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夺宫:美人祭 [目录] > 第95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4)

《夺宫:美人祭》

第95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4)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爷,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如意此心已有所属,只怕要让王爷失望了。”夏侯如意不想给凤天淳留下任何旖思遐想的机会,挥慧剑、斩情丝,才是凤天淳目下应该做的事。

心有所属?是指龙座之上的堂弟吗?凤天淳有些忿忿地握紧了拳头,为什么?凤天启不但坐拥未央国的大好河山,还掳获了未央国第一美人的芳心,就因为他是九五之尊的皇帝吗?

见凤天淳眼中隐隐有忿戾之色,夏侯如意知道他又在怨恨命运的不公了,于是她不得不将目光转向远处的夏侯锦,怅然道:“如意不想在宫闱中虚度光阴,只想和至情至性的男子过粗茶淡饭的平淡日子。”

既然不能和心中所爱在一起,那么就和疼爱自己的锦哥哥厮守一辈子吧!这样想着的时候夏侯如意的眼中便不知不觉地泛起了一丝温柔。

抛开了高高在上的帝王,却选择了驰骋沙场的骠骑将军,凤天淳有些妒忌地望着远处的夏侯锦,心中无比失落,即使贵为皇室血脉,终究还是敌不过手握兵权的骠骑将军!不过他不会就此死心,即使不择手段,他也要娶她为妃!

夏侯如意不等凤天淳回应,就举步走向夏侯锦,将手郑重地递给了他,夏侯锦握着这双有些冰凉的柔荑,心有灵犀地一笑,轻柔地将她抱上马背,随后也跟着翻身上了马,等凤天淳骑着黑马赶上来了,三个人才一起离开仙人崖。

琉璃宫墙蜿蜒如龙,恩佑宫三个金字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三不五时地就有朝臣跑到这里来禀报灾情、军情以及林林总总的国事。

敬熙太后头疼地看着面前一叠小山那么高的奏折,烦乱地叹了一口气。

好不容易勤政的儿子最近又老毛病复发,不理国事了,朝堂之上当众打哈欠不说,还对丞相苏子和疾言厉色,训斥他目无君上,差点把他拉出午门斩首,要不是朝臣们拦着,还不知要捅出多大的篓子来!怪只怪自己罗嗦,让儿子不要冷落了甘泉宫,免得丞相大人多有微词,这下倒好,儿子把气都撒到苏子和身上去了。

边关最近也不太安宁,朱雀国的军队蠢蠢欲动,时不时地骚扰边境的老百姓,没有夏侯父子镇守边关,朱雀国的守军就肆无忌惮了,看来要让骠骑将军夏侯锦赶紧奔赴边关戍边了。

敬熙太后命吉祥准备笔墨,颁下懿旨,封夏侯锦为抚远大将军,立即启程前往未央朱雀边境稳定军心。

夏侯临渊业已年迈,未央国的安危只有指望青出于蓝胜于蓝的骠骑将军夏侯锦了,国家正值多事之秋,自己的儿子却整日只知风花雪月、吟诗作赋,把国家大事全都推给自己这个风烛残年的妇道人家,唉!

“启禀太后,襄义王爷求见!”敬熙太后正自伤神,小太监忽然来报。

敬熙太后一听襄义王爷四个字头更大了,连续吃了三天的闭门羹,为什么他还不死心?尽管讨厌看到这个人,但是老是避而不见也不是办法,算了,权且听他说些什么吧!

“宣他进来!”敬熙太后摆摆手。

凤天淳收藏起满心的怨愤,恭恭敬敬地给敬熙太后下跪行礼:“臣凤天淳参见太后!”

“起来说话吧!”敬熙太后犀利地看了凤天淳一眼,心中不觉暗叹,要是儿子凤天启有凤天淳这般的韧性就好了,可惜龙生九子,各不相同,这也是注定的命数。

“臣有一事想请太后成全。”凤天淳却兀自跪地不起,大有你不答应我就不起身的架势。

“有什么事须得如此郑重其事?”敬熙太后狐疑地问,直觉凤天淳所请之事非同寻常。

凤天淳清了清自己的喉咙,大着胆子道:“臣听闻护国公次女夏侯如意秀外慧中,想请太后做媒,替臣玉成此事。”

夏侯如意,夏侯临渊的次女?那不就是儿子凤天启最初想要立为皇后的女子吗?敬熙太后何等精明!一下子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合着凤天淳早就觊觎夏侯临渊的这个女儿了,所以故意给儿子纳了夏侯如玉为后,自己却想将这女子据为己有!

虽然早就听闻夏侯临渊的两个女儿都是天姿国色,夏侯如玉的确美艳,但在见多识广的敬熙太后眼里也就不过尔尔,到底是怎样的女子可以令儿子凤天启和宿敌凤天淳都对她青眼有加呢?

儿子是真心爱慕,那么凤天淳呢?他想要纳夏侯临渊的次女为妃目的何在呢?莫非他想要拉拢夏侯临渊,妄图颠覆朝廷?

自己绝不能称了他的心!

凤天淳见敬熙太后半晌没有接话,当然知道她心中在猜忌什么,忙磕了个响头,道:“臣一直承蒙太后庇佑,得以在封地安享荣华,臣与皇上虽为君臣,却有兄弟之谊,臣只想报效朝廷,为皇上分忧,别无其他,此生若能娶得夏侯如意为妻,太后的恩德臣将永铭于心,不敢或忘,还请太后念在皇室同宗的份上,成全臣的一片痴心。”

敬熙太后见凤天淳一脸诚恳之色,不像是在说谎,心里不由犯了嘀咕,论理凤天淳年岁比儿子年长,是该成家立业了,如果是别的名门淑女倒也罢了,她乐得做好事,但是如今他心仪的却是夏侯临渊的女儿,这就让她有些为难,本来夏侯临渊已经背着自己偷偷护着凤天淳了,要是凤天淳再娶了他的小女儿,那么他心中的天平还能像现在这样平衡吗?

“婚姻大事非同儿戏,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哀家倒是乐观其成,只是得先问过护国公的意思才能定夺,你不会怪哀家不通人情吧?”敬熙太后笑盈盈地四两拨千斤,只要夏侯临渊不应允这门亲事,凤天淳自然无话可说,到时随便指个名门淑女给他为妃,朝臣们也就不会在暗地里非议自己了。

就知道敬熙太后这老女人不会轻易答应自己,凤天淳不由在心中冷笑出声,幸好他事先已经早有安排,不然还真不好应付敬熙太后的推托之词。“启禀太后,夏侯公业已收下臣的聘礼震龙刃,如今就等太后点头答应了。”

ps:进来看文文的朋友,袅在此拜谢啦!真的,很感激亲们继续支持袅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5)”↓↓↓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