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65章:第七十八话:圣诞节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65章第七十八话:圣诞节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上海的冬季因为圣诞节的临近而热闹起来了。满大街都是捂得严严实实的男人和光着腿的女人。那一根根腿又白又细,明明没什么脂肪,却就是无畏于冬季。魏老板是不提倡女人穿裤子的,于是我只有日日在办公楼的洗手间中变装。上班前褪下毛裤,蹬上丝袜,下班后再褪下丝袜,蹬上毛裤。

就在这冬不像冬,夏不像夏的恶劣环境下,我患上了感冒。偏巧,就在我感冒的第二天,公司中接二连三有人模仿我的症状。魏老板靠都不靠近我,对我嚷:“温妮,病了就请病假,公司又不是离不开你。”我郁郁:往时是谁遵从着风水先生的话,说我对公司而言是多么多么重要,而今日,却因这小小的感冒而视我如瘟疫了。

末了,魏老板又说:“温妮,你就连上圣诞节的假期一并放假吧,好好休息休息,你可是我的左膀右臂啊。”魏老板的甜言蜜语让他得到了我的宽恕。毕竟,我觉得多放几日假也着实没什么不好。

程玄打来电话,问我:“圣诞节回不回北京?”他不说,我还真没起这念头。我说:“算了,不回了,我妈没说让我回去,再说了,机票太贵。”程玄哭笑不得:“真不知道你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我说:“交了税,交了房租水电费,再填饱肚子,还真剩不下多少。上海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我问程玄:“你来不来上海看你的美娇娘?”程玄意气风发:“我不去了,我的美娇娘会来北京的。”

妈妈在程玄之后打来电话,听着我感冒的鼻音大呼:“别回北京了,好好在上海养着吧。”我心中一片寒意,问:“妈,您不要您这个亲闺女了吗?”我妈道:“你太言重了吧。我只不过是要和你爸出门玩儿两天。”我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挂了电话,大呼世态炎凉。

圣诞节呼啸而来,大街小巷张灯结彩。处处有圣诞老人,胖的胖,瘦的瘦,良莠不齐。莉丽去了北京,葛蕾丝也回了东北。我那西化的魏老板为了区区一个圣诞节赏了我们这么多时日的假期,我却在对公司朝思暮想。我去敲丁澜的房门,想说我们两个孤家寡人一起去喝个小酒什么的,不料丁澜已梳妆精致,说:“我们杂志社有餐会。”我目送她离去,再一头扎进被子里,心想要是有冬眠的技能就好了。

杰茜卡打电话给我,老生常谈:“温妮,那姓黎的是不是和你在一起?”我真是比窦娥还冤,提醒她:“杰茜卡,我在休病假。”杰茜卡一贯对我信任:“哦,那你好好休息吧。”

不过,黎志元总是让我辜负杰茜卡的信任。

黎志元买了大包小包的吃的来看我,一见面就喋喋不休:“怎么病成这样?吃饭了吗?吃药了吗?”我伸着胳膊控制着我和他之间的距离,说:“你可千万和我保持距离,你可千万别被我传染,不然杰茜卡会把我五马分尸的。”黎志元去厨房给我烧开水。我用哑嗓子嚷嚷他:“你别总给我打电话了行不行?打了电话又要见面,一见面我就觉得对不起杰茜卡。”黎志元回我:“那你就再也不要接我的电话。”我又嚷他:“接不接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有人咚咚咚的敲门时,我正在黎志元的监督下吃药。黎志元去开了门,却没了声息。我在房间里问:“是谁啊?”黎志元的声音传过来:“是肖言。”又有一个女声传过来:“还有我,乔乔。”我觉得感冒药发挥了药效,让我的头昏昏沉沉的。他们来做什么?来送喜糖吗?

肖言真真切切地站在了我面前,憔悴却愤恨地看着我。我心想:我们之间必须要有一个来愤恨另一个吗?乔乔把肖言往我房间外推,一边推一边说:“让我先和温妮说几句话。”说完,就把肖言和黎志元关在了门外。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七十九话:对不起了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