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刺红(已出版) [目录] > 第23章: 风云突变

《刺红(已出版)》

第23章 风云突变

之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菲放松了警惕,坐下来。她的善良本性卷土重来,做好了跟他谈心的准备,她以为他也会跟她吐露心声,告诉她一些内心的掩埋的痛苦往事。心事是用来交换的,如果他说了什么,她就会把他当朋友一样,说一些自己的心里话。

他从容淡定,嘴角隐约露出友人特有的真诚微笑,从漂亮的包装盒里拿出各种寿司。他已经跟她说好,吃完就送她回校了。

他拿出一瓶日本清酒,给方菲倒上,两人举杯,视线都停留在彼此眼睛一带,微笑,一切尽在酒中。喝完第一杯,他叹了一口气。

听着他的叹息,方菲知道他心里并不舒服,想要找一个人倾诉,她打算做一只好耳朵,人们自己遭遇不幸的时候,会对他人的不幸更加同情,这会让自己心里舒服些:无论你有低,总有人比你更低,无论你多么痛苦,不及别人痛苦的十分之一。

方菲错了,他从未打算开口告诉她这个秘密,他并不知道她已经全部知晓,他叹气,是因为面前坐着这样一个绝色青春的女孩子,他内心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触动。

方菲光洁的额头近在咫尺,她被芥末呛的红了眼睛,似刚刚哭过,梨花带雨,让人生怜。她不好意思的掩住嘴巴,手指葱白一样又细又长,王少寒用力的看着,看到心里生了绝望。他真的不动心,象在看一幅挂历上的美女图,没有定点的欲念。

他频频的举杯,不敢想象她的身体,一想到,痛苦两个字就浮上心头,心都萎缩了。唯有跟男人在一起,才能得到那种微妙感受,和她在一起,却是恐惧,仿佛她的身体是他无法攻克的一座堡垒,且了无情趣。

方菲只自己喝了一点点,酒精还是起了作用,她想起了王校长,继而想到刘一冠,想到学生科,想到陈正东和陈正东妈妈的眼神,没有哪个人是令她开心的。

两人都不开心,产生惺惺相惜的错觉。她渐渐明白了王少寒总是皱眉头的原因,他总会忽然不高兴,他这样瘦,是因为内心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是个能够保守秘密的好女子,方菲想。

清酒喝下肚,滚烫的,让人浑身发热。方菲脸红了,静静地望着他。王少寒被看的不自在,心里不断呐喊,你不要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心里很空很乱,你不要这样看着我。

方菲毕竟还是个没有毕业的学生,跟校长的儿子偷偷喝酒,并且怀揣着一个恐怖的秘密,这些不安定因素,让方菲不踏实。她抬头看看时钟,已经八点十分,外面又黑又静,果然是新楼盘,没有一点人气。

王少寒喝了不少,他问方菲:“我很热,我想脱掉上衣,你会介意吗?”

方菲不知道如何回答,王少寒已经将上身暴露在她面前,他脸虽清瘦,但身上的肌肉还算结实,方菲不安的站起来,说:“对不起,我得回去了。”

王少寒苦笑一下,对方菲说:“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别紧张。”

他确实没想伤害她的意思,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伤害她。

方菲嘟囔着说:“我知道。”

又一小杯下肚,他对自己的试验结果感到沮丧,他起身说:“我送你回去吧。”

方菲松了一口气,快步起身走到门口,等待王少寒穿好衣服。

王少寒站着没有动,借着醉酒,半遮半掩的说:“其实,我并不喜欢你。”

方菲道:“我知道。”

王少寒警觉的问:“你还知道什么?”

方菲不忍心看王少寒的眼睛,怕他尴尬,也没有看出他眼神的变化,她小声回答:“我知道你不喜欢女人。”

王少寒从头到脚被凝冻。他或许可以说出这个秘密,但要他自己愿意,坦白从宽和被人揭穿结果是相似,但实质并不同。在他没有完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她怎么就全都知道了。

他的腮部用力,咬着牙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在劫难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