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28章:第三十七话:他亲吻了我沾糖的指尖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28章第三十七话:他亲吻了我沾糖的指尖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晚上八点,我还在公司孜孜不倦。魏老板有个饭局,离开公司前,问我:“今天你没有私事啊?”我尴尬:“我人生地不熟的,哪来那么多私事。”魏宰相肚里能撑船,对我笑了笑就去赴饭局了。我感恩:多好的老板,多好的公司,没有繁文缛节,只讲成效。

魏老板前脚刚走,我后脚也走了。

倒不是因为我为人狡猾,人前一套,人后一套,而是因为一个男人给我打来电话,说他是黎志元的司机,要去机场接黎志元,问我有没有时间一道去。

我觉得不伦不类,问:“我?我?我为什么要去接他?”司机道:“黎先生说是给你带了东西,要尽快交给你。”我忙说:“好,我和你去。”我想到了糖葫芦,想象着在这大热天里,黎志元西装革履,擎着个糖葫芦,糖浆化了,滴了他一身。

不过,见到黎志元时,并不是这番情境。他神采奕奕的,并没有和糖浆纠缠。

上了车,我才发现,黎志元拎着一个保温瓶。他打开保温瓶,里面竟真的是两支糖葫芦。他对我说:“找不到小商小贩,我在商场买的,可能没那么原汁原味。”糖浆有些化了,腻在瓶子里。我眼睛竟有些湿润,低着头说道:“谢谢你。”黎志元拿出一串递给我:“小事一桩。”

山楂不酸,却还是逼出了我的泪。黎志元不解:“为什么每次我想给你惊喜,你却都要哭呢?”我一边哭一边吃,并不说话。

日子灰蒙蒙了几日,黎志元带着惊喜像一缕阳光般晃痛了我的眼,晃出了我的泪。我吸了吸鼻子,对黎志元说:“不知道我为什么哭?因为我后悔啊,我不该要糖葫芦,我该要金银珠宝。”黎志元伸手擦掉我的泪,说:“别后悔了,下次给你金银珠宝。”他的手很暖,真的像阳光一般。

车子随着车流行驶得很慢,我从没哭到哭,再从哭到不哭,它甚至都还没有驶出机场的停车场。而这时,我看见了肖言。

他经过黎志元的车子,走向机场。我想都没想,大喊着让司机停下,打开车门就下了车。我对着肖言的背影喊他,他停下来,回身看见了我。

我跑过去,笑着说:“你怎么在这儿?要出差?还是接人?”肖言说:“我来接客户。”他打量我,又看了看黎志元的车。我手里拿着糖葫芦,眼睛还因为刚哭过而红着。我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解释道:“我,我,我来接朋友,他,他从北京给我带来了糖葫芦。”肖言哦了一声,显得我的解释多余极了。我不知所措,说:“你要不要尝尝?”肖言说:“不用了。我先走了,时间要来不及了。”

肖言走了,把我留在了身后。我看着他的背影,任由糖浆一滴一滴落在盛夏的上海。我们就像是他乡偶遇的故友,一番寒暄,便又匆匆各奔东西了。

我回到黎志元的车上,黎志元问我:“朋友?”我点点头。黎志元又问:“男朋友?”我摇摇头。黎志元也不再说话,车上只剩下从音响中流淌出的音乐声。

我吃完了糖葫芦,伸手握住了黎志元的手。黎志元显得有些惊讶,不过,慢慢地,他就明白了我的用意。我把手上沾的糖浆分了一半给他,他的手,也粘腻起来。我对他得逞地笑,他却反手握住我的手,亲吻了我的指尖,这次,换他得逞地笑了。

黎志元的惊喜和肖言的出现,让我把丁澜和则渊的岌岌可危抛到了脑后。直到我拿着钥匙开家门,我才又记起来,早上在我的通风报信下,他们应该已经见过面了。

我打开门,家里静悄悄的。

丁澜的房门开着一道细细的缝,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敲了敲门。丁澜的声音传出来:“温妮?进来吧。”我推开门,看见丁澜正在电脑前敲键盘,像她平时写稿子一样,专心致志,胸有成竹。我悬着的心落下了一大半:“你和则渊,还好吧?”丁澜的手指停都没停,说:“我和他都需要时间再想一想。”我退出了丁澜的房间,心慢慢落了地。无论他们会破镜重圆,还是会分道扬镳,我的心也都不必再悬着了。

我犹豫了一遍又一遍,末了,也没给肖言打电话。我扔硬币扔了五次,五次的结果都是老天爷不让我给他打电话。我穿着拖鞋下了楼,用这枚硬币买了个冰淇淋,吃了。我一边吃一边想:这种猜不透主人心思的硬币,不花了还等什么?

第二天,我一进公司,魏老板的秘书就通知我,说老板已经到公司了。我忙小心翼翼:“这么早就到了?出了什么大事?”秘书也一脸惶惶:“不知道,说是等大家到齐了就开会。”我思前想后,并没反省出做过什么不该做的事。

不过,开会前,我却说了句不该说的话。

魏老板说开会,我却多嘴道:“小沃还没到呢。”魏老板瞪向我,眼睛里像是能喷出火来。他宣布:“小沃被开除了。”众人都惊讶,而我,惊讶之余,还被魏老板的怒气烤了个火烧火燎。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三十八话:他说他离婚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