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总裁的粉粉妻 [目录] > 第3章:清儿

《总裁的粉粉妻》

第3章清儿

dxh000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三章清儿

摩天大楼直指云天,银行大厦栉比鳞次,街道的人流衣饰华丽、西装革履,上班一族来去匆匆。

位于中环的帝国大厦是香港最具标志的建筑之一,大厦高99层,一二楼是接代室,最高层是司马谆的卧室,其余楼层全是办公用.事业涉及地产业,制造业,服务业,运输业,银行业,证卷等等多个产业。司马谆是帝国大厦最大的股东,占79%的股份,是公司最高决策者。

总裁办公室是个超现代的办公室,运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连一只蚊子飞进去都会被发现,这里没有人可以随便进来,除了总裁专用秘书林月外,连总裁的专用保标安达都从来没进来过。

豪华宽大的办公桌前,司马谆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他已坐在这里整整一天了,他知道自己的事都是自己做主,他是孤独的,也许王者都是孤独的。拉开窗帘,外面已是华灯初上,香港的夜在流动的弥红灯中萃灿而迷人,不知怎么,他今天突然对这些失去了兴趣,厚厚的地毯被踩出了一条深深的印迹,就象他这十多年所走过的坚实的每一步,他曾思考为什么每个总裁办公室地毯都特别厚,现在他知道了:厚厚的地毯是为了不让这些事业上的最高决策者摔跤,一个错误的决定将带来严重的后果。他心中已对思考的问题有了肯定的答案,随即拿起电话:

“安达,你马上去大陆。。。。。。

一湾清清的河水缓缓的流过,一条条古朴的石板路诉说着这里的优久历史,两层三层的小楼静静的立在杨柳树边.

“清儿,你去上学吧,我今天好点了”,清儿妈费力的在床上支起上半身,缓缓的说。

“妈妈,我对学校说了我们家的情况,学校答应让我休学一年,我明年再读高二好了。再说,我每次都考第一,校长还免除了我的生活费,妈妈一切都不用担心,放心在家养病就好,医生说了,只要你放宽心,多养几月就会好的。”司马清用她最大的笑容安慰妈妈。是啊,妈妈多不容易,十年前爸爸就去逝了,全靠妈妈一个人把她带大,现在妈妈又重病,想到这,医生的话又在她耳边响起:你妈妈右肺部有一个4.0×4.6cm的肿块要马上做进一步的检查,越快越好.

于是她只能休学了,已找好了一份收银员的工作,明天就去上班。

平日安静的石板巷今天突然热闹起来,探头往外望,她的同学都来了,还有校长和老师。

“司马清,这是同学和学校的一点心意,你收下吧”。校长递给她一个大文件袋说

“校长,您已经免除了我的学费和生活费,我不能再接受您的捐助了,我要工作,校长放心,司马清明年一定回学校读书,不负校长和老师的厚望。”司马清说着眼睛已经发红了。她太感谢校长了。

“司马清,你收下吧,”同学们都说,

司马清含着泪说,“谢谢大家来看我妈妈,钱我真的不能收。上次妈妈昏倒就是靠大家捐助才度过难关,大家的心意我心领了,真心的谢谢大家了。政府有给我家补助的,基本生活不成问题的。大家请回吧。

校长走到床边握住清儿妈的手说,“您就安心养病吧,您有个懂事的好女儿,学校会尽力帮助她的”。说着把钱放到了枕头下。清儿妈只是流着眼泪没有说话。她和清儿给学校添了不少麻烦,面对校长他真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流着感动的泪水。

送走了校长和同学,给妈妈盖好被子,清儿妈把大文件袋给她说:“孩子,你先收下吧,记住,等你将来有能力赚钱了,一定要报答他们。”

“是的妈妈,我会的”。

白里透红的脸庞,一弯整齐的留海下水汪汪的大眼睛,随风摇动的马尾辫,整齐的校服,这是司马谆手上第一张司马清的照片,也是十三年后的第一次相见,只不过看到的不是真人,安达的照象技术特好,神态捕捉得刚好到位,司马谆从她眼里看到了温婉还有坚强,那温婉象一弘平静的湖水,坚强就象那一群拔地而起的高山。听安达讲完她的现状,他沉默了,感觉心脏隐隐作痛,这种痛可以让人痛入骨髓,瞬间苍老十岁。他开始自责,拼命的捶打着自己的头,之所以没把她接来身边,就是为了让她没有压力的快乐生活.他想等她长大后再让她慢慢爱上他,然后他们会结婚。这是司马谆在心里对她做的安排。他发现自己做了一个无法挽回的错误决策.

满满两大袋照片,全堆散在桌子上就象两坐高上,司马谆颓费的坐在椅子上,他从来没有这样沮丧过。他发现并不是自己做的每个决定都是正确的,他的清儿,那个他心里认定的未来的妻子,他竟从来都没有关心过,他发现自己真的好失败,好失败。

敲了好久的门没人应声,林月站在门边不知该怎么办,想了又想,这次是事情紧急,文件必需马上交总裁批阅。她知道总裁在里面一整天没出门,随即开门进去,看到平日冷酷得面无表情的司马谆泪流满面呆呆的望着桌上的一堆照片出神。

林月又不知道该如何了,可文件真的很重要啊,

“总裁,这是美国分公司传来的文件,这几天美国股市大跌,我们在美国的两家证卷公司和银行都受到了大的冲击。这是王总发来的急件”,林月小心亦亦的说。

司马谆没有反应,林月只能放下文件走了。“哎,总裁最近怎么了,是不是中了什么邪呀,反正怪怪的”,林月坐在桌子前自言自语。

“是啊,我也觉得总裁最近整个人都变了,好象有点忧郁,他可不是个有事会挂在脸上的人,”秘书部钱部长跑过来神秘的说,

“是不是被哪个女人给甩了”?秘书小秦说,

“你也猜得太离普了,有哪个女人会甩他,除非那女人精神失常”,钱部长振振有词的说。

“好了,好了,大家就不要操心了,都各自就位吧”。林月实在是不喜欢别人议论总裁。林月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从司马明雄到司马雨闻到司马谆,三任总裁都任命她为总裁专用秘书,她清楚的知道司马明雄培养她各方面的才能是为了她今后能成为司马谆的左右手,她对司马集团的忠心忠诚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二十岁进司马集团至今有十五年了,朋友们都笑她和公司结婚算了,因为都没时间也没那个精神去找男朋友。公司这十年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司马谆比她想象中的精明强干得多,公司每年的业级翻倍的增长,总部的职员从司马明雄时的一百人增加到了现在的八百多人,公司的员工福利待遇简直是全球最好的,每年从世界各大名校毕业的精英都以进入司马集团为荣。

“帮我订两张明早去苏州的机票,越早越好”,对讲机里传来司马谆坚定的声音。

“请问总裁是订去大陆苏州的机票吗”,林月马上确认下,怕自己听错了,迅速的在电脑上搜索了资料,总裁从没去过大陆的苏州,公司在苏州没有分公司也没有生意往来。

“没错”,对讲机里的声音铿羌有力。

“另外,请示您对王总急件的批示”,林月就怕总裁又消失个几天找不到人,

“你马上进来拿文件去找财务部贾部长,告诉他20亿美元明天要划到美国王总那边,不能迟误,我不在总部这几天美国那边的事你和贾部长看着办。”

……本章完结,下一章“石板镇”↓↓↓更精彩哦!