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夺宫:美人祭 [目录] > 第52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16)

《夺宫:美人祭》

第52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16)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是因为你的姐姐才刻意掩饰自己的容貌的?”凤天启没想到夏侯如意会一口拒绝自己的提议,多少名门淑女在觊觎中宫之位?为什么他心仪的女子却断然拒绝他发自肺腑的喜爱之情?她知不知道她拒绝的是九五之尊的帝王、是对她情有独钟的谦谦君子?她刻意扮丑,意在何为?淡泊如她,孤傲如她,是不想入宫为嫔妃吧?可是弱水三千,他只取一瓢就足够,为什么她连一点机会都不肯给他?就因为他是帝王,还是另有原因?猛然想起翡翠说的那个锦哥哥,莫非她真正喜欢的人是夏侯临渊的义子——骠骑将军夏侯锦?夏侯锦器宇轩昂、俊美英武,为未央国屡建战功,一身阳刚的男子气概不知迷惑了多少未央国的名门千金,可是每当他试图充当月老替他牵红线时这位骠骑将军总是以战事繁忙为借口推托,看来夏侯锦必定心有所属,只是他属意的会是夏侯如意吗?一念及此,凤天启的心蓦然失落,情莫名地受伤。

见到凤天启黯然的神色,夏侯如意的心口莫名地酸涩起来,说实话,凤天启的才情拨动了她懵懂的少女情怀,而他儒雅的气质更是让一向眼高于顶的她充满遐思,如果他不是九五之尊的皇上,她丝毫不介意他是王孙贵胄还是世家子弟,即使是一介白丁,她也会欣然接受他的真心诚意,只要他一心待她,她就心满意足了,可是他是凤天启,是未央国一国之君,后宫粉黛三千,当岁月无情流逝,她人老珠黄之际,他还能像现在这样一心一意地待她吗?

“如意是奉了太后的懿旨才不得不到奉天别苑参与曲水流觞盛会,之所以刻意掩饰自己眉心的朱砂痣就是怕给皇上带来困扰,如意幼时曾有卦师预卜一卦,说如意乃红颜祸国之相,所以如意甘愿冒欺君之罪掩去朱砂,并不是因为姐姐,而是为了未央国,更何况一入宫门深似海,君不见昔时吕向美人赋,又不见今日上阳宫人白发歌?”如意婉转地表明自己无意入宫的心意,当然卜卦之言纯属胡编乱造,目的是让凤天启对自己死心。

“红颜祸国是虚,怕朕情难长久才是真吧?”凤天启失笑地戳穿夏侯如意的谎言,随即蓦然褪下自己左手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然后郑重其事地把白玉扳指放到夏侯如意的掌心里,夏侯如意想要挣扎,却被凤天启紧紧握住了双手,不让她把白玉扳指交还给他,凝视着夏侯如意清澈的双眼,凤天启信誓旦旦地道,“如意,朕可以指天发誓,朕此生只钟情于你一人,朕若有违此誓,就像这白玉扳指落地粉碎而……”

不等凤天启把“死”字说出口,夏侯如意就急切地打断凤天启的话头:“皇上万万不可发此毒誓,虽说如意父亲贵为护国公,但如意毕竟是庶出,而且如意的娘亲乃是歌妓,实在不值得皇上如此倾心相待。”说不感动是假的,贵为天子的凤天启居然当着她的面指天发誓,那份赤子之心足以感天动地,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他文采斐然、儒雅温和,若是今生能和这样知情识趣的男子相伴一生,花前月下,吟诗作赋,畅谈天下文章,品味千古佳音,那是何等美妙的赏心乐事?只是她能自毁承诺、破坏姐姐的幸福吗?

“朕不想你为难,再说你脚上有伤,行动不便,朕不想乘人之危,逼你就范,不如你在回春居安心养伤,等你脚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你再给朕回音,怎么样?”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只要她答应在回春居住下来,他就有足够的时间和她单独相处,到时他一定会让这个淡泊如水的女子倾心于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云想衣裳花想容(17)”↓↓↓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