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目录] > 第94章:第一百零九话:蛔虫

《女金融师的次贷爱情》

第94章第一百零九话:蛔虫

小鬼儿儿儿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蜷在黎志元的车上,觉得要是没有一层皮肉,我的骨头就会散开来了。黎志元拨了拨我额前的头发:“你上夜班,我的工作量也跟着增加了。”我向他转了转:“要不你给我请个保镖?”黎志元拍了一下我的额头:“我就是保镖。”我费尽了力气大笑:“哈哈,宝刀不老。”

我问黎志元:“你会为我做任何事吗?”黎志元谨慎:“任何事?不。”我嗔责他:“你根本不爱我。”黎志元审视我:“温妮,你困糊涂了吗?”我已经不困了,我只是心乱如麻。我又问:“黎志元,那你会不会为了我伤害别人?”黎志元反问我:“我算伤害了杰茜卡吗?”我马上摇了摇头。黎志元和杰茜卡的牵连,更像是杰茜卡想捕食黎志元。黎志元继续道:“那我不会。为了你而伤害了别人,你也并不觉得幸福,是不是?”

黎志元又一次,再我的循循善诱下,说出了我的心思。肖言为了我,伤害着乔乔,而我,并不能觉得幸福。

到了我家楼下,我在车座上磨磨蹭蹭。黎志元却撵我:“快回家睡觉去。”我主动扑到黎志元身上,抱住他:“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有了你,我常常觉得如释重负。”黎志元大笑:“蛔虫?你能不能换成‘知己’二字啊?”我却说:“都一样的。”黎志元又说:“你是如释重负了。但你这么抱我,我觉得重负啊。”我不理会他说什么,就是不撒手。

第二天,闹钟工作时,我困得连“辞职”都想好了。我想踹开魏老板办公室的门,说:姑奶奶我不干了。可又过了一会儿,我就精神抖擞地洗脸刷牙去了。我心想:熬一夜就受不了了?说出去的话,我温妮就要和笑柄划等号了。我又心想:早晚有一天,我飞黄腾达了,我也能不让别人睡觉。

我没想到,葛蕾丝还会打电话给我。她说:“温妮,上次在路上看见你,没和你打招呼,你没生气吧?”我连连说:“怎么会?怎么会呢?”要是这就值得生气,那人人生的气大概都足以发电供热了。葛蕾丝是个痛快人:“温妮,我想问问你,你说,我还有可能回公司工作吗?”我吓得合不拢嘴,想说:你也太天真了吧?不过,我还是收敛道:“这,这我也说不好。”凡事不能太早下定论。要是真有一天,葛蕾丝又回来成了我的同事,那太天真的就是我了。

肖言的花又到了。这次的卡片上写得简简单单:我想你。

肖言被乔乔蒙在鼓里,他还以为,他是这赌局的庄家。我收到花时,有一股十八个大汉压也压不住的冲动:我要打电话给肖言,向他和盘托出。看着肖言算计别人却反被别人算计,我心酸得像掉入了梅子林。我拨电话拨得酣畅淋漓,但肖言却没有接。

魏老板直到太阳都往西边掉了,才来公司。我躲在电脑屏幕后用鄙视的目光斜楞他:你终于睡醒了是不是啊?魏老板就像感应到了一样,停下走向他办公室的脚步,回头问道:“温妮,困不困啊?”我虚伪:“不困,精神得很。”魏老板点点头:“嗯,有我的风采。”

莉丽兼任了魏老板的秘书。除了让人喘不上来气的一通通电话之外,莉丽最不习惯魏老板一说“口渴”,她就要放下一切国家大事,去倒一杯水来。我劝她:“结婚后,你还不是一样要把国家大事放在我玄哥之后,他咳嗽一声,你还不是就要去倒水?”莉丽点点头,认命了。

肖言给我回电话来:“小熊,真高兴你会主动打电话给我。”他的声音真的是高兴,几乎把我也感染了。我又退缩了:“我,我没什么事。”我有一团乱线想要捋给肖言,却突然找不到线头儿。肖言还是高兴的:“我们之间不需要有事才能打电话。”我呵呵笑了两声,脸上的肌肉却僵得像在冰天雪地一样。肖言说:“小熊,只有你,才能让我觉得我是在为自己而活。”我又心酸了。肖言的话让我觉得自己弥足珍贵,大概就像夜空中唯一一颗星星。

……本章完结,下一章“第一百一十话:前世积了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