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刺红(已出版) [目录] > 第28章: 祸起萧墙

《刺红(已出版)》

第28章 祸起萧墙

之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方菲也想沉静一段时间,但她躲开陈正东。对于爱情有心无力,只好回避,她怕陈正东跟她沾惹上麻烦,掉进水深火热的情感地狱。

可现实不断的挑逗她的神经,让她无法沉静,再见陶然时,陶然眉飞色舞。

陶然说:“芳菲,告诉你个好消息,听说你当选这一届优秀毕业生,这对找工作可是大有好处。”

方菲没有吭声,陶然挑着眉毛说:“当然,这些东西,我是不太需要了。”

“怎么不需要?”

“你难道真不知道,大学名额下来了,并且已经分配完毕。”

方菲没有再问下去,陶然显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分配完毕?一共有三个,那么,剩下的两个名额呢,都被谁双手捧走?

方菲走向的电话亭,她要事情的结果和真相,事情的真相一定是可以惩罚一些人,顺便惩罚她自己。

方菲拨了刘一冠的手机,那边正在吃答谢宴,若无其事的接了起来:“什么事?”

“刘老师,请你直接告诉我,大学名额是谁拿走了?”

“老师不能说。”刘一冠语气很柔和,态度很坚决,他说他不方便。

“请你告诉我。”方菲比他更坚决。她身上某处还在一痛一痛的提醒她发生了什么,她不能就这样算了。

刘一冠借口离席,来到走廊的一侧,才低声跟方菲解释说:“这么跟你说吧,我现在正跟王校长和几个老师一起吃饭,吃的这顿饭就是关于这个事情。”

“……”方菲在电话里等着。

“请客的是王校长,一个名额给了这届的一个学生,是他亲外甥。”

如同头部被人猛击,方菲想明白,王校长不是不关心这个名额,方菲曾经提交了材料给他,他轻轻的抹掉方菲的请求,正如抹掉桌上的一个水珠。

方菲不需要再知道他的外甥姓甚名谁,都一样,重要的是关系的亲疏,说白了,方菲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一个漂亮的丫头而已,如果能让自己儿子看上倒也罢了,一个名额不算什么,儿子冷漠待之,方菲也就没了任何的价值。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就在前天给了方菲怎样致命的伤害,甚至为自己的名声埋下了定时炸弹,如果他知道,是否会考虑拿一个名额稳住方菲的心呢?

“那么,另外两个呢?”方菲冷冷的问刘一冠。

“另外两个都是你身边的人。”刘一冠想,反正学籍档案在昨天已经全部办完了,这在某些人心里早已经不是秘密,方菲如果聪明,一定会猜得出来。

方菲只是料到其中一个是陶然,但不知道陶然用的是什么法宝,另外一个身边人,方菲打死也想不到是谁。

方菲百思不得其解,她慢慢意识到了自己是如此通透,说难听些是愚蠢。漂亮和聪明不能兼得,上帝总是公平的。

方菲去了学生科,办公室没有人,张力强刚刚走开。方菲从墙壁上的通讯录里寻到了熊玉刚家里的电话,就坐在杜老师的位置上打过去,没有人接。

杜老师进门的时候,方菲还傻傻坐着,她抬头一看,连忙站起身,认真的问杜桂花:“杜老师,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杜桂花猜测方菲已经知道了结果,也就不怪她刚才放肆的坐她的位置、用她的电话,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下来,水杯在自己手里转过来转过去。

她并不喜欢方菲,这一早就说过。方菲天生的本钱搁在那里,死活不用,小姑娘的路还很长,这才刚刚开始。她刚分配工作到这个学校的时候,也不曾料到这是一个臭泥缸,她陷入其中,再也无法出污泥而不染,她不是莲花。

所以,对于这一帮男人的所作所为,她又爱又恨,怀着隔岸观火的心态看方菲的水深火热,用方菲的落魄填补自己心灵的空虚和某种程度的满足,嫉妒与同情并存。

她问方菲:“是名额的事吧?”

方菲问:“到底是谁?”

……本章完结,下一章“ 娱心悦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