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34章:第四十六话:西湖畔的热气球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34章第四十六话:西湖畔的热气球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位杨姓客户拿到了从公司外流的证据,证明了去年的盈利率被魏老板虚报了。他报了个比事实小的百分比,于是一部分该流入客户口袋的钱流入了他的口袋。

律师信呜呜地从传真机里传出来时,魏老板并不在公司。他正在夏威夷度假,和两个女人。他的秘书小姐给他们订机票时,曾拿着那两个女人的身份证感慨过:“青春啊。”她们是咬着八十年代的尾巴出生的。

秘书小姐拿着传真偷偷摸摸来问我:“是不是出事了?”我看过后,惶惶地说:“我是被管理阶层,你去问管理阶层。”于是她把传真交给了副总裁。副总裁哈哈一笑,说了两遍:“没事,没事。”不过之后,他就房门紧闭,百叶窗也紧闭了。

我咬着笔杆寻思:要是我改了这么一个百分比,我就金盆洗手,隐姓埋名,再不过问江湖事,拿那钱做点饮食业的小买卖,摆个水果摊或者开个牛肉面馆之类,无忧无虑一辈子。而我那璀璨的魏老板,则选择若无其事地一左一右搂着两个刚成年的女人去夏威夷晒太阳,还租住独门独户的别墅。

我没有对黎志元提起这件事,一来是因为这真伪还没辨,二来则是我把它默认为了公司机密。

我站在路口等黎志元,报刊亭上一本杂志吸引了我的目光。它的封面上赫然写着:白发红颜的忘年恋。我买了一本,消磨时间。

黎志元在我身后站了很久,我都没发觉,直到我耳边响起他的声音:“你觉得我们算忘年恋吗?”我把封面给他看:“你是白发,我是红颜。”黎志元骄傲得很:“好啊,那我们看看,等你三十岁,我四十二岁时,谁比较吸引异性。”

我争锋,翻着杂志指给黎志元一行字:“你看这句说得多好,‘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凄凉啊。”黎志元惊惶:“啊?有这么严重吗?”说完,他夺走杂志,仔细念起来。

念完,他释然:“杂志上的男女差了三十二岁呢。”我仰脸笑着说:“我就是吓唬吓唬你。”黎志元用力抱了抱我:“你成功了。”

程玄给我打电话,旧事重提:“温妮,你说我爸怎么那么喜欢你啊?”我大言不惭:“我身上的优秀品质数不胜数。”“不要在没结果的感情上浪费时间了,回北京来吧。”“回北京去和你配成一对吗?”程玄一本正经:“我知道我前一阵子犯过错误,不过人非圣贤。总体来说,我这个人还不错吧?至少我们两家还知根知底啊。”我打断程玄的喋喋不休:“慢着,慢着。玄哥,我已经有新的男朋友了。”程玄大嚷:“啊?你不是说不会破罐破摔吗?”我揉了揉发痛的耳朵,慢条斯理道:“我摔在他那里,不算破摔。”

魏老板打电话给秘书小姐,命她更改机票,提早了回上海的时间。

我能想象,那两个白里透红的女人拽着魏老板的胳膊撒娇:“哎呀,人家还想多玩几天呢。”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魏老板回来的那天,是我的休息日。黎志元把他那天的公事能提前的提前,能延后的延后,为的就是要同我完成那曾半途而废的杭州之行。

我一口应允,墨镜和雨伞准备得面面俱到。丁澜见状,说:“不像是出差呀?出去玩吧?”我伶牙俐齿起来:“算你没看走眼,我就是和我男朋友出去玩。”丁澜并不知道我口口声声的男朋友就是黎志元,否则她会冷笑:亏你从前还装清高。

西湖畔不晴不雨的,浪费了我的墨镜和雨伞。

黎志元揽着我的肩,我在他怀里信誓旦旦说要走上一整圈。

我的视野里灰蒙蒙的,湖水,天空,还有山峰。好在,它们灰得那么美。

我问黎志元:“你会忠实于自己的感情吗?”黎志元道:“如果不会的话,也许我会更成功。”“哪方面?”“除了感情之外的所有方面。”黎志元补充:“比如此时此刻我不该和你走在这西湖畔,我该工作。”我不满:“你是说我成了你成功路上的绊脚石?”黎志元倒甘拜下风:“我自愿。”

若肖言是我心上的一块铅坠,那黎志元,该是一颗热气球了。黎志元说得一针见血,爱情太沉重了,我们不需要。相见时的心跳,血液奔腾,不见时的刻骨思念,都有损健康,不利于长命百岁。倒不如,待在伙伴的身旁,多享受几载春秋。

我对黎志元说:“你真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四十七话:纯洁的小白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