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刺红(已出版) [目录] > 第12章: 夜不能寐

《刺红(已出版)》

第12章 夜不能寐

之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菲闭上眼睛,很努力很细心,却麻木着没有感觉,几分钟前的那个吻是丢失感觉的开端。

陈正东放开她问道:“说吧,发生了什么?”

方菲双手捂住脸庞,默然不语。

“究竟怎么了?”他催问。

“对不起,我心里很乱,有人强吻过我,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我想让你帮我忘掉。”方菲直言道,几乎没有顾及他的感受。她不清楚自己的这种心理状况,如同喝醉了一样放肆:对偷袭者不懂得回击,对真正疼爱自己的人,却诚实的近乎残酷。

陈正东愣了,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应答,愤怒无处发泄,方菲万念俱灰,转身向寝室走去,他没有拉住她,沉默里是两个人不同的凝重和哀伤。

这一夜谁也没睡好,方菲失落的心可想而知,她的灰姑娘的梦,睡美人的梦,都统统消失不见了,童话世界与之隔绝。她细细回忆着当时的场景,那样迫切的拍着办公室的门窗,急不可耐的陷入别人设好的陷阱,她小小的平稳生活,被砸个稀烂。或许平稳生活只能是划地为牢。

陈正东辗转反侧,他眼睁睁看着方菲站在峭壁上还不清醒。回忆方菲缩在他怀里,颤抖着如同小猫,最后眨着一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他。他隐约可以猜的到是谁吻了方菲。

刘一冠怀抱着自己的老婆,心思却飞到校园里了,飞到那个办公室。那个吻,夺他的魂魄,令他颤栗,仅仅是嘴唇的接触,那女孩就让他浑身着火。刘一冠揣摩着方菲离开时的神态,他得确保她不会说出去。

若有机会,他还想再尝试一次,他无法抵制这种魅惑。

同时他感激张力强的大力配合:他只跟张力强说,那个校刊主题,我来给方菲,你回去休息吧。

张力强什么都明白,他帮刘一冠把窗帘拉好,又说外面太吵,别影响了刘科的工作思路。然后哈腰打躬,蹑手蹑脚的走出了办公室,小心翼翼带上门,舒了一口气。

妻子在刘一冠怀里翻了个身。

刘一冠想:方菲跟别的女孩不同,跟他接吻的校园女孩何止一两个,但她们吻完就会提条件:老师,一个月后的竞选……老师,半年后的比赛……老师,我想……。不难,他都可以一一满足,这是交换。

可方菲不知道自己的吻可以换来什么,他准备好了一系列的诱人条件,方菲都看不见。这让刘一冠兴奋,可怎么睡的安稳?没有交换就不平等,不平等怎么能保证事情不外露?

方菲想问问陶然或者刘飞燕,但还是忍住了,她不能说。再愚蠢也知道,这种事情说出去对她没有一点好处,目前她的漂亮,是讨喜的,还没听人骂狐狸精,假若她说出来,传出去,别人一定会把这三个字狠狠甩在她脸上。

寝室的人都睡了,刘飞燕也闭着眼睛,心是醒着的,她知道方菲就坐在黑暗里,不醒也不睡,模模糊糊到天明,偶尔听到她小声的念一个人的名字:“陈正东。”

方菲吞下了这个委屈,变成了她一个人的秘密,让其烂在肚子里。这个吻是一个魔咒,就在这一刻,她的一只脚被人拽进了门槛,她从此就是学生科的人了。

不是所有学校的学生科都是那么龌龊,可方菲所待的这所学校就是如此不堪。很多年后方菲回想往事,才倒着记忆的绳索找到这个罪恶的源头。

之后的很多天,大家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刘科长的不相干表现的如此淋漓尽致,无论何时何地看方菲,都是坦坦然然的,眼睛里连点暗示都没有,有时两人单独相对,也都说不出话来。方菲能怎么办呢,总不能说你偷了我一个吻,我要你还给我吧,她天真的等待他表示歉意。

刘一冠是要对方菲表示些什么,他还没有找到时机。时机不是说来就来的,时机需要创造。

投其所好。刘一冠非常有经验,他已经完全摸准了方菲的软肋:方菲看不上这个专科学校,她想读一所像样的大学。

刘一冠要亮出两个杀手锏,一是封掉方菲自我奋斗的道路,这只需要让方菲忙的晕头转向,抽不出任何业余时间来学习就可以了。这第二呢,就是呈现方菲实现心愿的唯一途经,刘一冠需要亲自出马。

……本章完结,下一章“ 投其所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