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斗破苍穹 [目录] > 第90章: 料理后事

《斗破苍穹》

第90章 料理后事

天蚕土豆_qd22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愣愣的望着那犹如鬼魅一般出现在窗缘上的少女,半晌之后,萧炎惊疑的轻声喃喃道:“她来这里干什么?”

“嘿嘿,看这情况,似乎她和你是一样的目的啊。”药老莫名的轻笑道。

眉头微皱了皱,萧炎将身体完全的缩进阴影之中,旋即有些迟疑的在心中询问道:“薰儿的实力…怎么变得这么强横了?看她先前出现的速度,恐怕不会弱于一名大斗师吧?”

“她的真实实力,的确是你平日所见到的,不过现在的她,明显是动用了一种秘法,使得自己在一段时间内提升了实力,以她的身份背景,拥有这种神奇的秘法,并不稀奇。”药老淡淡的笑道。

闻言,萧炎略微愕然,旋即苦笑了一声,心头对薰儿的神秘背景再次发出无奈的感叹,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视线透过面前的纱帘,注视着略微有些诡异的房间之中。

房间内,鬼魅般出现的薰儿,并未引起柳席的注意,此时,这位被yù huō冲昏了脑子的家伙,正双眼放光的盯着床榻上春guang大泄的美貌女子,双手手忙脚乱的扯着身上的衣衫。

在某一刻,柳席扯动衣衫的手掌骤然一僵,身为六星斗者的他,也终于是有些察觉到一点不对劲的地方,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的扭过脖子,目光投射到了那大开的窗户之上。

窗户上,身着金色裙袍的少女,慵懒的斜靠着窗缘,一对泛着许些金色火焰的眸子,淡漠的注视着房中衣衫不整的男子,素手之上,金色火焰,犹如精灵一般,跳动起妖异的轨迹。

柳席呆呆的望着那沐浴在月光下的少女,缓缓的移动的目光,停留在那张淡漠的精致小脸之上,眼瞳之中,不可自觉的浮现出一种醉意,绕是此刻气氛不对,可面对着少女那几乎毫无瑕疵的容貌与空灵脱俗的气质,柳席依然忍不住的有些失神。

然而在失神了瞬间之后,柳席极其突兀的猛然转身,脚掌在地面重重一点,身形犹如一道离弦的箭,疯狂的对着大门处冲去,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之下,一股临近死亡的阴冷感觉,终于将他的yù huō浇得完全熄灭,柳席虽然自大,不过他却不会真的认为,在这种时候,这位诡异出现的少女,会是专程过来找自己谈心的。

房间虽然宽敞,不过以柳席的速度,从床榻便到达门口,却不过是短短几秒时间罢了,望着那近在咫尺的木门,柳席眼瞳中闪过一抹喜意,只要出了房间,他就能大声吆喝,到时候,听到呼救声的加列毕,就能立刻赶来救援。

然而,就在柳席即将碰触到门板之时,双脚猛然一痛,快速奔跑的身形顿时倾斜而下,最后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几颗牙齿伴随着鲜血,被柳席一口喷了出来。

满脸恐惧的低下头,只见那双腿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两个拳头大小的血洞,在血洞边缘,一片焦黑,隐隐有着焦糊之味传出。

“来人啊,有人要刺杀我!”

腿上的剧痛几乎让得柳席晕过去,不过此时,他却是咬牙抗了下来,张口拼命的嘶声大喊。

“不用叫了,房间被我的气息包裹了,没人听得见的。”窗缘之上,少女淡淡的道,纤指轻弹,一根金色的火焰利刺,便是在指尖凝聚成形,看来,柳席腿上的创伤,应该便是这东西所伤。

“你…你究竟想干什么?你要什么?钱?丹药?我什么都给你,只要放过我!”惊恐的望着少女,柳席脸色惨白,死亡的威胁,终于压下了他对美色的垂涎。

淡漠的瞟了一眼瘫在地上不断蠕动的柳席,少女轻灵的跃下窗台,莲步微移,缓缓走向后者。

望着那从窗户下跃下的薰儿,萧炎这才发现,原本薰儿那只是齐及腰间的青丝,现在确是一直垂至了娇臀,显然,这应该便是那所谓的秘法所致。

宽敞的房间之中,身披象征着高贵的金色裙袍,少女淡漠的对着那在地上不断哀嚎的柳席行去,在行至其面前时,顿住脚步,低下头,忽的轻轻一笑,霎那间的笑容,让得柳席心头狠狠一跳。

“你不是想让人把我捉过来么?”缓缓蹲下身子,薰儿轻灵的嗓音中,蕴含着淡淡的森冷。

柳席咽了一口唾沫,脸庞上的冷汗,因为恐惧,几乎打湿了整张脸。

“我其实很讨厌动手杀人的…”望着满脸恐惧的柳席,薰儿忽然轻叹了一口气。

闻言,柳席眼瞳中掠过一抹希冀,然而他还来不及出言求饶,少女那骤然寒起来的俏脸,却是将他打进了绝望的深渊。

“我其实也并不介意一些无谓目光的,可为什么你要出言侮辱他?你有什么资格侮辱他?虽然他或许不会在乎你这种垃圾,可我却不能!真的不能!”随着少女语气的骤然变冷,其纤指之上的金色火焰尖刺,猛然脱手而出,最后化为一抹金色闪电,狠狠的刺进柳席胸膛之处,顿时,血洞迅速浮现。

遭受致命重击,柳席眼瞳骤然一缩,惨白的脸庞缓缓灰暗,略微凸出的眼球,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淡漠的瞥了一眼生机逐渐丧失的尸体,薰儿站直身子,轻叹了一口气,冷漠的小脸上流露出一抹无奈,低声喃喃道:“若不是怕萧炎哥哥怪我多事,这乌坦城,早就没了加列家族,哪还会有这么多麻烦事…”

轻摇了摇头,薰儿目光随意的在房间之内扫了扫,身形微动,再次出现之时,便已到了窗户之前,娇躯一跃,最后消失在夜色之中。

“啧啧,这妮子看起来温婉可人,没想到真要杀起人来,也是这般的干脆利落,嘿嘿,看来你这次捡到宝了。”在薰儿消失之后不久,药老戏谑的声音,在萧炎心中响了起来。

苦笑着摇了摇头,萧炎低叹道:“今天晚上,似乎是白来了。”

“嘿嘿,那可不一定,那妮子虽然下起手来不留情,不过毕竟年龄太小,经验还是太嫩。”药老淡淡的笑道。

闻言,萧炎一怔,愕然道:“什么意思?”

“看着吧…”药老神秘一笑,旋即沉寂。

见到药老这模样,萧炎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将身体缩进黑暗之中,目光紧紧的注视着房间之内的一举一动。

略显昏暗的房间之中,除了床榻上那昏过去的侍女轻轻的呼吸声之外,一片寂静。

再次静待了十多分钟,就在萧炎眉头开始皱起来之时,那偶尔瞟到柳席尸体之上的眼瞳,却是微微一缩。

大门之处,那原本已经失去了生机的柳席,手掌却是不可察觉的细微一动,片刻之后,那紧闭的眼睛竟然是缓缓的睁开,脸庞上的灰暗,居然也退去了许多。

“嘶…”望着胸口上的血洞,柳席轻吸了一口凉气,眼睛中充斥着怨毒:“该死的女人,要不是我在出来的时候从老师那里偷来一枚“龟息丹”,今天就真的要栽到这里了。”

艰难的伸出手掌,柳席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小心翼翼的从中倒出一些白色粉末在伤口之上,然后再次掏出一枚淡青丹药,毫不迟疑的咽进肚中,做完这些轻微的动作,柳席的脸色,却是再次惨白了几分。

“这次的重伤,恐怕需要半年时间才能痊愈,明天便让加列家族送我回去,然后把老师请过来,只要有老师帮忙,萧家绝对没好日子过,到时候,我要把那女人玩死为止!”狰狞的咬着牙,柳席惨白的脸庞上,充斥着怨毒。

“抱歉,打扰一下,你或许没有回去的机会了…”就在柳席幻想着那高贵少女被自己蹂丨躏的惨状之时,淡淡的笑声,忽然突兀的在房间之中响起。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得柳席身体骤然一僵,脸庞急变,艰难的扭转过头。

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人影,正从阴影之中,缓缓走出。

“马虎大意的丫头,看来还是得需要我来料理一些后事啊。”黑袍之下,传出少年的笑声,手掌轻探而出,森白的诡异火焰,缓缓腾出。

“异火?”望着这团诡异的森白火焰,柳席眼瞳一缩,惊骇的失声道。

“恭喜你,答对了,有奖。”

微微一笑,黑袍人手掌一挥,森白的火焰顿时脱手而出,闪电般的将柳席覆盖其中,只是瞬息间,还未来得及大喊出声的柳席,便是被迅速煅烧成了一堆…灰烬。

从此,名为柳席的一品炼药师,便是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之上。

冷漠的拍了拍手,黑袍人手掌一挥,一股劲气将地面上的灰烬扫地干干净净,这才优哉游哉的跃上窗户,然后腾空掠出。

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掠出加列家族,黑袍人脚尖在一处房顶处轻轻一点,身形刚刚飘出几十米,却是骤然凝顿,无奈的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的抬起头。

在对面不远处的一处楼阁边缘之上,身着金色裙袍的少女,随意的摇晃着一双圆润雪白的小腿,蕴含着淡淡金焰的秋水眸子,正慵懒的盯着那停顿在房顶之上的黑袍人。

“你究竟是何人?”

纤指锊过额前被夜风拂起的青丝,少女抬了抬精致的下巴,轻灵的嗓音,在这片小天地缓缓回荡。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夜中相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