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44章:第五十六话:算是睚眦必报吗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44章第五十六话:算是睚眦必报吗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和茉莉躺在她给我买的被子下。我说:“快回美国吧。”她却道:“再等几天。”我反问:“等什么?等着和则渊同一航班?”茉莉背过身去:“你别管我了。”她又道:“你和肖言究竟怎么了?”我也背过身:“你也别管。”

则渊睡在丁澜的房间里,又或许,他只是躺在丁澜的房间里辗转反侧。

丁澜就像水蒸气一样蒸发掉了,她的父母如同她的朋友一般,均不知她的去向。她倒是曾打电话去周刊请假,但上司只是说,她请了事假。

黎志元打来电话,我说我今天太累了,明天再说吧。他问我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说没有,只是累了而已。他让我好好休息,就挂了电话,语气中仅有担忧和怜惜。

好一场轻巧的交往。倘若没有从天而降的魏夫人对我们指手画脚,品头论足,那黎志元真是当之无愧的伙伴。即使我刚刚才和旧情人以拥吻的方式叙旧,他也不至于来在睚眦必报。

第二天,莉丽说我一脸倦容。我坦白道:“睡得太不好,要么醒着,要么做着让人心惊肉跳的噩梦。”莉丽奉劝我:“有心事谁也睡不好,该说的话,总归要尽早说才好。”我点点头,约了黎志元吃午饭。

魏老板的秘书小姐要嫁人了,婚后只负责相夫教子,于是递了辞呈。

莉丽约了一队队的应聘者来面试,一个比一个的唇红齿白,精致极了。魏老板的秘书并不好做。除了文员的基本功之外,面容还要较好,嗓音也要甜美,普通话,上海话,美国话,都要不在话下。

魏老板是个纵然风流,却还风流得比较有道德的人。他就像个花朵,只沾围过来的蜜蜂,至于不被他吸引的,也就与他无关。在他的历代秘书中,不乏风骚的也不乏清高的,但只要胜任了工作,也就不乏器重了。

一上午魏老板都没有现身,倒是便宜了公司里其他男人通通饱了眼福。环肥燕瘦,让人眼花缭乱。他们私下里议论,这个眉目勾魂摄魄,那个腰形婀娜多姿。我和莉丽指责他们:“你们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啊。”他们把我们从上打量到下,说:“你们内心更胜一筹。”

中午,我见到了黎志元。

我把魏夫人的话放到了第二位。我先说道:“昨天肖言来上海了,我们见过面了。”黎志元眯了眯眼睛,说:“要早知你如此坦诚,那时我绝不会请人调查你。”他又笑道:“先吃饭吧,我饿了。”我又追加了一句:“他亲了我。”黎志元的笑渐渐隐了去:“其实你不必坦诚到这个地步。”

负罪感突然像厚实的乌云一般向我压了过来。黎志元是我的男朋友,就算他更像是个伙伴,就算我们从未憧憬过白头偕老,他在定义上,也是我温妮的男朋友。而我竟这么堂而皇之地对他说,嗨,有个男人亲了我。他的确不是睚眦必报的人,可肖言的吻,也的确不应该算作“睚眦”。

黎志元态度还是温和:“我公司还有事,就不陪你吃饭了。”我拉住他的手,慌忙道:“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做。”接下来,黎志元说的话像鼓槌一样咚咚两声擂在了我的心脏上。他说:“也许你和他还不想结束,那么,我们不应该开始。”说完,黎志元就离开了我的面前。

我追上去,再度拉住他:“魏老板的妈妈找过我,她让我离你远一点。”黎志元应该为这接二连三的事而感到震撼,就像我昨天一样。他问我:“你知道为什么吗?”我点点头:“我问过我们公司的莉丽,她只知道,和魏老板的妹妹有关。”黎志元维持着风度,拍拍我的头,说:“其实现在我们没必要再过问对方的事了吧。”

黎志元真的离开了。魏老太婆如了愿,我的确离黎志元远点了。不,好像是很远很远了。

我的心上喀嚓一声,裂开一道小口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五十七话:烂摊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