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刺红(已出版) [目录] > 第50章: 战战兢兢

《刺红(已出版)》

第50章 战战兢兢

之上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出租车上,方菲一直对自己说:“不要紧,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的。”

“一个人在嘀咕什么?”司机好奇的问,方菲别过脸去看窗外。

来到了火车站,她排队排了近一个小时,都在恍惚中度过,之前的事情都不存在了,眼前只有父母憔悴的样子,她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救世主,她必须得想尽一切办法来获得钞票。

想到钞票,方菲恍然,刚才恨不得倾其所有,留在自己手里的钱,付了出租车费,已经寥寥,拿什么买票呢?

不能买到票,怎么回到齐墨,方菲茫然的从队伍中撤出来,一队无聊的人都在对她行注目礼,他们在心里赞叹这个女孩相貌标致的同时,没有人看得到她脸上的落寞和无助,也没有人知道她此刻在想什么。

方菲在想如何逃票。这是她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且是一个人,她手心微微出汗,向开往齐墨的T1230次列车检票口走去。

水秀站并不大,火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进站,人们已经迫不及待的站成了长龙,这是一趟过路车,很多人买了无座票,方菲暗暗松了一口气,希望自己能够在拥挤中顺利过关。

这一个小时有一个世纪那么长,方菲希望快点检票,又渴望这是一辆永远不会进站的火车,她不禁一阵一阵的发抖,手里紧紧攥着从齐墨来时用过的那张旧票,手指捏在被剪过的口子那里。

开始检票了,队伍向前蠕动,尾巴越来越短,但头部却瞬间肿大了,后面的人开始没了耐心,方菲在里面喊,不要挤不要挤,却希望有人能挤的更迫切些,她左推右挡的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让整个场面看起来混乱不堪。

拥挤让方菲十分疲乏且悲哀,这不是她,为了逃票,使出浑身解术,优雅根本谈不上,脚趾头都快被踩掉了,仿佛有硬木刺入赤足,内心有极尖锐的痛苦与同情自伤,说不出的难过,默默的快要流出眼泪。

方菲想到在齐墨的日子,才明白年轻没有什么好,年轻无知且容易受骗,她也很想在齐墨找到美丽新世界,然后衣锦荣归,做一个合理的有尊严的优雅女子,然而生活不给机会。

有男人在这样的时刻不忘赚点便宜,紧紧贴着方菲的后背,呼出的口气快要把方菲熏倒,那人在大好机会中捏了方菲的屁股。

方菲瞥见胸前晃动着一只不安分的油腻的手掌,一阵恶心,她真的想呕吐,狠狠的回头瞪了那男人一眼,那是一张没有棱角非常油腻的猪头脸,他歪着嘴笑,完全不在乎方菲投来什么眼光。

他挤的最起劲,可方菲多余的精力去呵斥他,就快到检票口了,她在绞尽脑汁的试图让检票员忽略她,这时候只能保持沉默,她低着头,眼睛一直看着自己手里的票,她随着人潮被推出检票口,头都不敢抬,被海浪冲出来一样,她加快脚步,想早点逃离这危险的第一关。

身后传来一个尖尖的声音:“站住,站住,说你呢!”

方菲寒毛直立,满脸通红,蹙起眉头,心里升起一丝悲壮感,她深深吸一口气,停了三秒才回头,这三秒很静,她不知道背后有多少人正在看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插翅难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