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夺宫:美人祭 [目录] > 第96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5)

《夺宫:美人祭》

第96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5)

卿袅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震龙刃居然在凤天淳手里!那可是未央国的镇国之宝,先皇竟然将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由凤天淳保管!震龙刃下可诛佞臣,上可诛无道昏君,看来先皇是怕自己斩尽杀绝,才将震龙刃交由凤天淳保管,如此良苦用心足见先皇对那狐媚女子用情之深,新仇旧恨一起涌上敬熙太后心头,气得她暗暗咬紧了牙关。

“既然护国公收了你的聘礼,那哀家就……”敬熙太后见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不得不违心地点了点头。

刚想开口应允这门婚事,凤天启突然急匆匆地闯了进来。

“朕不答应!”

“皇上,臣想娶护国公的女儿为妃,难道有什么不对吗?”凤天淳坦然自若地反诘目呲欲裂的凤天启,心底涌过一丝报复的快感。

“朕和如意情同意合,若非你存心拆散朕和如意的姻缘,朕和如意早就双宿双飞……”凤天启在门外听得明白,原来堂兄凤天淳也倾心于夏侯如意,想起那日奉天别苑代为遴选皇后的事,才知道自己被堂兄算计了,因为从小就和凤天淳玩在一起,所以在凤天淳离开皇宫之后凤天启一直挂念着这位堂兄,想方设法地将他召回京城,没想到他把凤天淳当亲哥哥对待,凤天淳却无情地背叛了他。

“皇上的话臣就不解了,臣只是倾慕夏侯公次女美艳之名,却从未见过,那里曲水流觞盛会的女子臣一一遴选,并未看到哪个女子能出皇后、淑妃之右者,皇上自己选定的皇后,怎么这会儿反倒怪起臣来了?”凤天淳一脸无辜地反问道。

“朕……那日指的不是夏侯如玉,你为何自作主张,不听朕的旨意呢?”凤天启胀红了脸,欲言又止地问,那日夏侯如意乔装改扮,凤天淳没有选中刻意扮丑的她也未可知,自己为免有点小人之人度君子之腹了。

见凤天启神情激动,言辞有失帝王风范,敬熙太后又气又急,猛地一拍身旁的雕花茶几,道:“不要吵了!皇儿贵为天子,怎么可以说出如此没有轻重的话?襄义王爷乃是皇室宗亲,他的婚姻大事哀家自有分寸,既然襄义王爷想娶护国公的小女儿,那么哀家自然要先和护国公商量以后再作定夺,你们两个先行退下!”

“母后……”凤天启一向惧怕敬熙太后的威势,虽然心中忿忿不平,却不敢出言顶撞。

“太后,护国公已经收了臣的震龙刃……”凤天淳难掩急切之色,要不是凤天启半路杀出来,他的计谋就可以得逞了,这要是让敬熙太后和夏侯临渊一对质,自己的如意算盘不就泡汤了吗?他怎么能不急呢?

敬熙太后权当没有听见,一锤定音道:“兹事体大,容不得马虎,三天后哀家自然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凤天启和凤天淳见敬熙太后主意已定,知道多说无益,两人各怀心事地退出了恩佑宫。

恩佑宫总算清净下来,但是敬熙太后的心情却像灌了铅似的沉重,她抚着突突乱跳的太阳穴,把吉祥叫到面前来。

“传哀家懿旨,宣护国公和夏侯如意进宫。”

她要亲眼看一看令儿子和凤天淳争相追逐的女子到底是怎样的颠倒众生!顺便质问夏侯临渊,为什么不征询自己的意见就顾自收下凤天淳的聘礼震龙刃?他眼中还有她这个太后吗?

懿旨传到护国公府,夏侯临渊顿时手忙脚乱,这边还在替夏侯锦收拾行囊,那边太后却莫明其妙地急召自己和夏侯如意进宫,召自己倒也罢了,怎么太后突然点名要小女儿如意进宫呢?出什么事了?

夏侯如意听闻这道懿旨,自然心事重重,看来皇上终究还是沉不住气,向太后提到了自己,这样一来自己的命运只怕和皇宫脱不了干系了。

夏侯锦顿时也怔愣住了,宫廷风云变幻,才几天功夫,夏侯如意就要被召进宫去了,这一去只怕就回不了护国公府了,他的一片痴心难道就要付诸流水了吗?

墨云楼里夏侯如意细心地替夏侯锦披上银白色的铠甲,戴上缀着红缨的头盔,恋恋不舍地将一个绣着观音像的荷包塞到夏侯锦的手里。“这是如意亲手为锦哥哥缝制的荷包,已经在万佛寺开过光,只盼它能保佑锦哥哥平安归来。”

荷包上的观音像栩栩如生,眉目竟和夏侯如意有点相似,夏侯锦紧紧地握住了荷包,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在犹豫要不要带夏侯如意就此远走高飞,离开那个危机四伏的皇宫。

“如意,你在仙人崖说过的话还作数吗?”夏侯锦决心赌一赌自己的运气,纵然颠沛流离,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被尔虞我诈的宫廷生活磨损掉所有的灵气和光华,他不能将如意的命运交由那个凡事都只能听命于敬熙太后的少年天子来操控!

“自然作数,除了爹爹,如意最敬重的就是锦哥哥了,只是锦哥哥可有想过,如意和锦哥哥一走了之的后果?到时你我名誉受损事小,但势必会连累爹爹受苦,爹爹一生为人光明磊落,要是因为如意而被世人耻笑的话,让如意怎么心安呢?”夏侯如意一比帮夏侯锦整理好换洗衣服,一边顾虑重重地说。

夏侯临渊贵为国丈,手中握着未央国的兵权,纵然自己和夏侯如意离家出走,谅敬熙太后也不敢真的降罪,大不了不痛不痒地教训几句就敷衍了事了,说来说去,她还是舍不得离开那个少年天子呵!

心底是有些失落的,但是缘分从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和她之间本来就隔着楚河汉界,想要跨越彼此的距离岂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过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总有一天他会等到她的倾心相许,无论要经历多少的风雨,他都会默默地等着她,即使沧海桑田,即使可能永远等不到她,他都会一个人默默承受。

……本章完结,下一章“ 此情无计可消除(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