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66章:第七十九话:对不起了谁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66章第七十九话:对不起了谁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和乔乔的对话简单极了。她说你好温妮,我说你好乔乔。她说圣诞快乐,我说你也圣诞快乐。说到此,我们就都笑了。

我问:“你们怎么会在这儿?”乔乔道:“我们原本应该从上海飞云南的,不过,肖言不愿上飞机,所以,我也留下来了。”我的心痛了一下:多么名正言顺的“留下来”。乔乔又道:“肖言说想来你住的地方看看,他原本说,就在楼下看一眼,但结果,他见你房间亮着灯,就非要上来不可了。”我的心又痛了一下。我面前这个曾三言两语就劝服了我放开肖言的乔乔,却仍没劝服肖言放开我。而如果,肖言不放开我,我又如何放开他?我问乔乔:“我该怎么做?”乔乔竟红了眼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房间外有了响动,嘭嘭磅磅的。我和乔乔忙打开门,只见黎志元和肖言扭打在了地上。乔乔去拉肖言,我去拉黎志元,那两人却如同两头牛,把我和乔乔频频推开。直到我一个踉跄,栽向柜子,而柜子上的一个金属水果盘砸在了我的头上,他们才被那清脆脆的一声吓得住了手。

其实那水果盘砸在头上不痛不痒的,但我还是哎哟哎哟地哼哼了两声。黎志元第一个过来,查看我是否无恙。我谆谆教诲道:“你都这么大一人了,怎么还动不动就动手啊?”肖言一把把我拉到一旁,说:“你有必要这么快就让别的男人登堂入室吗?”我的头不痛不痒,但却嗡嗡作响了。肖言在指责我,说我水性杨花。

黎志元走到我身前,对肖言说:“温妮并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你。”肖言又动了手,他的拳头挥在黎志元的脸上:“她有没有对不起我,用不着你来说。”我对肖言大喊:“走,你走。”肖言瞪着我,滴下泪来。我的肖言变得爱哭了,我的肖言不再从容了,他也会愤恨,会紧张,会哭。我的五脏六腑都绞痛起来。

肖言一句话都没再说,就走了。乔乔跟在他身后,也走了。剩下六神无主的我,和嘴角有血色的黎志元。我对黎志元说:“对不起,对不起。”黎志元却说:“温妮,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黎志元觉得我是对的,他觉得我做什么都是对的,没有对不起肖言,也没有对不起他。我说:“你也走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黎志元不放心:“你一个人可以吗?”我说:“放心吧。”

窗外突然有烟花升空,红的,绿的,渐渐散开,漫满了整片天空。我突然就笑了。多美的圣诞夜。

丁澜回来时,我已经睡了。她见客厅里一片狼藉,忙不迭冲进了我的房间。见我无恙,她又悄悄退了出去。第二天,我醒来时,客厅已恢复了整洁。这世上,总有人或事,让你窝心。

上海竟飘了雪花,大片大片白色的雪花。人人都喜气洋洋的。我的感冒来去匆匆,像是一瞬间,就被覆盖在了皑皑白雪之下。

茉莉难得打来一个电话。我说:“亏你还记得我。”茉莉惭愧:“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茉莉说,则渊为她介绍了一份工作,而她也常常为则渊烧烧三菜一汤,熨熨衬衫。我说:“你们就留在美国吧。人人都说美国乱,殊不知,在乱的地方,人才会变得简单。”茉莉问我:“你还好吗?”我说:“好。”至少,康复了感冒,人变得精神了。

再回到公司时,魏老板竟患上了感冒。他戴着个口罩,倒是比我那时有公德心。他说:“温妮,你看你把我传染的。”我暗暗叫屈:长此以往,等哪天上海兴起一波流感,魏老板也会把帐算到我的头上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八十话:姐妹们去酒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