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夺宫:美人祭 [目录] > 第45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9)

《夺宫:美人祭》

第45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9)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吧,既然哥哥这么说,我也不来搀合你们的事了,只要皇上能在今日择定中宫人选,遂了太后的心愿就是了。”吉祥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随即唉声叹气地走开了。

“吉祥公公,您这是怎么了?是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惹吉祥公公不高兴了?”夏侯如玉一路往莲花台而来,迎面正好遇上憋了一肚子气却没处发的吉祥。

“唉哟,如玉小姐,瞧您说的,奴才这些日子忙着筹备曲水流觞盛会的事儿,许是累上火了,牙疼得厉害,不过奴才见着如玉小姐这般天仙似的美人之后再大的火都消了,一会儿如玉小姐可要把霓裳羽衣舞跳好了,说不准皇上一高兴,这中宫之位就落在如玉小姐头上了,到时候奴才脸上也有光了,也不枉奴才在奉天别苑忙活一场了。”吉祥立马满脸堆笑,讨好地向夏侯如玉说。

“吉祥公公说笑了,如玉哪里有那么好的福气?不过如若真应了吉祥公公的吉言,如玉自然不会忘了吉祥公公对如玉的多方照拂。”夏侯如玉浅笑盈盈地回复吉祥,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吉祥告退,如玉则踌躇满志地走向莲花台。

三尺多高的莲花台上,凤天启端坐在琴架前,默默等候夏侯如玉的到来,只是他此刻的心思却全然不在夏侯如玉身上,他的心思已经被躲在幕后的那个慧黠女子深深占据,他很好奇在她纤纤的玉指下流淌的将是怎样旷古绝今的美妙旋律。

夏侯如玉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步上莲花台的台阶,在走到凤天启所在的座位时她不由微微侧目,心中对这个一身青衫的穷酸书生实在是一点把握也没有,这世上除了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如意之外还有谁能弹奏出如梦似幻的霓裳羽衣曲?

“公子真的会弹霓裳羽衣曲?”夏侯如玉低声询问凤天启,可是凤天启一门心思都在幕后的夏侯如意身上,哪里听得见如玉的问话?

“嗯咳!”夏侯如玉见对方似乎没把自己的存在当回事,忍不住皱起了秀眉,这天底下能不被她绝美姿容所倾倒的男子还没出现过,为什么眼前这个穿着寒碜的小胡子书生却仿佛对自己视而不见一般?

“呵呵,小生能为夏侯小姐抚琴助兴实在是三生有幸。”凤天启此时才察觉到夏侯如玉的到来,基于礼貌他微微站起身来,向她颔首微笑。

“你叫黄梦是吧?”夏侯如玉看着凤天启的目光中秋波荡漾,她就不信这男子可以对她绝世的容貌视而不见,可是对方显然不为她的天姿国色所动,目光澄澈,不带一丝惊艳的色彩,这让夏侯如玉倍感受挫,这男子看她的目光就和看一个寻常女子没什么分别,这简直是对她这个绝世大美女的极大侮辱!不过看在他今日主动请缨为自己弹奏琴曲的份上就不与他计较了,于是夏侯如玉睥睨地转过头去,不再看凤天启的脸,“黄公子今日若能为如玉好好弹奏霓裳羽衣曲的话,如玉日后定然会向皇上举荐公子,让公子平步青云,位列朝堂之上,若是公子弹砸了的话,那么休怪如玉无情,到时候你就跟着你爹回家种红薯去吧。”

凤天启目瞪口呆地听着夏侯如玉夹枪带棍的话,心想这夏侯将军的长女空有一副姣好的容貌,却刁蛮任性,丝毫没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刚才在奉天别苑门口她就像一头母老虎似的责骂自己的贴身丫鬟,这会儿居然威胁起善意帮她解困的自己来,过河拆桥也拆得太快了一些,如此不通情理的女子怎能母仪天下?想到幕后那个不愿透露姓名给自己的女子,凤天启不由感慨万千,为什么同是一个父亲所生的,差距却这么大呢?幸好自己没有以貌取人,不然就失去了一个千载难逢的红颜知己,从夏侯如意说她会弹奏霓裳羽衣曲的那一刻起,他心中对她真实身份的一点点怀疑就此荡然无存,他断定她就是夏侯临渊的次女夏侯如意,虽然表面看她的确不如夏侯如玉美艳,但是焉知她看似平凡的容貌下是和自己一样刻意遮掩的绝世风华呢?

躲在幕后的夏侯如意看到自己姐姐对凤天启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不由暗自心焦,照这情形下去,姐姐想问鼎中宫的希望看来要彻底泡汤了。

凤天启收摄心神,在夏侯如意弹奏之前先来了一小段缠绵悱恻的琴曲,只这一段琴曲便让幕后的夏侯如意心跳加速,面红耳热,熟知琴曲的她自然知道凤天启刚刚弹奏的正是当年司马相如向卓文君表露心意的传世佳曲《凤求凰》,绿绮琴就在自己身前,凤天启这一曲所流露的心意就如这绿绮琴一样让她震撼莫名,不敢触碰。

座下的凤天淳和世子千金们一听这段旋律优美的琴曲,一个个禁不住开口叫起好来。

就连眼高于顶的夏侯如玉也忍不住对凤天启刮目相看,也许世上会霓裳羽衣曲的并不只有妹妹一人也说不定,想到这里她脸上更是信心十足,今日她要让觅芳溪畔的所有男子醉倒在她翩翩起舞的石榴裙下,尤其是对自己微微颔首的俊逸天子。

凤天启琴音刚落,幕后的夏侯如意自然不敢怠慢,连忙摒除心中一切杂念,手指轻抚琴弦,琴与心合而为一,一串串华丽的音符就此从她的指下倾泄而出……

凤天启更是不敢有丝毫差错,听音辨声,手指翻飞,一如弹琴之人是他而不是幕后的夏侯如意。

而夏侯如玉则闻琴起舞,长袖翻飞,仿佛飞燕再世,玉环重生,她本就醉心于舞蹈,这首取材于印度的《婆罗门舞曲》经过唐玄宗的改编之后更加体现出舞者轻灵飘逸、妩媚多姿的神采!

觅芳溪畔,凤天淳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成冰,娴熟的弹奏技巧,浑然忘我的弹奏境界,这世上除了那个冰清玉洁的女子外再无第二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1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