面阐述G公司一片光明,而魏老板则笃定它的股价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我保持中立,因为其实G公司并不在我所包涵的范畴内。末了,魏老板灵机一动指着我对小沃说:“他们公司把我们温妮的头都撞了,我怎么还能买他们的股票?”我忙撇得一干二净:“老板,我没事。您要客观啊。”

其实事实上,无论是我,还是小沃,或者其他人,都不曾怀疑过魏老板的客观。他有睿智的判断,却往往习惯于给那些判断贯上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理由,譬如,G公司害我撞到了头,所以我们不买他们的股票。

小沃气不过,说:“好吧,那我们做空。”魏老板依旧反对:“不,股价虽不会涨,却也没什么机会跌。”于是,我们对G公司置之不理了。

之后的事实证明,G股票的价格的确稳稳当当地要死不活着。小沃前辈心服口服,对我说:“魏老板每天看的,听的,想的,胜过十个你加十个我。”我问:“那我们还有存在的意义吗?”小沃点点头:“百密一疏,而我们要负责那一疏。”我恍然:原来我就是个补漏洞的而已。我振作道:等有一天,我能给百密一疏的人补上了那一疏,那我就是响当当的百密而无一疏了。

上海的湿re一日胜过一日,就像我的勤力。我天天迎着朝阳上班,伴着星星月亮下班,和上夜班的操盘手越来越熟捻,以至于他怀疑到我撞车时真的撞坏了头。他说:“索性让魏老板开着辆车带着全公司的人撞一次,都撞成你这样,智商不下降,还越来越任劳任怨。”我吓唬他:“你可千万别偷懒,要不然,我一天二十四小时两班轮番,取代了你。”

每每回到家,我就只剩下洗澡睡觉这两件事了。我在心里默念:肖言啊肖言,你把我铸造成钢铁栋梁了,公司会记住你,社会会记住你的。

黎志元终于打电话来催我:“温妮,你还欠着我一餐饭。”我说:“行,你挑地方吧。”

黎志元开车来接我,说我瘦了。我说那是因为我头上的包没了,所以显得脸小了。黎志元坚持:“就是瘦了。听说你现在工作很卖命啊。”“听说?听魏老板说的?你不要总是跟他打听我,免得他误会。”“我和他认识二十多年了,能有什么误会?”二十多年了?我终于把黎志元和魏老板归结为了朋友,而不仅仅是同行。

我转过脸对着黎志元,很直接地问:“可以问你的年龄吗?”黎志元告诉我:“三十六。”他和我同属一个生肖,大我整整十二岁。

黎志元带我去吃了上海菜。一餐饭,他的电话没完没了的响,根本没吃上几口菜,我倒是不怕吵,吃得酣畅。我抽空夸奖黎志元:“今天我才觉得你像个有工作的人。”黎志元不赞同:“你肤浅。今天是我的失败。事情没交代好就溜出来吃饭,结果自作自受,吃也吃不好。”

黎志元抽空问我:“你和你男朋友进展的顺利吗?”我答非所问:“听说,你们不应该关心这种事情啊。”这是丁澜说过的,我记下了。黎志元困惑地皱了皱眉:“什么叫这种事情?”“就是我有没有男朋友,进展得如何等等。”黎志元喝了口水:“我有一点关心,因为,我有一点喜欢你。”我从容地还在吃菜:“我知道啊。你想跟我交易对吧?”我压低声音,继续道:“你请我吃饭,带我出去玩,或者送我些金银,然后让我和你上床,对吧?”黎志元大笑:“你还真有自信。”笑完了,他一本正经地说:“说好了的,你请这一餐。”我更卖力地吃菜,心想这一大桌子菜,得多少钱啊?不能浪费。

不过末了,钱还是黎志元花的。我争不过,只得说:“好吧,反正我也没吃多少,你请就你请吧。”黎志元讽刺我:“没吃多少?你究竟想吃多少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六话:有太多事比爱情来得重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